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英 扎根青海的清华博士

2014-10-10 13:42: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导语:“孩子们的突破就是我们的突破,所有的数据都是‘熬’出来的。”回想最初的几年,王晓英唏嘘不已

  

王晓英与爱人靳力同为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博士生,2008年毕业选择投身青海。王晓英进入青海大学计算机系,现为计算机系常务副主任

  文/本刊记者 骆瀚
  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前一天,王晓英正和她的大学同学们话别。有的同学几乎认不出她来,因为她的脸色变化实在很大,原来以白净著称的她,现在脸上浮着清晰的“红二团”。而且别的同学在各大IT公司之间游刃有余地跳来跳去,同样是清华大学的博士毕业生,他们之间话语上的距离感,也越来越大。
  这么多年来,王晓英似乎一直活在她支援西部、投身青海大学发展的理想中,又似乎只是实实在在地在心里挂念着她的300多个学生:他们的就业实习能够在北京找到机会吗?她能为他们招聘到更好的老师吗?这些问题,从她进入青海大学的第一天开始产生,5年后又跟随着她登上了去国外进修的班机。
  去青海就是个理想主义的选择
  2008年王晓英和她的爱人靳力共同面临博士毕业的方向选择。出身清华计算机系的他们颇具逆向思维,觉得北京是全国人才聚集的地方,是个不缺博士的地方,从发挥个人价值的角度考虑,到西部去可能能做更多的事情。
  靳力的导师胡事民教授,也为她们夫妻俩分析了毕业后的选择:要么去大公司,走一条正常的高薪水路线;要么服从清华大学的一贯的就业导向,去重点行业和边远地区。青海大学一直是清华大学的对口支援对象,而2007年建系的青海大学计算机系,当时正是最缺人的时候,专业课都没有人上。胡事民教授认为王晓英适合当大学老师,靳力更擅长管理,在青海都大有可为。王晓英的导师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李三立教授,他肯定了王晓英的勇气:“年轻人有这样的闯劲特别好,我年龄大了,非常羡慕你们。两个人一个在机关、一个在高校也很互补。”
  小俩口思来想去,最后靳力选择从清华大学研究部挂职去青海,而王晓英直接应聘青海大学教师岗位,当即连户口带关系、档案都彻底转到了青海。
  初到青海,老家在内蒙的王晓英倒没什么高原反应,生活没什么不适应,对学校分配的博士公寓楼也颇满意,至今还住在那里。“我因为住在学校里,上班很方便,但我丈夫就要早出晚归了。”唯独工作环境,让她意识到自己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
  2007年青海大学计算机系建系后,系里只有一个从兰州招来的专业课老师。王晓英这一批硕士博士一共有六个人,一到岗就要把专业课教学承担起来。但他们也都是应届毕业生,直接投入教学非常困难。从硬件上讲,系里一个实验室都没有,只有一座机房和40台计算机,除此整个计算机系是一座空楼。
  这对这些“80后”的教师而言无疑是前所未有的挑战,自己还是个刚毕业的学生,如何参与建系?还好,王晓英庆幸自己的理想还有两个巨大的支撑:清华大学此前已经派了清华原计算机系主任周立柱教授做青海大学计算机系主任,其资深教授黄维通更是常驻青海6年半,作为常务副系主任决策日常工作。清华还一批一批地轮换派遣指导老师,既带学生,也帮助王晓英他们尽快适应教学岗位,准备第二年独立带学生。
  第二个让王晓英觉得踏实的,是青海大学的学生们。她还记得在与新老师的见面会上,副班长王琳琳慷慨激昂又有些混乱地致了欢迎词,让王晓英觉得十分亲切又熟悉。她和学生只相差五六岁,相处起来比较容易。王晓英的授课方式一开始比较直接,有什么就讲什么,把知识一股脑儿地塞给学生。学生们倒也很理解甚至有些敬佩这位年轻的清华博士生老师,主动与她互动,让她在极短的时间里积累了大量教学经验。她时常想,我能为青海的孩子们当好一个老师,来青海的理想至少已经实现了一半儿。
  人生空白处的艰难突破
  王晓英刚去青海大学时只是普通老师,但半年后大学计算机系面向全省公开竞聘副主任一职。去不去应聘?王晓英担心自己的资历,更担心自己的能力。当时她也刚毕业半年,此前没做过什么社会工作,也没当过学生干部,行政和管理工作对王晓英基本是个空白。她在清华读书时还做过班委,但的确没有想过向行政管理方面发展,觉得自己不适合干那一行。到青海以后,系里、学校甚至省里都很重视来自清华的教学力量,想充分发挥这种“稀缺资源”的能量,鼓励她大胆参与竞争。尽管没底气,但一想到自己当年在清华大学“誓师”时的场景,那种“摸着石头过河、坚持到底,从没想过退缩、放弃”的毕业冲动又一次涌上心头,她咬着牙参与了竞聘。2009年3月,不到一个星期,对王晓英的任命就下来了。
  如何在人生空白处取得突破,王晓英为此甚至付出了“血的代价”。
  初任副主任,她分管系里的教学和学生工作。当时系里总共七十多个学生,很多全校的大规模学生活动根本拉不开栓。上任伊始,学校开始搞生态校园建设,计算机系分配到十亩地、四百多棵树苗。要在夯土地上挖四百多个一米见方的洞并安置好树苗。王晓英带领全系师生共一百多人,为保证树苗及时入坑,头一天晚上就干到晚上八九点。树苗来了就要及时下坑,有时停了课专门为种树。不像其他大系可以让百十个学生轮流上阵,计算机系天天都是这几十个学生,学生们叫苦连天,有的一听又是种树,累得根本连电话都不接听了。老师们压力也非常大,王晓英在那段时间里只好坚持天天到现场,学生们不来她就自己动手。一个月下来,不论老师还是学生,大家手上没有不出了茧子破了血泡的。计算机系不只完成了自己责任田里的四百多棵树,还完成了公共林地一百多棵杨树的种植。这次种树的洗礼,让王晓英记住了班上所有同学的名字、个性,也让所有的学生也知道了他们有位貌似柔弱,骨子里却无比刚强的副主任。5年过去了,现在的新生已经可以在这片不小的林地里享受花繁林美的景致了。
  除此之外,日常工作中王晓英毫不犹豫地接过了像查宿舍这样“不讨好”的活。天天带着辅导员老师把整个男女学生宿舍走一圈,督促学生们放下电脑游戏,按时去上自习,监督孩子们搞好宿舍卫生。一到六楼走一遍,常常已是晚上十一二点。不只是王晓英,由任课老师兼任的辅导员们也累得筋疲力尽。可第二天大家又精神百倍地站在讲台前。“听有的老师讲,那时我们的管理办法,也就是别人20年前的水平,但我相信一定会慢慢好起来,只是需要一个过程。”
  就是在这样事无巨细的管理工作中,王晓英带着老师们花了2、3年的时间把实验室一个一个建立起来;计算机系第一届35个毕业生也逐个经过了精心打磨,5个推荐读了研究生,2个去清华,3个去了浙大,如今都毕业了。这35个学生中,青海本地的占三分之一多,就业率百分之百!
  此间原副班长王琳琳一路任职学生会,又担任校红十字会会长,整个人变得成熟老练,最后还被推荐入浙江大学读研究生。尤其是一个男生,刚入学时非专业课成绩全班倒数第三,但对编程技术有非常深厚的兴趣和功底。在王晓英“学以致用”的教育思想指导下,他进步很快,专业优势越来越明显,到大三时已经是全班第四名,限于综合排名不高,推优是不可能了。基于对这个孩子实力的了解,王晓英就动用个人关系,把他直接推荐给在搜狐公司做人力资源管理的同学,争取到一个珍贵的实习机会。半年后这位并非出身名校的本科生因为出色的工作能力终于留在了搜狐。这事在大学低年级学生中还引起了一阵轰动。在青海大学与清华大学之间一根看不见的线的牵引下,很多原本懵懵懂懂的孩子们由此抓住了奋进的方向。
  “孩子们的突破就是我们的突破,所有的数据都是‘熬’出来的。”回想最初的几年,王晓英唏嘘不已。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3.jpg
封面drt5.jpg
封面1.jpg
封面1.jpg
封面17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