章诚“有言在先”

2012-06-12 12:55: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杨晓钗

  文/唐小平

  这个题目有点怪,需要做个解释。“章诚”,很简单,是位作家的名字。“有言在先”则比较复杂,至少有三层意思:一是说章诚这个人一言九鼎,就如他笔下的主人翁一样,以“有言在先”作为自己行为的准则。二是按照中国传统文化人“三不朽”的说法,章诚这个人既立了德,也立了功,更立了言,“有言”,是指他在文学创作上的成就,特别是在小说创作上,至少在赤壁,是“在先”的。三是《有言在先》是他“有言”的凭证,后面再细说。 
  章诚是笔名,真名叫做张芳松,1943年出生,今年69岁,教过书,当过兵,当过干部,退休前是湖北省赤壁市文体局工会主席兼创作室主任。湖北省作家协会、戏剧家协会、书法家协会、诗词学会、楹联学会等都有他的位置。他多才多艺,长小说,善书法,工装裱,通周易,人称“两写一裱一算”,给人看个风水,算个运程,择个姻缘什么的,极灵。 
  《有言在先》是他的一部中篇小说的题目,也是他的一本中篇小说集的书名。2012年1月由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收录了他先后发表在《章回小说》和《今古传奇》上的中篇小说6部。有《成家记》、《打狗记》、《古董轶事》、《美女情仇路》、《有言在先》、《讨债也风流》等。 
  读他的小说,读他的书法,你肯定会以为他的学历很高。其实,他的学历并不高。眼下比较讲究第一学历,他的第一学历只是个初等师范学校结业,按现在的标准,他连参加招考的资格都没有。但是,他的学力很高,无论文字,还是音韵,无论小说,还是戏剧,无论书法装裱,还是堪舆预测,他都有较高的造诣。 
  不走进他的家,你根本就不会知道他这一生过得有多难,活得有多累。他的夫人没有读过书,也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也没有医保,给他一口气生了3个孩子。不说他靠着工资养活一大家子人,单说他的夫人2005年第一次中风,住院治疗好几个月,去年又再次中风,生活基本不能自理。花光了不多的积蓄,还耗费了他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他每天早晨起床后,要先帮夫人完成包括“吃喝拉撒”在内的六七个“节目”后,他才能坐下来写写小说,写写书法,装裱字画,或者,给人算算运程。最多两个小时,他又要买菜做饭,洗衣拖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每天必须掐着马表,才能完成一天的工作。很难想象,就是在他退休后,在这样的境况下,他完成了《古董轶事》、《美女情仇路》、《有言在先》、《讨债也风流》等小说的创作。 
  不走进他的家,只要是见过他的人,肯定会以为他活得很富足,很优裕,很滋润。无论你什么时候见到他,他都是一脸的春风,一肚子的笑话。看不到他丝毫的疲惫、艰辛与苦痛。 
  他以幽默与调侃来处理日常的一切事物,待人接物,包括他笔底人物的对白,时常令人捧腹。笑过之后,有思索,亦想流泪。他的幽默是不动声色的那种,浸润在字里行间或者人物的骨子里。他讲过一个小故事,一天,他家里的开水瓶突然自行爆炸了,夫人埋怨他,说是因为他把开水瓶的瓶塞摁紧了才引起爆炸的,他没有正面去跟夫人解释,他知道那样的解释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他是这样跟他夫人说的:“那个开水瓶又不是个女人,我出那么大的力气去摁它干什么?再说,即使它是个女人,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把她的肚子给摁炸呀?”夫人被逗笑了。 
  他很传统,在他的身上可以找得到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很多的优点。他重信义,一诺千金,面对没有文化,没有收入,没有医保的病妻,他不离不弃。他笑着说,我这个人可能前世作了恶,特别是可能对她作了恶,所以,今生我要好好地待她。他敢于担当,古道热肠。他哀民生之多艰,他的笔下,几乎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他笔底的人物,命运不论多么坎坷,生活无论多么艰辛,他在小说的结尾,几乎都能给他们一抹亮色,给人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 
  他的笔底乡土气息浓厚,从语言到人物,都能够嗅得到泥土的味道。每篇小说的主人翁,他都能够说得出其原型来。这些原型,往往就在我们的身边,所以读来显得格外亲切和熟悉。从他的小说中,可以读到很多表现力极强的方言俚语,甚至有的表面上看起来很俗的歇后语,比如,厕所里捡到手帕——不好揩(开)口,上厕所不带纸——想不揩(开),厕所里扔炸弹——粪(奋)发图墙(强),等等,俯拾即是。 
  他又很现代,很难想象,一个年近古稀的老头子,会用电脑写作,会用电脑处理日常很多的事务。他家最奢侈的电器,就是2010年底,花4600元买的那台笔记本电脑。用电脑写作,他始于2000年,此前,他已经写坏了三台电脑。为了省钱,那三台电脑都是捡的人家的二手货。一次,电脑突然死机,好几万字的小说稿丢失,逼得他不得不狠下心来买了台笔记本。那台笔记本放在那没有装修,也没有一件像样家具的房间里,格外地显眼。 
  他笔底的人物,个个都活灵活现,无一不打着时代的印记。他的小说篇篇都很新潮,场景、叙事、对白,时髦俏皮,雅俗共赏,老少皆宜,像故事,又像传奇,引人入胜,有看点,亦有卖点。他说,没有卖点的小说只能写给自己看,有卖点才有市场,才能变成钱。他还说,贫穷并不可怕,“穷则思变”,逼着你去想办法,甚至,逼得你“多才多艺”。正是靠着多才多艺的补贴,他不仅经济上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精神上也越来越富有。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优品.jpg
1.jpg
书画名家.jpg
6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