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工程,25年爱相随

2014-11-05 14:14: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多年来,他们锲而不舍地践行一个朴素的理想:让每个孩子不再因为贫穷而失去课堂

 

徐永光与中国“希望之星”徐祖林、周标亮

  文/本刊记者 梁伟
  集资金100.72 亿元,援建希望小学18396所,495万名农村家庭经济困难的大中小学生获得资助……这就是希望工程截止2014年10月来向全社会交出的优异答卷。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于1989年10月30日发起希望工程,邓小平曾两次以“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名义向希望工程捐款并题词。25年弹指一挥间。希望工程紧跟受益人的需求,不断创新、丰富公益产品,始终坚持使命与价值观,为贫困农家学子送去希望。这其中发生了许许多多令人感动的故事,那是关于命运、关于教育与文化、关于爱心与道德、关于理想与创新、关于未来与希望的故事。曾经的失学儿童,如今已长大成人,反哺社会;无数的捐赠人在奉献爱心的同时,收获了人生价值;希望工程的建设者们始终不渝,奉献着智慧和力量。
  2014年10月30日,希望工程走过25周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致信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金寨县希望小学,对希望工程近25年来取得的成绩表示肯定。李克强指出,“希望工程向世人传递出一种积极意义:知识可以改变命运。这一点,你们学校走出的希望工程培养的第一位博士生张宗友、‘大眼睛’苏明娟便是很好的例证;尤其可贵的是,希望工程在很短时间里,汇聚起海内外四面八方的爱心涓流: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这是建设社会最富感召力的道德力量。这么多年,你们锲而不舍践行一个朴素理想:让每个孩子不再因为贫穷而失去课堂……”
  “只要每个人心中都怀有希望,这个社会就会有光明的前景”
  创始人徐永光爱心永远传递
  2014年10月28日,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作为公益盛典评审委员会主席发表主题演讲:“邓小平曾经支持希望工程,请工作人员帮助捐款,先捐了3000元,后来又捐了2000元,都是匿名捐款,在反复询问下也只写了‘老共产党人’。其实,小平同志完全可以下令有关部门发文,让全国人民捐款支持希望工程,但他不仅没这么做,自己个人捐款还匿名,这激发了公众捐款的积极性。二十多年以前,小平同志向希望工程捐款,就已经诠释了什么叫慈善,什么是慈善的真谛,它是个人行为,绝不应该是一个权力行为……”
  不管什么时间,不管在什么位置,作为希望工程创始人的徐永光,始终关注希望工程,关注公益,用他的话说,“只要每个人心中都怀有希望,这个社会就会有光明的前景。”
  徐永光是共和国的同龄人,出生于浙江温州的一个贫困家庭。他还没学会说话,父亲就离开了人世,母亲靠给人缝补浆洗养育5个子女。
  童年的家庭生活和环境影响,往往能决定一个人一生的道路。这句话正好可以用在徐永光身上。当徐永光有能力帮助他人时,他挺身而出,这是生活让他做出的选择。 
  1986年,徐永光曾在广西柳州地区作了两个月的调查,发现有2000多人口的金秀瑶族自治县共和村解放后竟没有出过一名初中生。250名学生中,小学一年级学生71名,五年级只有7名学生,辍学率达90%以上。 
  1989年3月,已经请辞团中央组织部长的徐永光,拿着10万元注册了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当他和几位志同道合者畅想基金会的未来时,大瑶山孩子渴望读书的眼睛在他脑海中闪现,一个“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儿童”的募捐活动成为大家的共识。“希望工程”这个影响了中国人慈善理念的名词也在那时正式诞生。
  1989年10月30日,青基会向海内外庄严宣布,建立我国第一个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基金,从此踏上了为失学儿童圆梦之路。
  “希望工程启动初期,我们自己对公益事业的内涵和可能产生的影响力也不是十分了解。但是,只能向广大人民群众邮寄号召人们为贫困失学儿童捐款的信,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每一批信寄出去后半个月左右,都会掀起一个捐助的小高潮。大约在发了20万封信之后,基金会收到了将近20万元捐款。20万元,在当时来说是非常了不得的!”
  有人认为,希望工程有两个不可磨灭的贡献:一是点燃了数百万儿童、数百万家庭的希望,还给了他们应有的梦想和尊严;二是调动了亿万人被体制束缚了的爱心,海内外的万千众生,或主动或被动地感受了一次助人的激情与温暖。可以说,大多数中国人的慈善洗礼,都是从希望工程开始的。 
  1991年到1994年,可以说是希望工程从青涩走向成熟的大发展时期。1991年“六·一儿童节”前夕,希望工程的募捐信第一次出现在《人民日报》的广告版位上。这也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募捐广告。一年之后,“希望工程——百万爱心行动”正式启动。从此,一对一捐款,让捐款人参与到项目中来,成为希望工程的重要模式。希望工程不仅成为一种行善的途径,也让中国人的手足之情体现在了日常生活中。
  助人自助,正是一切公益慈善事业生生不息的动力源泉。人们为贫困地区失学儿童捐款,付出的是金钱,收获的是精神。如果把对希望工程的捐款也看成一种消费的话,那就是一种精神消费。捐款是无偿的,没有买到物质商品;捐款也是“有偿”的,捐助人“购买”到了受助孩子成长所带来的成就感、精神满足和快乐。
  “希望工程从开始到今天,青基会平均每天接受捐款数不等。公众凭什么自愿把钱捐到你手里,是因为认同你的公益理念,相信你能够把钱用好,让他们的爱心得以实现。支撑这种信任的正是我们的道德诚信。”徐永光说,“如今我虽然离开了青基会,却始终没有离开公益事业。我认为慈善资源可以垄断,但是爱心永远无法垄断。”
  “希望工程给了我经济上的资助,更给了我助人自助、自强不息的精神动力”
  一张照片改变苏明娟命运
  “我生在安徽省金寨县桃岭乡张湾村一个普通农家。山区地薄粮少,我们一家人过着辛劳拮据的生活。上小学时,我每天从家到学校要走40分钟的山路。那时候,学校的教室低矮破旧,学校没钱装玻璃,即便在冬天,窗洞也是空荡荡的,寒风呼啸而进,我们这些小朋友都冻得缩成一团。可是,我们坚持读书的念头却像火一样热烈。”苏明娟说。
  1991年5月,当时还是北京崇文区文化馆摄影干事的解海龙到金寨县采访、拍摄希望工程,这个在苏明娟日后的生活中像父亲一样的人跑了十几个村庄,拍了很多照片,《我要读书》只是其中一张。对于当初拍摄的情景,苏明娟早就没有印象。但是,就是这张照片发表后,被全国各大媒体转载,并被选为希望工程的宣传标志,苏明娟此后的人生也被人称为“一张照片改变命运”。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封面1.jpg
封面3.jpg
封面drt5.jpg
封面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