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铚秀 红星功勋荣誉章的背后

2017-08-11 13:49:00  来源:中华儿女  编辑:

张铚秀将军

  ◎吴志菲
  身材高大,浓眉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声音洪亮,透着特有的军人气质。一个下午,如约来到北京万寿路张铚秀将军家,没有想到眼前的长者已逾90高龄。
  张铚秀是一位叱咤风云、战功卓著的传奇将军。13岁参加革命,历经农民暴动、中央苏区反“围剿”、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和保卫祖国西南边疆的斗争,走近这位老人,犹如阅读一部军事史书。
  小号手走上漫漫长征路
  张铚秀出生在永新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兄弟三人,他排行第二。父亲因贫病交加,于张铚秀10岁那年病逝。童养媳出身的母亲刘保俚,含辛茹苦地拉扯养育3个儿子。
  大哥张成秀是张铚秀的革命领路人。1928年秋,张成秀等几人组织发起虹桥村农民暴动。受大哥委派,张铚秀在本村走家串户,一会通知这个到家里来,一会通知那个到什么地方办什么事情。13岁的张铚秀还参加了村里的儿童团。儿童团的主要任务是站岗放哨、送信传递情况。张铚秀个子高、腿长,走路快,经常被派送信。为了安全保险,每次张铚秀一般以进山打柴或拾粪为掩护,把信送出去。这时,母亲也懂得了穷人只有起来革命才有出路,她非常支持儿子的工作,每次都千叮咛万嘱咐:东西要放好,遇到“白狗子”要沉着,遇到坏人要勇敢、巧妙地与他们周旋。
  儿童团有一只用马口铁做成的号角。有一次,男孩子们聚集在一起看谁能吹响那只号,女孩们则站在一旁看热闹。张铚秀从小憨厚、寡言,也不动声色地站在一旁观看。一大帮男孩子都鼓足气轮流吹了一遍,但没有一个吹响的,最后大家让旁观的张铚秀试试。张铚秀接过号,鼓足气,用力一吹,竟然把号吹响了。虽然吹不出调子来,只能吹长声和短声,但大家都很高兴,提出把号交给张铚秀保管,让他当儿童团的号兵。
  张铚秀认真地练了几天号,一天夜里,大哥神秘地对他说:“你的号明天就用得着了。”第二天天还没亮,暴动按计划进行。天亮后,张铚秀即按大哥的交代爬到屋后山坡上去吹号。号声紧一阵慢一阵,划破了寂静山村的上空,把沉睡的人们从梦中惊醒。全村老小都来到本村甘家祠外面的坪子集合。暴动队员把两个本村出了名的地痞捆绑起来了,乡亲们一见这两个恶棍也有今天,一致要求暴动队处决他们。虹桥村暴动取得圆满成果。
  自从在儿童团当上小号手,张铚秀就迷上了吹号,在以后的战斗岁月里吹号成为他的爱好。他说,其实刚开始时只是吹得响,真正学会是后来到了红军游击队和主力红军以后。那时,张铚秀一有空就找司号员,让他们教授吹起床号、集合号、冲锋号、吃饭号、熄灯号、出发号、调令号等等。张铚秀几乎每天都要“嘟嘟哒哒”练上一阵。不到半年,张铚秀竟学会了10多种号谱,不论音质还是韵调,当时在部队都算得上是“上乘”的。但是,由于一直在战斗班当战士,张铚秀没有当上号兵。担任排长、连长以后,张铚秀仍然熟记那些号谱,有时还同司号员们吹奏一阵。
  学会了吹号,在长征途中还真发挥了一次意想不到的威力。1934年8月7日红6军团作为中央红军的先遣队,从湘赣苏区西征,拉开了万里长征的序幕。1936年1月,红6军团红47团在湘黔边的晃县距田心坪10多里的一个隘口处,被黔军新8师第2团固守的一个石碉挡住去路。当时,张铚秀任红47团1营营长。张铚秀奉命率全营向敌后猛插,绕过石碉,把驻在后面镇上的黔军1个营包围起来。
  顽敌当头,张铚秀深知,狭路相逢勇者胜。战斗打响之前,张铚秀把营部司号长和司号员全部集中起来使用,并命令各连所有的司号员听到营部吹什么号,就跟着吹什么号,全营同时向敌发起攻击。攻击时间到了,张铚秀亲自拿过一支军号,站上一块高地,正对着田心坪吹响了冲锋号。张铚秀说:“我连吹了3遍。当第一遍号音响后,营部和各连的无数支号角,从四面八方一齐吹响。”伴着威武雄壮的集合冲锋号,激昂人心又令敌胆战心惊的喊杀声从不同方向响起。战斗只进行了不到半个小时,除几处敌人有小的抵抗行动,其余的都走出营房和工事,举起枪向红军投降。

张铚秀追忆在红军岁月

  一个母亲深深的牵挂
  儿行千里母担忧。母亲从原来不理解到后来支持儿子进行革命活动,一直牵挂着儿子的安危。张铚秀参加革命队伍,远离母亲的视线奔跑在枪林弹雨的战场,母亲的心更是揪得发痛。不管在哪里听到有关红军的消息,母亲总感觉那说的就是儿子的事情。
  随着国民党对苏区的不断封锁,部队给养越来越困难,生活非常艰苦,特别是缺盐吃。母亲和家人吃硝盐,把省下的食盐卤做好菜,冒着危险送给红军吃,有时候还留在部队照顾伤病员,随部队一块行动。令张铚秀记忆犹新的是,有一次思子心切的母亲带着一碗自己亲手做的红烧肉,和一壶自己做的永新老酒,“爬了一山又一山,辗转不知经过了多少天,送到部队驻地时,肉已发霉不能吃了”。
  1934年3月,红17师完成了挥师北上,深入南浔铁路钳制敌人,配合中央红军作战的任务,回师湘赣苏区。4月初,萧克、王震指挥红17师、红18师在沙市伏击战中一举歼灭敌人1个旅,给深入湘赣苏区之敌以沉重打击。沙市战斗中,张铚秀所在的永安独立营参加了配合红军主力作战的任务,战斗结束后正式编入了红17师。张铚秀任红49团3营7连1排长,成了光荣的红6军团的一员,走上了艰难的征战历程。
  当母亲听说张铚秀所在部队打了胜仗,便拖着小儿子焕秀跌跌撞撞来找张铚秀,但部队已向北转移。第二天,不甘心的母亲又从虹桥家里跑到神功山红50团阵地上。在这里,母亲得知红49团布防在左坊,好不容易才找到张铚秀。母亲为张铚秀做了几个他最喜欢吃的菜,如红烧肉、豆腐等,还叫小儿子焕秀到街上给二哥买了一壶酒。那时候,几乎天天打仗,生活艰苦,酒、肉之类的东西很难见到。因此,张铚秀请排里的同志都吃了母亲带来的饭菜,喝到了弟弟买来的酒。“母亲和弟弟看我和大家相处得很好,都很高兴。”张铚秀回忆说。
  母亲走后的第二天,红49团往后移防到官山坪和丰塘地区去了。部队转移到官山坪的次日,团部让张铚秀回虹桥一趟,主要是侦察虹桥背面的敌情。完成任务后,张铚秀回家看了看母亲和弟弟焕秀。吃了一顿饭,下午两三点即告别家人回部队。这时还没有得到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关于突围转移的命令。不料松山战斗后,部队往井冈山转移,尔后又突围西征,张铚秀再也没有机会回家看望母亲了。此次实际成了他与母亲、弟弟的长久离别。
  令张铚秀心痛的是,主力红军长征走后,任永新县县委委员、部长等职务的大哥张成秀仍留在苏区坚持斗争。1940年10月,由于叛徒出卖,张成秀被国民党特务抓捕,受尽酷刑,英勇不屈,被敌人杀害,年仅35岁。小弟张焕秀因跟大哥一块参加革命活动,被迫离家出走,流落他乡学徒谋生。母亲孤单一人,年届六旬,自己劳动生活,受尽煎熬。张铚秀虽然十分牵挂老母亲,但在血与火的革命战争中,共产党人只有抛头颅、洒热血,舍小家顾大家,把儿子对母亲的思念深深埋藏在心里。直到解放后,张铚秀才见到老母亲。

1973年,张铚秀夫人丁亚华与贺子珍(中)在山东泰安

  从一次次的围追堵截中走过来
  由于王明错误的“左”倾路线的作战方针,1934年8月,红6军团作为中央红军长征的先遣队,退出了红军以鲜血建立起来的湘赣苏区西征。“刚开始长征的时候,一天要打两三仗。”张铚秀回忆说,“还要强行军,最多一天16个小时走了140里。”1934年8月23日午夜,红6军团抵达湘江右岸,准备抢渡湘江。
  由于红军西渡湘江的计划被湘军识破,敌人9个团的兵力及大批保安部队在湘江左岸占据了有利地形,收走全部船只,还在浅水区域设置铁丝网。而在红6军团身后,追敌第15师、16师正迅速靠拢,桂军第7军先头团已到达湘江边。红6军团没有执行“左”倾冒险主义路线,果断放弃了强渡湘江的计划,迅速掉头进入纵横七八十里的阳明山区。“否则,我们将比中央红军先尝到湘江惨败的苦果。”张铚秀说。
  张铚秀所在连队走在最后,在入山之处掩护部队进山。“敌人的炮弹猛烈地轰炸我们。”张铚秀说,“我们只能待敌人运动到离手榴弹能掷到的距离,才用手榴弹把敌人打退。”战斗进行了近1个小时,当后卫连完成掩护撤出阵地时,一颗子弹打中了张铚秀的脑袋。“当时我带着全排掩护连队撤退。”张铚秀回忆说,“脑袋一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很庆幸的是,子弹从右额上面打进,只伤着骨头,没有伤着大脑。
  部队行进到嘉禾时,团里通知张铚秀留下来养伤。可他坚决要求随部队前进,他说:“我参加红军,随军征战,只要活着就要革命到底。我现在是头部负伤,两条腿还能走路。”由于张铚秀执意不愿留下,组织上才答应让他随部队一起行动。
  1934年10月,红6军团在历经千难万险、部队伤亡很大的情况下,与红3军在贵州木黄胜利会师。红6军团从湘赣苏区突围时有9000余人,经过两个多月的征战损失了三分之二,木黄会师时只剩下3000多人了,红三军这时也只有4000多人。这两支原本孤军作战的队伍,长期以来被敌人四处追赶拦截,这次终于汇聚到一起,大家盼望着拧成一股绳,狠狠打击敌人。
  多年后,张铚秀的记忆仍然十分鲜活:“大家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久久舍不得分开。红三军的同志看到我们都光着脚,就把自己的草鞋解下给我们穿上。他们在困难的情况下,买了猪肉、包谷和盐巴来慰劳我们,兄弟般的情意让我们十分感动!”
  红6军团从1934年8月上旬,担任中央红军长征先遣队,离开湘赣苏区根据地,到1936年l0月大会师的两年多时间中,转战于湘、鄂、黔、滇,进入川、康藏的雪山草地,尔后到达甘肃。漫长的征途,是在粉碎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围追堵截的战斗中走过来的。
  1955年,张铚秀被授予少将军衔;1956年,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 - 副本.png
QQ截图20170710094604.png
封面.png
封面图.png
QQ截图20170710100234.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