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兰英 争过来的精彩主角

2015-10-09 15:18: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安吉

  看了延安鲁艺演的这出戏,她泪流满面、深受震撼,决心追随《白毛女》演出的大队伍,这一决定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专题 白毛女的红色记忆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70年前,一首《北风吹》将中国新歌剧《白毛女》带到观众面前,从延安及至全中国。王昆饰演的“喜儿”也由此深入人心,很多战士喊着“为喜儿报仇”冲上了解放战争的战场。
  70年来,这部中国新歌剧“开山之作”穿越漫长的时代风云,不断地经受时间和空间的检验。以歌剧剧本为底本,《白毛女》借助电影、样板戏、芭蕾舞剧、动漫等艺术形式呈现出来,王昆、郭兰英、田华、彭丽媛、雷佳等不同时期、不同流派艺术家塑造的鲜明、经典的“喜儿”形象,更是在中国人的生命中留下深刻印记,影响了几代人成长。当然,大春、杨白劳等角色的表演也深入人心。
  2015年是歌剧《白毛女》首演70周年,新版歌剧《白毛女》即将公演,3D版电影《白毛女》也在拍摄之中。历70年风风雨雨,每一个版本的《白毛女》都承载着时代的深刻寓意。对于这座中国民族艺术史上的高峰,除了仰望,还须纪念。
  走近“白毛女”,还中华儿女一段真实的红色记忆。
  文 本刊记者 王海珍
  “我一辈子演过好多戏,可总演不够的是《白毛女》,演喜儿的时候,那哭是真哭啊,舞台上说的简直就是我自己。”郭兰英演唱了无数经典曲目,歌声响遍大江南北,而她最念念不忘的是《白毛女》,她年轻时候因为《白毛女》而决然与过往生活告别,投奔新生活,也因《白毛女》一唱成名,她身上已经深深烙下了“喜儿”印记。
  追来的人生转折之机
  1945年,《白毛女》延安首演,轰动一时。丁玲曾描写过看戏的场景:“每次演出都是满村空巷,扶老携幼……有的泪流满面,有的掩面呜咽,一团一团的怒火压在胸间。”
  当年,年仅15岁的郭兰英经过在戏班九死一生的学习后,开始登台献艺,成为戏班里一位受欢迎的角儿。
  1946年,《白毛女》歌剧随解放军大队伍来到张家口演出,年轻的郭兰英是偷偷从旧戏班溜出来到这里看《白毛女》的。看了延安鲁艺演的这出戏,她泪流满面、深受震撼,决心追随《白毛女》演出的大队伍,这一决定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当时解放军撤离张家口,走得很急。郭兰英一听演《白毛女》的队伍走了,顾不得别的,带着母亲一路追赶队伍。如今回望,也不得不感叹,郭兰英身上极具浪漫主义精神与革命情怀——要知道,当时华北的战局,解放军并不占优势,不是胜利进攻,而是失利撤退。那时一切都还是胜负难料、生死未卜的啊!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出走了。
  正如艺术家乔羽、陈紫所说,郭兰英如果不走出这改变命运的一步,就是演得再好、唱得再好,充其量也只是个演山西梆子的名角,而不可能成为名扬海内外的“郭兰英”。一定意义上说,郭兰英在张家口走出的这一步,既是她个人命运之幸,也是民族新歌剧之幸。
  追赶《白毛女》的队伍也不是一帆风顺,当年郭兰英母女追赶上的队伍,并不是演《白毛女》的,而是抗敌剧社的,先是去河北涞源。她在涞源演了评剧和小戏。没有遇到《白毛女》队伍,她不甘心:“我要找演《白毛女》的王昆她们去。”
  《白毛女》演出队伍撤出张家口后,归于华北联大,是联大附属的文工团,和当时华北联大三部(文艺演出部)同在河北冀中老解放区束鹿一带。院部驻扎在那里的小李家庄。郭兰英便雇了个老乡,坐一辆马车到了束鹿县,找到了王昆、陈强他们。陈强是她山西老乡,她一见面便喊:“陈强,黄世仁!”陈强很意外:“这不是兰英子吗?”终于找到《白毛女》了。于是,郭兰英进了华北联大。
  后来,联大文工团后又转至河北正定一带。郭兰英母女也和文工团一同住在那里。郭兰英刚来时连字都不识。组织上便先安排她学文化,教她的老师有四位:沙新、徐捷、何朝,还有大诗人艾青。男老师沙新、艾青教文化,另两位女老师教识谱。
  郭兰英一边如饥似渴地学习文化,一边不失掉任何机会观看《白毛女》的排练,点点滴滴记在心里。同时,她还试着参加演出。她演出的第一出戏是小秧歌剧《王大娘赶集》。她精心准备,胸有成竹地登台演出。 
  战争年代的条件很差,生活很苦。大诗人也不可能住单间,都是好几个人挤在一个炕上睡。郭兰英母女能单独住一间,自然是组织上破例关照。怕她们初来乍到,过集体生活会不习惯。 
  被逼出来的舞台异彩
  郭兰英第一次出演《白毛女》是在石家庄。与演小秧歌剧不同,那又是另一番情况,完全是为了救场而仓促上阵的,充满了戏剧性。有一晚,主演《白毛女》的女演员怀有身孕,无法登台演出,当时,舒强导演皱着眉头、背着手,急得团团转。海报早贴出去了,票也早卖光了,不演怎么办?郭兰英自告奋勇,找到导演,要求让她试试。导演很惊讶:“你都会背了?”她说:“前面没问题!”“后面呢?”她只担心后面斗争戏会“走神出戏”,因为她斗争过旧戏班的班主——她的“师娘”。导演说:“你如能演就全演下来!”导演近乎恳求的话更促使她下决心一试。
  是啊,演《白毛女》是她梦寐以求的,但她只是在旁边看了排练,从未正式排过,演砸了怎么办?可是,救场如救火,她知道演好演坏都必须上。她咬咬牙化好妆硬是登台了。
  前面演得都很顺利,但演到最后一幕的斗争会,还是出事了:她哭得一塌糊涂,唱不下去了……指挥、合唱全乱套了!舒强导演在侧幕一个劲地喊:“兰英!孩子啊,这是演戏!是演戏啊!”之后她才冷静下来,唱“我有仇来我有怨!”硬是把当时长达五个小时的《白毛女》演了下来。
  郭兰英回忆说,戏结束后,舒强导演含泪抱着她:“孩子啊,好啊,好啊!”“从今往后,要好好努力,把喜儿这个角色好好琢磨琢磨——为什么你唱不下去?我能理解。《白毛女》喜儿这个戏就是写你的生活的。”他当然有很多话要对她说,但她才十七岁,太小了,说多了也不理解。舒强导演最后说:“要提高文化,你会创造出一个不同的喜儿的!”这句话,她记了一辈子,始终把舒强同志当作她永远的导师。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15-13期封面170.jpg
15-12期封面.jpg
封面2q.jpg
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