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红兵 从海外揽回的生命科学“少帅”

2013-11-08 19:30: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作为首席科学家,他主持了武汉大学理科第一个973项目,发表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武汉大学影响因子最高的3篇研究论文,并将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首届杰出成就奖收入囊中

  

  文/本刊记者 李菡丹
  今年10月末,武汉大学时隔8年,再次面向全球招聘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时光如白驹过隙,或许很多人仍然记得,8年前,武汉大学曾发出公告,首次面向全球以高年薪招聘该校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年薪根据自身条件在50万至100万元人民币之间,校方同时提供优良的工作和生活条件。
  彼时,远在太平洋彼岸,美国犹太医学研究中心及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联合免疫学系副教授舒红兵接到朋友特地送来的、一份刊有武汉大学招聘公告的《人民日报》海外版。看后,他的一颗心再也按捺不住,立即着手报名,准备应聘。
  事隔8年,舒红兵称仍然记得当年面试会的盛况。可容纳三四百人的报告厅座无虚席,当38岁的舒红兵手拎一个黑色公文包上台时,台下的很多师生都带着些许疑问的目光,因为看起来,他好似一个普普通通的研究生,然而,当他回答完6位面试官的所有提问时,台下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2005年9月,舒红兵回国,正式成为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全职院长。如今,8年过去了,生命科学学院的各项工作都在大步迈进,而为何武大再次面向全球招聘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原因是舒红兵,这位全国生命科学与医学领域最年轻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已于今年9月被任命为武汉大学副校长。
  “我对武汉大学什么也不了解,从来没有来过武汉,也不认识武汉大学任何一个人。当时我希望有一个平台来做一些事情,正好有这样一个位置,是我实现抱负的平台。武大吸引我并不是武大有多强有多美,而是为我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舒红兵谈到当年来武大任职的感受,同时,他期待自己在新的平台上能为武大做更多有益的事情。
  珞珈山上首挂帅
  “从小到大,我从未做过带‘长’的工作。”他笑着说,第一次挂帅,就是院长。“我第一次踏上了这人杰地灵的荆楚大地,来到这有着光荣历史的江城武汉,走进了此前完全陌生的百年名校武汉大学,开始了我人生中一段新的奋斗历程,只为着尽己之能,报效国家的信念。”
  舒红兵1967年生于重庆荣昌县的一个偏远农村,直到上大学时,村里才通了电。在他9岁那年,因为一次医疗事故,母亲撒手人寰。也许正是如此,在他的心灵深处,暗暗许下要用知识造福人类生命健康的诺言。
  读高中时,家徒四壁的舒红兵买不起鞋,只好捡来两只不一样的拖鞋,走进课堂。被别人嘲笑后,他索性开始赤脚求学。家境贫寒的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国家发放的每个月两三元的补助金。
  不仅条件艰苦,他的入学成绩是全班倒数第二,也是他必须正视的现实。高一的第一学期,他就有两科不及格,化学只考了6分,别人读过3年的英语他得从字母学起。舒红兵拿出不服输的劲头,寒窗苦读,三年后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兰州大学生物系。
  四年后,舒红兵以优异成绩毕业,并考入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所细胞研究室,攻读硕士学位。硕士毕业后,他走出国门,第一份工作是以技术劳工签证的方式受雇美国密西根大学医学中心做研究助理。他回忆:当年身上只带了20美金,若被解雇连回国的机票都买不起。当时的实验室主任Gary Nabel曾对他说:如果你想获得成功,就必须一个星期工作7天,每天15小时。压力转化为动力,他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从事研究,每天争分夺秒地搞科研。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优品.jpg
1.jpg
书画名家.jpg
6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