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长义 “本草”帝国正芳菲

2017-09-11 15:22:00  来源:中华儿女  编辑:

  ◎本刊记者 王碧清
  盛气凌人的酷暑,丝毫不影响他内心的平静清凉。在北京市朝阳区一处既简约现代又具悠然古意的办公室,记者见到了叱咤国际化妆品界的大佬——郝氏国际化妆品集团董事长郝长义。
  随着中国传统医学日益获得关注,并且不断走出国门,得到海内外人士的认可,郝长义对于追求纯植物化妆品的“执念”重新得到了人们的审视和追捧。这位痴迷于传统中草药护肤,追求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的商界巨子,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去探寻他的那份“执”与“念”,倾听他回归自然的本草哲学、护肤美学。
  转角相遇“美丽”事业
  1963年,郝长义出生于辽宁沈阳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家庭。他和大多数孩子一样,高中毕业后在当地的一家音响企业成为一名职员,开始了“朝九晚五”的生活。然而,天性“不安分”的他在日常的安稳中寻求着机会。
  1985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他决定辞去稳定的工作,自己做生意,从开照相馆做起。之后,他还做过建材生意,进入过机械加工领域,承包运输,甚至开办医院……善于观察总结,敢想敢干,还肯吃苦,生意渐渐做大,郝长义也成为了辽宁当地的商界新锐。
  上世纪90年代初,郝长义脸上长了一大块黄褐斑,尝试了许多药剂、药膏,都没有明显的效果。后来,到上海的一家医院寻医,一款白色药膏不仅在一周时间淡化了黄褐斑,而且还使得皮肤滋润了许多。
  那个阶段,正在医院经营科室的他通过引入这款白色药膏,当即获得不错的销售成绩。郝长义仔细研究了配方后,决定彻底从医疗行业脱离,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进军护肤品行业。
  1993年,郝氏化妆品公司在沈阳成立,主营化妆品,专攻美容护肤。郝长义组建研发团队,将发现的这款“奇药”经过改良,增加防晒护肤的功效,命名为“郝氏美白液”,作为明星产品推向市场。
  然而,进入市场后,产品却屡屡碰壁。在向当地美容院推销的时候,有的店不屑一顾,把他当骗子,郝长义一次次被拒之门外。一向乐观的他对自己产品有信心,他嘀咕,“这明明是好东西啊!”从不轻言放弃的他立刻改变策略,主动免费提供样品,请求试用。一些美容院见他如此诚恳,便将信将疑,留了试用装。
  结果可想而知,这款产品由于祛斑效果显著,经过口口相传,为郝长义赚得了不菲的利润,也让他更坚定地追求“美丽”事业。为了降低成本,郝长义还率先引入医药玻璃器皿包材到化妆品领域,成为化妆品行业玻璃包材使用第一人,影响带动了整个化妆品行业包材的变革与创新。

  倾力推崇植物护肤
  随着“郝氏美白液”的火爆,当时的媒体报道铺天盖地,而消费者对于“美白事业”追求也显示出极大的热情,供应与需求的完美结合,成就了一段销售神话——郝氏美容产品市场规模达到近百亿规模。
  直到现在,郝氏美白液依然是公司的产品之一,同时也是郝氏之所以一步步发展到今天的重要引路者。
  美白液最火爆的时候,同款、高仿的“郝氏”美白液大行其道。为了正本清源,郝长义迅速带领科研人员,在短时期研发推出系列美白产品,将美白液以接近成本价出售,才逐步平息了恶性竞争的势头。“那时我充分意识到,研发太重要了,一定要有独家的,且便宜有效的产品才能使企业立于不败之地、长久生存。”
  不过,在公司马不停蹄研发、试验、推出新产品时,新的系列产品却并不叫座,一入市场即遭遇滑铁卢。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郝长义一边思量,一边和团队讨论,他决定改变思路,摒弃现有配方,转而向一直信任的传统药草寻求答案。他一头扎在库房的中草药中,学习、研究,许多时候一个人在那里出神。他翻阅了大量的书籍,了解不同中草药的药性,不断尝试,每有新的配方,他都第一时间用在自己的皮肤上先行感受。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款依靠纯植物提取的产品似乎达到预期,舒服、细腻、轻柔,如风轻轻掠过,没有惊人的效果,却有着润物细无声的滋养。他将这款凝结了他心血的新产品,命名为“夜膏”,仿佛暗夜将尽,终迎来璀璨光明。产品推出后,意想不到地大受欢迎。研发团队的一位药理学博士连连感叹,“是我们太墨守成规了”。
  2002年10月,郝长义将企业重心转移到北京,成立北京郝氏基业科技开发中心,建立独立的科研创新队伍,发展了十余种品牌。
  2011年,公司引进临界高负压冷吸小分子色素提取设备,推动了郝氏天然小分子产品新领域的发展,正式使郝氏开创“不是化妆品,是肌肤的天然营养品”的新时代。
  之后,每一次新的产品推出,郝长义都会亲身试验,“并不是不相信交给其他的试用员,而是他们也许并没有自己如此上心”。采访现场,郝长义还将自己的一款纯植物提取、用于舒缓调理的本草液喷雾直接喷到嘴里,一边介绍,一边证明纯植物医药的魅力和安全性,语气间充满欢喜和自豪。
  “当了解了纯植物的魅力,你就会爱上它。”方向似乎在不经意间清晰。郝长义没有经过太久的犹豫,决定走纯植物美容护肤之路。
  为了寻找到天然、无污染的原材料,郝长义经过一番考察之后,决定从生产的源头着手。“化妆品市场中鱼龙混杂,做精细化工的太多了,我要反其道而行,彻底放弃既有的概念,我认为化学概念的护肤品不会长久,也不是未来的方向。甚至许多企业使用的化学原料是对人体有害的,比如‘铅汞’‘激素’等。”
  郝长义认为,在未来化妆品发展中,应当充分利用中国五千年的中医药文化,“就如同青蒿素一样,其背后是一种中华传统医药文化。过去的慈禧太后、皇后等都用的是我们中医药文化影响下的化妆品,那其实才是真正的国宝,今天好多企业追求西方的配方调制的产品,尽管效果很显著,但对人体是有害的。所以,我希望以大自然中的植物作为原料,用大自然回馈人类的东西做一个良性循环,去研究、创造天然、安全的化妆品。”
  从源头寻找自然精粹
  2012年,在西双版纳的一处深山,几经波折,郝长义了解到当地有两百年以上的古茶树,竟被荒置,由于道路奇险,山区闭塞,村民们看着那些茶树一年一年花开花落,无计可施。郝长义决定亲自去探寻一番。
  郝长义开着自己的解放牌越野车出发。10公里的路,仿佛行进了一整天,山路崎岖蜿蜒,一旁是峭壁,一旁是悬崖,尽管风景绮丽,但开车的人却无暇欣赏。等到终于开到了古茶树所在的村寨,郝长义才知道,他是第一个开越野车抵达村寨的人。
  古树林中,森然寂静,周遭都是一米多高的野草,难见人走过的痕迹。简单的清草后,郝长义缓缓而至,那些安静的古树仿佛在等待着一位归人。
  幽深的树林神秘而安详,经过时间的洗礼,古老的茶花、茶籽、树枝散落满地,不知道在地上沉睡了多久。终于见到了这些古树,郝长义激动不已,他之前就已经了解过茶树的功效,更何况这都是百年以上的纯天然古茶树!
  随后,郝长义接手了这片“滞销”茶园,一共约1600棵百年古树,他还承包了一片空山,移植了1万棵当地近新长出来的树苗,调整了彼此的间距,让它们自由生长。
  五年间,郝长义在当地成立郝氏龙潭庄园,感受一方自然,静静聆听着百年古树的无声絮语。雨林深处,生态自然,山峦叠翠,甘泉盘转,这里也成为了郝氏茶道圣地。
  今年8月下旬,郝氏的产品线多了一位新朋友——古茶树系列化妆品上市,价格亲民得“过分”。“根据我们专家组的研究,古树普洱茶含有人体皮肤所需要的茶多酚、茶氨酸、儿茶素等等;古树普洱茶籽可以抗衰老、增加机体免疫力;茶花具有凉血、促进新陈代谢的作用。古茶树即包含了百年古树的全部元素——茶花、茶籽、茶枝,所以它是完全的、真正的百年以上古树的精华。”
  郝长义从不止步,他多次到中国云南与老挝、缅甸,他在当地生活,也在当地感受。他的足迹遍布无量山、哀牢山,20多次深入湄公河流域,寻找对人体有益的植物草药,了解原生态植物的奥秘,经过精选萃取后用于化妆品当中。
  “大自然的财富,自然的滋养,通过慢慢体验,才能感受到,由一菜一蔬、逐步而成的地方文明,都体现着中国乃至东方文化,人类的智慧都体现在当地的生存方式当中,需要细细地感悟、总结。”
  如今,在郝长义的不断探索努力下,在北京、广州、深圳、上海、重庆等地都有郝氏化妆品工厂,在马来西亚、老挝、缅甸、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也建立了郝氏化妆品原材料采集基地。

  为国人带来真正的健康
  在钻研天然护肤理念的同时,郝长义也在寻求回馈自然和社会的方式。随着深入了解中国云南、东南亚等地,他先后建立针对不同植物的庄园,在自己追寻顺势而为的理念指引下,形成一种“庄园文化”,向城市人群传达自然美、健康美的同时,惠及一方百姓。
  郝长义认为每个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的生存技巧和智慧,他甚至认为那些最“落后”的偏远山区存在着人类真正的文明。
  在云南澜沧县最原始的部落,极少数人到过那个地方,普通话根本无法沟通,但当郝长义捐助衣物给当地的百姓时,他们没有任何人去争抢,只是去领取需要的衣服,即使送到他们眼前,他们之间还在相互谦让。“那种没有利益的人与人之间的真诚令人感动,那也是生命的根本,是用亲人般的感觉对待事物的过程,让我体会到,诚来自于内心,才能达到人性的本质。”
  当了解到位于中缅边境线最后一个村寨——爱伲族村濒临消亡时,郝长义做了功课,决定出资建立爱伲庄园,将当地的村寨保护起来。在他的帮助下,爱伲庄园博物馆今年正式竣工,成为当地文化展示的舞台。
  郝长义还举办“郝氏庄园经济脱贫发展论坛”,建立与北京望京地区街道办事处等的长期互帮互助;积极帮助当地建设自来水设施,让山区居民饮用干净、方便的水源;帮助当地建立图书馆、博物馆。他思索着更为长远、更适宜当地的保护方式。
  郝长义到达一个又一个寨子,尝试着不打破当地的生态平衡去寻找,去感悟,去付出。他在捐赠东西时,会选择循序渐进,不是直接给一笔钱,而是融入当地,感受快乐。有时,郝长义会到当地的小商铺买点东西,给孩子们分一些糖果、饼干。“我想,这不能算慈善,我想也不能说是爱心,这是人与人之间对幸福的交往。也许你不能想象他们生活的艰苦,但我认为,人本身并不是一个享受的动物,而是一个创造的动物,人本身为什么享受?因为他不断地创造才去享受。他是为了创造而活着,而不是为了享受而活着。我想享受的东西是我们人类的长河当中能体验不同年代人的生活方式的一种情感,而我在那里找到了百年以前人们生活的情感。我们最深的根本是在行万里路的过程中感悟人生的真谛,人的智慧是来源于自然,来源于生活。” 
  在中华传统医药文化的滋养中,在天然植物魅力的吸引下,无论是郝氏的系列美容产品,还是一座座生态庄园,郝长义希望国人远离抗生素,实现真正的健康、逍遥,他希望可以在一片浮华中创造一种跳跃,达成合乎自然的“真善美”。“我希望可以把生态的理念切切实实通过产品来表达,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庄园的文化、爱心对接都可以形成有机的整体,为国人带来真正的健康。”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QQ截图20170821142310.png
封面.png
封面 - 副本.png
QQ截图20170710094604.png
封面.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