茆智

2013-11-08 19:07: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

  他年轻时一直默默耕耘,不问收获,唯有低头前行;到了晚年,开始喷涌勃发,获奖无数

  

 茆智院士在美国考察人工湿地

  文/本刊记者 王海珍
  茆智是我国著名的节水灌溉专家,他主持研究的“农田节水灌溉技术”发展了相关理论,推广160多万公顷,增产粮食20多万吨,节水13亿立方米,创造了4亿多元经济效益;2000年获国际灌排委员会“国际农业节水技术杰出成就奖”,该年度全球仅1人获得此奖;他还被美国传记研究院评为当今全球最优秀的500名学术带头人之一……
  虽耄耋之年,却依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耳聪目明,并继续为中国节水灌溉科研项目殚精竭虑,“现在会议比较多。”茆智老先生爽朗的笑声响起。10月中旬,从美国赶回武汉参加中国科协举办的湖泊大会,会议结束之后,他又从武汉飞抵北京,参加2013年年度工程院士评选的会议。深夜抵京,第二天精神奕奕地出现在会场,让人很难相信,他已经81岁高龄了。
  茆智曾经把做学问比作瀑布。是的,蔚然壮观的瀑布,是需要山泉、小溪一点点地汇集,经历无数狭窄的河谷和舒缓的河床之后遇到陡峻崖坎才能爆发出势能。而这也像极了茆智一生的科研之路,年轻时一直默默耕耘,不问收获,唯有低头前行,到了晚年,开始喷涌勃发,获奖无数,山泉,小溪一点点地汇聚,最终形成一道蔚为壮观的瀑布。从早年从教武汉水利学院,到后来因并校成为武汉大学一员,改变的是空间,不变的是他对学术的热爱。
  持久的坚持
  1932年出生于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的茆智,选择水利专业或许也与童年经历有关。茆智上小学时正值抗日战争时期,为逃避日本侵略军,他举家逃离敌占区,经湖北、湖南、贵州,最后到四川,少年时期,茆智在四川农村多次遇到山洪暴发江水泛滥,目睹淹地、毁屋、灾民流离的惨状,考大学时,选择了水利专业,决心学会治水、防灾,造福于人。1950年茆智考入南京大学水利系(1952年并入华东水利学院,现为河海大学),当时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急需科技人才,与全国工科大学生一样,茆智被提前一年毕业,在毕业分配填报志愿时,“我只写了六个字:华北,东北,西北。”茆智说:“当时号召要往艰苦的地方去,所以我就想去北方,响应号召;另外,那时想去一线的人比较多,做教师的人少,学校号召大家去当老师,我也算是响应号召,后来去了河北水农学院水利系。”那一年,是1953年。学术研究与授业解惑,便如两条互相交织彼此相长的经纬,从此在茆智的人生中成为重点。上世纪五十年代,中苏关系的“蜜月期”,有苏联水利专家到天津大学教授农田水利技术,茆智被选中,全脱产随苏联专家学习。1955年高校院系调整时,茆智被调入武汉水利学院农田水利系,并继续跟随苏联专家学习。
  从此,南京人茆智便开始了在武汉的生活。现代农田水利在中国属于新兴学科,有很多困难需要突破,也有很多空白点等待挖掘。他用大量的时间做田野调查,实地测试,上世纪六十年代,他去海南实地考察,发现那里的橡胶产量有一个很有趣的规律,每逢下雨,第二天的橡胶产量就会升高,有心的他于是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如果给橡胶浇水灌溉呢?会不会促进橡胶的产量?于是,他带领了几位教师与20多位学生,开始常驻海南,期待通过实验,给予这一推测以实际的证明。彼时的海南,还属于蛮荒之地,“蛇特别多,睡觉时,床不敢靠墙,怕蛇爬上来,就在茅草屋的中央搭四根柱子,铺上木板作为床,每个柱子腿上绑上带毛刺的植物,也是为了防止蛇。”茆智的回忆蔓延开来,思绪回到了50年前,“那时,每晚睡觉,身边三样东西少不了,电筒,刀片,蛇药,如果一旦有蛇咬,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打开电筒,把被咬的部分用刀片放血,赶紧敷上蛇药。”除了防范随时可以上床的蛇,还有防不胜防的白蚁,有一晚,睡得正香茆智突然从梦中惊醒了——没有任何征兆,床塌了,四个床腿被白蚁凿空了……三年过去了,他拿到了一组组数据,同学一个个返回学校,唯有他一个人,继续留守在海南,做好实验收尾工作,当然,遭遇的惊险也数不胜数:他翻地,随手扯地里的植被,手腕上爬上了竹叶青蛇;骑自行车,骑着骑着,车轮里卷住一条蛇;早晨起来抓起袜子,要穿袜子,发现袜子里钻着一只癞蛤蟆……田野试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近四年的历险生活,换来一组扎扎实实的数据和关于水利灌溉对橡胶增产的理论支持。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优品.jpg
1.jpg
书画名家.jpg
6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