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颖 为中医神内插上国际化翅膀

2014-06-04 15:20: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自从选择了神经内科,高颖就爱上了神经内科,全心投入,也承担起了更多的责任
  文/本刊记者 李菡丹
  她18岁成为北京中医药大学“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本科生,之后师从两位著名中医临床专家董建华院士和王永炎院士,36岁即挑起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神经内科主任的担子,39岁成为博士生导师,46岁任东直门医院副院长,主抓教学工作。
  这个人就是高颖,兼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脑病中医证治重点研究室主任,神经细胞分子生物学实验室主任,中华中医药学会内科分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脑病分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市中西医结合学会神经科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老年保健协会脑保健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自筹备东直门医院国际部起,高颖心中就在不断思索,如何将中医神经内科引入国际化视野。如何在治疗理念、服务方式上,与国际接轨。
  “看病也是做学问”
  北京初春,早晨8点,高颖像往常一样准时坐在了办公室里,办公室不大,却摆满了各类书籍。习惯地泡上两杯萃取后的普洱茶后,她说:“作为一名中医,我知道应该如何养生保健,但可惜的是工作特别忙,根本没时间和精力来关注自己的身体。当然,我会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来运动,比如每天早晨起床后快走一小时,多爬楼梯,尽可能让自己动起来,保持旺盛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我认为好身体需要三方面作保障:良好的心态,健康的饮食,规律的作息。”
  而之所以从医并选择神经内科,她这样解释:“一是自己是理科生,逻辑思维能力较强,符合神经内科的思维模式要求;二是神经内科在中医领域有优势,我能够得到更好地发挥。”可以这样说,自从选择了神经内科,高颖就爱上了神经内科,全心投入,也承担起了更多的责任。
  高颖1963年生于北京,1987年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医疗系,继而1992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1997年赴德国魁茨汀中医院从事医疗工作两年,1998年被评为北京市青年学科带头人,2006年被评为北京首届群众喜爱的中青年名中医。
  每天,高颖的工作都是安排得满满的,除了出门诊、查房、讨论病例等例行的医疗工作外,还要承担本科生、研究生的课堂教学、专题讲座、学术讨论会等教学任务,以及重点学科的建设工作等。“我现在每周二下午出普通门诊,周三上午出国际部门诊。国际部的就医环境更好,流程规范,中医特色突出,服务质量有保障,同时也是医院对外交流的窗口。”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是一所集医疗、教学、科研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中医院,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的第一临床医学院。我从读硕士起就一直在这里学习、成长。”谈起成长经历,高颖说自己有幸成为董建华院士和王永炎院士两位名师的学生。在攻读博士期间,她不但跟随董建华出门诊,还在王永炎身边接受神经内科的基本功训练和科研能力的培养,因而形成了既重视临床工作,又注重科学研究的作风。
  从医以来,高颖从未忘记恩师的教诲,如今,已然身为老师的高颖更时刻不忘将两位恩师的教诲传承给更多的学生们。
  她在查房时经常对学生和年轻医师说:“建立思维远比背处方重要得多。如果把看病当成做学问,你就会觉得有很多医学问题值得去思考,就会针对每位患者的个体情况制定最佳的治疗方案,而不是遇到同一种疾病都用相同的药物治疗。我们必须充分利用中医辨证论治的优势,根据病人的个体差异制定个性化的治疗方案,以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
  因此,高颖在查房时最关注的是患者的感受,仔细倾听病人的诉说,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和中医证候特点修改治疗方案。她经常告诉学生,患者是最好的老师,只有不断思索,不断研究,才能最终为病人解除痛苦。
  2006年,病房收治了一位反复出现短暂性脑缺血发作的女性患者,在外院诊治3个月,采用抗血小板药物等治疗均难以控制发作。入院后,医生给予具有活血化淤作用的中药注射液治疗,但患者仍每天出现短暂的肢体无力、麻木。高颖查房后组织医生认真进行了讨论分析,结合中医理论和患者的症状、舌象、脉象,认为该患者主要是正气不足,遂改用补气中药治疗,停用所有具有扩张血管作用的中西药物。治疗一周后,症状未再出现,患者对治疗效果非常满意,高颖也感到由衷的欣慰。
  在治疗脑血管病方面,高颖十分强调整体观念、辨证论治、形神统一等中医学理论的应用,并将这些理念和原则贯彻到对每位患者的诊治中;同时,用科学研究的方法努力将医生的经验转化为知识,并使之推广,让更多医生的医疗水平得到提高,使广大患者受益。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优品.jpg
1.jpg
书画名家.jpg
6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