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高峰 “憨子”模范义工

2014-05-07 16:29: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有时候,我真想卖掉一个肾!”我看到了他眼中泛着的泪珠,但是,他忍住了

  

  文/本刊记者 李肖含
  这是一位典型的豫东汉子:黑红色脸膛,厚厚的肩膀,个子不高,却粗壮、结实。说起话来不紧不慢,嘴角常带着微笑,眼神中却仍闪过一丝紧张。
  从早到晚,他一直都在忙:骑着自行车巡查河道,跟社区的干部交流情况,同自己的队友规划新的志愿服务……
  只是在吃饭的间隙,他才会聊起自己的一些情况。与恩师范伯诚先生在二道沟旁见面时的情景;在半夜里与小偷激烈搏斗的场景;还有自己的妻儿遭到坏人威胁,被打得遍体鳞伤的情形。
  “太难了!太难了!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他说,“最困难的时候,家里四位老人有三位都在住院,而我既拿不出钱来,也回不了家……”忽然,他鼻子抽动了一下,然后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有时候,我真想卖掉一个肾!”我看到了他眼中泛着的泪珠,但是,他忍住了。
  这是那个风雨无阻志愿服务13年,义务清污几千吨,指挥着一千多名志愿者的“憨子”李高峰吗?
  这是那个一身正气、一人勇斗二十余名歹徒,身负十几处刀伤的铮铮铁汉吗?
  这一刻,我流泪了。

  “我是河南人”
  李高峰话不多,却都是掏自心窝。做了十几年的志愿服务,有人说他傻,甚至连他自己的女人都这么说。但他却说,自己一直都这样,是个天生的“憨子”。
  来北京之前,李高峰在河南老家种地,妻子毛红霞则开了一个小卖部。日子虽清苦,倒也自得其乐。
  1999年,村里一个孤寡老人患了重病,李高峰就带着她,到各大医院求医。老人年迈,又无人照顾,他便从早到晚陪在床前,像亲生儿女一样尽孝。
  老人的病最终在大医院被确诊为肝癌,他难过得直掉眼泪。回家后,便撺掇妻子把家里的钱全拿出来,为老人治病。钱还是不够,他又借了3万。最后,实在借不到了,又贷款1万。
  2000年,老人走了。有人问他跟老人啥关系,他说,按辈分,我该叫她一声“二奶奶”。
  刚来北京时,为了找工作,他没少犯难。那时候,正是河南人被妖魔化最严重的时期。两个月内,他面试了40多份工作,却都因为“河南人”的身份遭到了拒绝。为了省钱,他和妻子每天只吃馒头咸菜。
  有人说他脑子不会转圈儿:“以后找工作时,别再说自己是河南人不就行了?”李高峰当场拒绝了。他说,那一刻自己才真正体会到“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的含义。
  “那时候,我真的也想写一个小牌子挂在胸前,告诉周围的所有人我是河南人!”他说的是他的前辈乡贤吉鸿昌将军。李高峰说,从他家到吉将军的故居,只有几公里。
  刚开始在二道沟河边义务清理垃圾时,他周围总是挤满了看热闹的群众。起初大家以为他是市政部门派来清理河道的,知道他是义务捞垃圾时,都说他傻。
  他总是说,大家怎么看我不要紧,我把河道清理干净了,大家不也住着舒服了吗?
  那时候,毛红霞每天忙着卖菜挣钱,希望李高峰能帮着带带孩子。没想到,李高峰竟把刚3岁的儿子扔在附近的公园里,自己跑到河边清理垃圾。
  第二天一早,毛红霞“警告”李高峰,一定要看好孩子。结果晚上回家一看,门上挂着把铁锁,儿子在里面哭哑了嗓子。原来,李高峰把儿子反锁在家里,自己又去河边捞垃圾了。
  没带钥匙的毛红霞只好和儿子一个屋里一个屋外,一声“妈妈”,一声“儿子”,边对话边掉泪,等了好几个小时。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优品.jpg
1.jpg
书画名家.jpg
6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