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龙 创作模式逆转的文化自信

2017-11-09 11:36:00  来源:中华儿女  编辑:

  ◎本刊记者 曹宏琰
  一身浅灰风衣式休闲装的李云龙坐在面前,面庞清秀帅气,微笑纯朴自然,眼睛明亮聪睿,思维敏捷有序。文如其人,李云龙无论外在神采还是内里修养上,都同他的青年作家身份相契合。
  李云龙在中国网络文坛可谓首批开拓者,以《雪国的眼泪》《鲜衣怒马少年心》《老婆不在家》等数部网络小说为广大读者朋友们所熟知。所著作品广受好评的同时,李云龙也成为了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最年轻的代表。
  在各大网络博客和论坛中,李云龙始终是一个热点人物,个人近况和新作都为网络文学爱好者们所关注。
  日新月异,旧貌新颜!李云龙也在自我变革,他其实已悄然与作家李云龙这个充满荣誉而又单调的身份渐行渐远。
  因为懂创作,所以再创作
  “我现在是中国出版集团数字传媒版权经理,主要负责网络文艺作品的版权收购和作家签约的事宜。”面对记者好奇的目光,李云龙思索片刻,放慢语速,直接道出了原委。“因为懂创作,所以再创作!这就是为什么我从事了现在的工作。”
  据李云龙介绍:文艺再创作,实际上就是在原创作品的基础上进行加工和整合,把原来的作品用新的表达方式呈现出来。比如把一本小说改编为影视剧、漫画;或者把影视剧改编为漫画、小说。在互相转化中完成再创作,但本质是不脱离原有原创作品的核心,只是用其他的表现手法呈现出来,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文艺再创作为什么有活力?因为其基于深度调查和网络点击量!”通过他富有感染力的讲解,记者也对这个新兴的概念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网络文学是信息化时代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文艺形式。网络直播、网络漫画、网络剧均是如此。它通过故事驱动中国,情节网络大众,受到广大人民的喜爱和热捧。《那年花开月正圆》这部热播剧,就是网络原创作品改编衍生的。未来,当小说类型不断重复,剧情越来越雷同的时候,就需要一种新的文艺形式来对它进行再创作。”李云龙放下手中的笔记本,话锋一转,继而说道:“文艺再创作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再创作的。拿小说改编影视剧本来说,小说中对周遭环境和人物对话的描写,看似几段话,改编成影视剧本则需要编剧根据原文从头到尾重新设计、完善这些桥段。文艺再创造没有深厚的基本功可是干不来,这也是为什么作家具有转行投入文艺再创作的天然优势。”
  正是凭借作家出身,李云龙深知文艺创作的不易,他也在自己的岗位上尽力成全每一位原创作家,争取为下游创作者们的文艺再创作储备更好的“原材料”。
  “网络小说是数字化的产品,需要我这个数字版权经理时刻关注网络小说的创作。自己以前也是写网络小说出身,我比别人更了解这些作家的内心希望,也更清楚地知道他们的作品的缺点在哪里。”说到这,他将桌上的笔记本再度拿起,一边翻阅,一边说:“我觉得最欣慰的是能为下游创作者们筛选并签约到真正有实力的作家;并且通过自己对版权、市场的判断,帮助那些处于起步阶段的作家的作品规避不必要的风险和麻烦,能将这些作品通过再创作改头换面推向大众。”
  当被问及国内文艺创作与再创作领域面临哪些瓶颈时,有着作家与数字版权经理双重身份的李云龙显然有更为独到的见解:“国内知识版权保护还不够完善,市场对盗版的打击也远远不够。盗版的猖獗不仅危害原创作家也危害出版机构。一般来说出版一部作品是凝聚了编辑和作家心血的过程。在互联网发达的现在,作品出版后被全文免费阅读,甚至通过盗版网站无限下载,严重损害了出版机构和作者的利益。不少盗版网站一般不易被发觉,所以维权极为困难。当发现侵权主体后,出版机构和作家又面临法律维权成本高的壁垒,很多时候也只能望而兴叹。盗版还是必须依靠法律的健全以及市场的自律才能逐渐减少。通过培养读者对正版的认识,提高付费阅读的意识,理解到知识版权是需要所有人来保护,才能使得整个行业得到更好的发展。”
  从作家中来,到群众中去
  王家卫执导的电影《一代宗师》里有一句台词,“在我看来,功夫有三个阶段: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从事文艺创作也未尝不是如此。习近平总书记曾提到“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的方法是扎根人民” 。可见只有到群众中去,文艺创作才能达到“见众生”的境界。而文艺再创作要达到“见众生”的境界,用李云龙自己的话讲,“不扎根群众,就不了解群众之所想,群众自身就是文艺再创作的一份子。文艺再创作要秉持‘从作家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理念,做受欢迎的‘下里巴人’,不做高冷的‘阳春白雪’。”
  近些年,网络文艺的创新日趋多元化。通过互联网,游戏竞技成为热门,《英雄联盟》《魔兽》等大型竞技游戏发展成产业链。高水平玩家间的竞技比赛,通过网络直播的方式,展现给百万甚至千万的普通玩家看,游戏也转化为最受欢迎的网络大众的娱乐。与此同时,游戏也被改编为漫画、小说、电影呈现给民众。这种逆转化的再创作形式会在未来越来越明显。美国漫威公司的《美国队长》《钢铁侠》《绿巨人》《黑寡妇》等角色形象都是通过逆转化的形式,从漫画变成了电影,再变成文学形象的组成部分,也成为了美国英雄的代名词。可以预见的未来,中国的部分文艺再创作,也必定会有这样的逆转化。
  与记者谈到文艺再创作在国内的发展趋势是否会逐步跟上国际潮流时,李云龙眼神中流露出兴奋,快速地翻阅着笔记本的同时,说道:“就像刚才我提到的,从漫画、影视剧、游戏开始,通过再创作设置新的角色,新的剧情,符合当下市场,用民众喜欢的、接受的表现方式,形成一个新的IP(知识产权的英文缩写,下同)。等到漫画火了、影视剧火了、游戏火了,再根据这些成熟IP逆向二次再创作衍生出小说。这种文艺再创作的最新形式,国内出版界其实已经跟上了世界同行们的步伐。”或许是刚才过于激动,语速太快的缘故,他喝了口水,继续说:“在目前的市场条件下,出版机构在文艺再创作的过程中有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出版机构对作品本身和作家有更深刻的了解,他们通常知道这个作品是否适合改编为影视剧或者漫画,也会对作品版权的延伸做一定的评估。出版机构的介入,将会把作品版权利益最大化,更好的服务于作家,满足群众的审美取向,保证文艺再创作的产业链健康有序发展。”
  与传统创作模式渐行渐远
  诚如李云龙所言,以国产漫画产业为例,如今腾讯、有妖气等大型漫画平台已经聚集了一大批的成熟的网络漫画,它们的阅读量高达千万甚至过亿,受众涵盖了少年、青年,甚至中年人,类型已经不再是数年前的儿童漫画,已经变成了“总裁”“玄幻”“情感”等多种类型,与时下如日中天的网络文学在形式上遥相呼应。极具中国元素的漫画《中国惊奇先生》等一批作品,都是常年霸占网络漫画排行榜前三甲。“未来,中国网络漫画将与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脉络一样,逐渐走向大众视野,最后走出国门,把涵盖中国价值观的‘中式英雄’推向全世界。”同样作为年轻人,他的这句话不禁打动了记者,也给了记者一份文化自信。
  习近平总书记10月18日代表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向十九大党代表作报告时提到: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造。要繁荣文艺创作,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发扬学术民主、艺术民主,提升文艺原创力,推动文艺创新。倡导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抵制低俗、庸俗、媚俗。加强文艺队伍建设,造就一大批德艺双馨名家大师,培育一大批高水平创作人才。如今,数字版权经理李云龙看似与作家搞创作的传统模式渐行渐远,但他这种逆转渐得有度,行得有道,远得有望!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QQ截图20171101145621.png
QQ截图20170911110501.png
QQ截图20170821142310.png
封面.png
封面 - 副本.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