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归赤壁

2012-06-26 11:57: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杨晓钗

  

赤壁摩崖石刻(戴富璆 摄)


  文/余玮 (载2012年6月22日《人民日报》海外版) 摄/戴富璆

  “蒲草千里,圻上故垒;莼蒲五月,川谷对鸣。”我的家乡湖北赤壁原名蒲圻、旧称莼川,于三国东吴黄武二年置县,传言孙权酷爱此地蒲草丛生遂写诗一首而得名。今天,北倚武汉、南临长沙的赤壁,扼潇湘咽喉,控江夏通衢,成为“湖北南大门”。 
  “赤壁横岸瞰大江,周瑜于此破曹郎。”明初王奉《过赤壁偶成绝句》中如此诗曰。1800多年前的那一把火,点燃了赤壁的传奇而辉煌岁月。冲天烈焰早已熄灭,浓浓硝烟早已消散,惟有江水滔滔,青山壁立,胜迹如画。

国际茶马古道的源头——羊楼洞古街(戴富璆 摄)


  庞统阅兵处的“凤雏庵”、诸葛亮巧借一夜东风的“拜风台”、周瑜观战指挥的翼江亭、栉风沐雨的摩崖石刻、雄姿英发的周瑜雕像……伫立在岁月中的风景,默默诉说着忽近忽远的三国故事。绿树掩映着历史,生机勃勃的还有“夜读兵书”、“草船借箭”、“巧献连环”等口口相传的佳话,根深叶茂的还有“以少胜多”的光辉战例。拾级而上,登临赤壁山,俯瞰大江东流而去,远眺千年的风云,回顾世事的变迁,感怀不已。
  赤壁一战成就多少英雄好汉,赤壁遗址吸引多少中外宾客踏访。历史已越千年,“赤壁鏖兵”的情景被当作习俗流传下来,以壮声威的脚盆鼓在这块土地上一次次擂响,传承的非传质不只是文化,更有精神层面上的。沧桑与现代在这里相拥,山的挺拔、水的坚韧、岸的秀美,铸就赤壁人的精神脊梁。 
  公元208,一把火成就了千古赤壁;公元1958年,一汪水再续赤壁新传奇。陆水,因三国时东吴大将陆逊在此屯粮驻兵而得名。新中国初期,两位伟人挥笔批准在此兴建“陆水三峡试验坝”。这是中国水利史上第一次采用大块体预制安装筑坝施工方法的试验,一系列相关试验为葛州坝工程、三峡工程的建设提供了科学依据。为此,葛洲坝工程的“父亲”、三峡工程的“爷爷”就此诞生,“高峡出平湖”的壮丽梦想自这里开始构筑。
  而今的陆水,因拦坝蓄水而成大小珠玑烁玉盘的“千岛之湖”。这里水清、山幽、林绿、竹翠、鱼肥、岛秀;这里碧波浩淼,水天一色,山回水绕,倒影如镜,绮丽多姿。一岛一景,人随景移,鸟语花香。三峡自这里走来,游客在这里陶然。
  “赤壁南大门”羊楼洞,因茶而生,因茶而名。这里,“一脚踏两省,鸡鸣闻三镇”。一条百年老街依稀可见国际茶马古道起点上被碾出深深的辙印,两侧并不起眼的老宅在风吹雨打中诉说非凡的往事。这里成为了历史文化名镇,老街、老宅与游客进行着特别的历史文化交流。走在一块块硬朗的、积攒着深厚文化的青石板上,似乎在翻阅一页页有关厚重茶史的书页。在这里,我们用脚步度量岁月的悠长,宛若还可以听到久远的年代里传来的阵阵马蹄声,看到石板上碾槽里深藏着明清岁月熙来攘往的繁华。
  曾几何,这里誉称“小汉口”,天天成了热闹非凡的节日。三个指头亮出的“川”字,成为这里最有特色的标志。老屋那一扇扇半掩的木门,洞开奔向外面的世界,老街那一条条长长的青石板连接了开放的赤壁与昔日的繁华。在长者的言语里,原来的景象清晰而又久远,如同青石板老街蜿蜒、悠长。品着砖茶、听着鄂南腔,历史似乎在开始复活。 
  在西藏阿里地区戍边11年的作家毕淑敏赤壁行时说,在这里找到了失散多年的“老朋友”。是呀,在风雪交加的冬日,战士们就靠热“川”字砖茶温暖自己。她说,那时砖茶的味道,让她铭记一生。“喝到第一口,我几乎落泪。”毕淑敏兴奋不已。赤壁砖茶的味道,成为她青春时代的记忆。 
  赤壁,是一块红色的土地,汀泗桥之战在这里展开激战,鄂南秋收暴动在这里打响第一枪,秋瑾曾在这里题过诗、张学良曾在这里洒过泪、彭德怀曾率部途经这里,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董必武、瞿秋白、陈潭秋、郭沫若、罗荣桓、王震、李先念、王任重和江泽民、吴官正、贺国强等曾与这块土地结缘。这里写满传奇,一节节一章章是中国历史上的不朽。这里山川灵秀,多雨、多水,也多才子佳人。张开东、但焘、周逸群、漆昌元、马君武、余日章、张国淦、鲍鼎、邹荻帆、叶文福等都自这块土地走出。 
  赤壁境内的山地、丘陵、平原、湖泊等,编织着“六山二水二分田”的如画格局,整个地形俨然头西尾东的奔兔,走向开放的世界。这里四季分明,日朗雨沛,空气清新,天蓝云白,环山错湖,林木茂盛,瓜果飘香。“楠竹之乡”、“茶叶之乡”、“苎麻之乡”、“猕猴桃之乡”、“鱼米之乡”,成为古战场遗址赤壁所在地的新名片。承载岁月的土地不再有刀光剑影,今天的赤壁东风再起,吹起新时代的号角;烈火再燃,打响一场科学发展的新“赤壁之战”,向“又好又快”的高地冲锋。 
  喧闹的城市居住久了,总想回家乡看看,繁杂的心绪在家乡往往轻松起来。每一次回赤壁都有新的感受、新的收获,熟悉而陌生。尽管目光所及的每一寸土地都在发生着变化,但是不变的乡情。原来,生活漂游、跋涉得再远,最初的根还深深地扎在这块土地上,浸透着我湿淋淋的情愫。好在我没有走失,一直在家乡人的关注下目光渐远渐近。我寻找着当初的梦,找回久远的情绪,一如那滴滴嗒嗒的雨水缠绵而柔情。往事蜂拥着穿透岁月,接踵而至。醮一口浓浓的乡情,我已酩酊大醉。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优品.jpg
1.jpg
书画名家.jpg
6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