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月丽 西单女孩“任性”蹿红

2015-12-04 14:15: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安吉

  曾经地下通道里的“西单女孩”投身商界成女富豪,她对外声称“我要成为下一个董明珠”


  专题 有梦的一代
  “你还有梦吗?”
  许多人这样问。有人说这是一个吞噬梦想的时代,面对不断推高的生活成本和现实的评判标准,很多青年不得不在触及梦想之前,成为孤独的蜗居客。
  “我当然有梦!”
  听,还有人勇敢地回答。他们或许青涩懵懂,或许异想天开,或许一无所有,但他们拥有最原始的梦想,而且奋不顾身坚守在追梦的路上。航海、美妆、烘焙……很多看上去的“不可能”被他们变为“可能”。他们不在意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愿意突破现实的阻力冲向巅峰,也不畏惧抛弃原有的稳定轨迹独辟蹊径,并由此成就一番事业,在青年中产生积极向上的力量。
  萨特曾说,要做那狂暴的激流,要做那愤怒的闪电。时间推进到今天,要做坚持挑战的追梦人,要做荣耀青春的挑战者,这是新青年的梦想宣言。
  青年梦想家,就在你身边。
  文 本刊记者 余玮
  “我该如何去表达,我心里浓浓的牵挂,就算给家打个电话,我还是放心不下;我该如何去报答,离开家已几个冬夏,爸爸妈妈已经老了,多多保重身体啊……”2011年2月2日,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上,北漂女孩任月丽怀抱吉他,用一首《想家》唱出了自己的内心独白,感动了无数观众。 
  近日,任月丽投身商界成女富豪成为焦点新闻。任月丽对外声称:“我要成为下一个董明珠。” 
  “西单女孩”诞生于2008年底,作为“草根明星”成就于2011年央视春晚,这两个人生路上的时间节点与任月丽的实际出生年月无关。任月丽的梦想,是从地下通道开始的。今天,“西单女孩”已经成了“温情”和“创业”的代名词。
  爱唱《哪里有我的家》的苦命女孩
  2008年底、2009年初,一个女孩翻唱歌曲《天使的翅膀》的相关视频在网络上疯传,点击量飙升,跻身搜索引擎上升最快关键字。这在网络视频点播历史上前所未有,堪称互联网奇迹。 
  这个女孩就是任月丽。她翻唱的歌曲是安琥原唱的《天使的翅膀》。她空灵纯净的歌声似乎能穿透心灵,无数网友被深深地打动,纷纷跟帖留言,称之为“西单女孩”或“西单天使”。 
  由于突然在网络上走红,任月丽不太适应,当时她不再去西单唱歌,也更换了手机号。对于“西单女孩”的真实身份,当时网友有多种不同说法,并试图用人肉搜索的方式找到她。后来,芝麻拍客的一系列视频和央视网对任月丽的采访报道终于让大家了解了“西单女孩”任月丽的真实身份和经历。
  1988年5月28日,任月丽出生在河北涿州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里。父亲任永生年轻时发生意外,双腿落下了残疾,走路很不灵便,几年前突发的脑溢血还险些危及生命。任月丽的母亲先天智障,无法与人沟通,来人从不打招呼,许多时候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识。接受记者专访时,她说:“在我出生的当天,奶奶就把我抱开。由于妈妈的特殊情况,家人并不敢让我吃妈妈的母乳,怕长大以后会像妈妈一样。那时,家里没有钱去买奶粉,奶奶就用玉米糊糊一点点地喂我。” 
  “爷爷在世时,对我特别好。他去世时我才3岁左右。爷爷临终前,躺在炕上,最后一句话对我说:孩子是个好孩子,就是命苦了点,以后不知道要受什么罪啊!这些话是奶奶后来告诉我的,没想到爷爷看到了我的未来和别的孩子不同,可当时的我却傻乎乎的浑然不知。”任月丽从小就被交给奶奶闫书珍照顾,她在唱歌方面表现出极强的天赋,一首歌只听两遍就能唱得像模像样,常常唱得奶奶眉开眼笑。“只要听到音乐,我就跟着哼,记不住词就自己瞎编。那时,最爱唱的是电视剧《孽债》的主题歌《哪里有我的家》,还有就是根据《世上只有妈妈好》改唱的《世上只有奶奶好》。小时候没有什么玩具,唱歌就成了惟一的乐趣。”然而,任月丽出生在这样贫寒的家庭里,哪有机会发展自己的爱好呢?后来,奶奶患上了老年痴呆症,整个家庭的重担就落到了任月丽身上。
  任月丽说:“我童年所有的记忆都来自来奶奶的讲述,甚至我小的时候长什么样,都得靠奶奶和家人的描述。在我的童年时期里,没有照过一张照片,连一张百天的留念照都没有。惟一的一张就是小学毕业时毕业证上的照片——看过的人都说,那张照片里的我像30岁的人。”
  “上学的时候,只有语文、数学和体育课,哪有什么音乐课。那个时候的梦想,就是吃饱肚子。”对任月丽来说,小时候最害怕的日子是每个学期开学的时候。“一到交学费,我就害怕,没带钱到学校就被罚站,这成为开学时的惯例。直到东凑西凑,把学费交齐后,我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直到上中学,家里的生活也没有太大的改变。日子都是在借钱中度过,能省就省。”
  2001年,母亲被烧成重伤,读初一的任月丽不得不辍学了。“后来,身边总有一些比我大的姐姐们去北京打工,每次回来都说北京特能挣钱,一个月挣个六七百元不是什么难事,这可是我在老家两三个月的收入。”
  2004年底,怕父母阻拦、更怕父母担心的任月丽背着简单的行囊,揣着300元钱偷偷地离开了生己养己的地方,乘汽车来到了一直向往的首都北京。“第一件事就是去天安门看看。公交车就停在天安门的斜对面,我想走到天安门城楼那边去,就是找不到过马路的地方。压根儿就不知道地下通道的存在,更不会想到我日后的生活会和‘通道’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当晚,任月丽在木樨园附近找到了一家小饭馆当服务员。小店尽管不大,但是每天的工作量却大得惊人,刷盘、洗碗、打扫卫生,只要店里有人,她就没有一刻的休息时间。一个月后,任月丽笑脸相迎地说起工钱的时候,老板娘却一改往日的态度:“什么工钱啊,你在这干一个月,干的都是些什么活啊,还来要工钱?” 
  任月丽回忆说:“我一个初来乍到的小丫头怎么能斗得过她们一大家子人呢?工钱肯定是要不上了,我就自己安慰自己,至少这一个月吃住没要钱啊,可以了。收拾东西走人,再找其他的地方吧。”就这样,任月丽离开了木樨园,期盼能快点找到下一个饭馆,快点开始挣钱寄回家,这样家人就不会担心自己在北京挨冻受饿。
  当天,任月丽随便上了一趟公交车,晃晃悠悠地到了南礼士路。她知道这里离长安街很近了,便下了车,想溜达溜达,顺着长安街向复兴门方向走去。不一会儿,迷了路,不知如何到长安街的对面。焦急中,她向人问路,人家告诉她:从那边走地下通道就能过去。
  和路面上的车水马龙不同的是,复兴门地下通道里人来人往,大家都匆匆忙忙。除了路人,还有很多不同的角色,有练摊的摊主,有要钱的乞丐,还有拿着吉他唱歌的。最让任月丽感到新奇的是,居然有一些路人不时地给一个弹吉他的男孩面前的报纸上丢钱。任月丽在旁边站了很久,心想:唱歌能赚到钱,我也可以呀!这可比饭馆强多了啊。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jpg
搜狗截图20151120115527.jpg
搜狗截图20151105143127.jpg
图片1.jpg
搜狗截图2015100914152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