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智 秉承初心笃实行

2017-12-28 15:45:00  来源:  编辑:

  ◎本刊记者 张博
  2017年10月1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包括中国民主建国会(简称“民建”)在内的八个民主党派共同列席会议,同舟共济,多党合作诠释着信仰之光的力量。作为民建中央主席的陈昌智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党和国家事业发生着历史性改变、取得了历史性成绩,根本在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的坚强领导”。中共十九大阐明的方位、方向和方略,让他心中的许多思考有了答案。从当初一个学者,转变为民建中央主席,他完成自身价值的蜕变,也成为推动中国民主建设的中坚力量之一。
  转弯处依然是人生赢家
  20世纪70年代末,百废待兴,新的经济形态正在萌芽,新的意识形态正在重建,是一个人人向上、充满生机的年代。陈昌智也和那个年代的众多知识青年一样,大学毕业后,先接受基层锻炼,下到了部队农场,后来被分配到四川凉山彝族山区教书,一呆就是十年。当时那里的吃住条件很差,人畜共饮一沟水,经常与跳蚤为伍,带学生爬到陡峭的山上去砍柴。“那个时候年轻,有朝气,又从小生长在重庆,不怕走山路,挑过担子、挑过水,对这些也没有在意,不觉得怎么苦。与那些活泼可爱的学生、纯朴善良的彝族同胞相处的日子,至今留下的是一段美好记忆。”
  在困苦中快乐着,在奋斗中体悟成长的价值,正值青春年少的他,把一股子热情和干劲都留在了这片土地上。“桃李满天下”可能是作为一名教师最大的成就与自豪,陈昌智当年教过的学生,后来有的成了县级领导或部门负责人,有的成了外科大夫。“不久前几个学生还发来了他们的照片,容颜已改,情谊长存。”回忆起那段青春,他无怨无悔。
  1987年,陈昌智作为我国恢复研究生制度后的第一批研究生,重返母校四川大学经济系。10年的艰苦基层工作锻炼,让他非常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一入学便扎进了书堆,主攻中国近代民族工商业、民族资产阶级的发展历程研究。为了完成毕业论文《重庆近代棉纺织业的发展》,他走访民族工商业者,收集一手资料,回来又一头钻进档案馆。几年的学习,让他对中国民族经济与产业有了深入的认知,这些也正是民建作为一个政党出现在中国政治舞台的土壤和背景。
  毕业后,陈昌智很顺利地留校任教,从此他开始专心致力于经济学的教学与研究,与人合作著书,带学生做项目课题。有一次,为了编写《民生公司史》,他带着10多个学生跑到万县档案馆查阅史料,原地驻扎了20多天。工作时全情投入的疯狂状态,也深深感染着他的学生,他被学生们尊称为“最喜爱的老师”。
  事业蒸蒸日上,生活平稳舒适,陈昌智似乎就是那个让人羡慕的人生赢家,一切都按照他既定的轨道有条不紊地行进。但人生处处有转机,另一个机会或许就在下一个转弯处。一件事和一个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未来的人生方向。
  “当组织上找谈话,让我去民建工作时,我确实是犹豫的,自己在大学里教学研究都得心应手,一下子要去做党派工作,无异于从头开始。人有所好、术有专攻固然好,但服从组织需要,组织让干什么就坚决干,是个基本原则,因此我的选择不是避难就易,而是迎难而上。”在此过程中,陈昌智又结识了四川民建的老主委徐崇林。徐崇林早年号称“皮革大王”,抗战期间在中共南方局领导下,组织成立中国中小工厂联合会,1945年与黄炎培、胡厥文、章乃器、施复亮、孙起孟等发起筹建民主建国会,任首届理事、民建重庆分会主委。在徐崇林等民建前辈的影响下,1985年陈昌智正式加入了民建组织。与民建成立同年出生的他,从此与民建结下了不解之缘。

2009年5月9日,陈昌智(前排中)率“加快节能减排,促进可持续发展”考察团在湖南株洲冶炼集团调研

  从不忘自己从哪里来
  两个十年,两个跨越,时间为个体生命做了刻度,也成为检验一个人生命高度的量尺。陈昌智从大学到政协、党派,再到省监察厅,后来再到监察部,最后到民建中央工作,每一步都走得踏实笃定,不懈不怠。
  “我不是天才,只是笃实力行,做到干一行爱一行。在其位、谋其政,恪尽职守,是一个人的起码操守。”在学校时,陈昌智是一个勤勤恳恳的教书匠,一个有建树的学者;参加民建工作,他一样秉承初心,从不忘自己从哪里来。每天七点半到单位开始工作,成为他的日常。民建有近300个省辖市级组织,民建中央有个规定,主席、副主席在一届之内要走完所负责省份的市级组织,与会员保持密切联系,了解基层情况。当时陈昌智还任监察部副部长,事情非常多,为了两全其美,他想到一个办法,在监察部的会议,都拿到他负责联系的省去开,那一届党建班子里,他成为第一个完成这项任务的人。
  律己足以服人,身先足以率人。10年来,陈昌智走访过200多个市级组织,除了切实督查工作,也帮助地方组织协调解决了很多的具体困难。在他的组织下,召开了基层组织工作会议、市级组织工作会议,把7000多个基层组织负责人全部培训了一遍,这在民建历史上也是开先河的。“参加民建,就要心中有民建,心中有会员,热爱党派事业,以萤烛末光增辉日月的精神,为多党合作多做事、做实事。没有民建,就没有我们自身的进步和发展,不能忘了这个‘根’。”
  一部手机零距离沟通的背后
  “集中力量攻坚克难,更好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确保如期实现脱贫攻坚目标”,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发表重要讲话,擂响了扶贫攻坚战的战鼓。2016年开始,民建承担了一项重要且有意义的任务,开展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工作。
  民建开展的“思源工程”是一项把社会救助与产业扶贫相结合,从单纯的善款资助升级为“造血式”产业扶贫,从单一的企业爱心行动升级为专业规范的集约化扶贫项目。主要开展以教育助学、心理辅导、意外伤害防范培训、大病救助等公益项目,以及让留守儿童父母、留守老人子女回乡就业、创业的产业扶贫项目。
  2016年7月17日,陈昌智率领民建中央脱贫攻坚民主监督调研组,深入广西河池市大化瑶族自治县雅龙乡弄火屯开展实地调研走访。在贫困户蒙美香家里,他见到了她的小儿子韦超,韦超正在就读广西科技大学。在外求学,高额的学费让这家人的生活步履艰辛。陈昌智对韦超说,我把手机号码留给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直接联系我。离开弄火屯后的第二天,正在上海出席“民建浦江论坛”的陈昌智主席手机响起:“我是大化雅龙乡弄火屯的韦超,正在教哥哥韦志山使用新手机,准备帮他制定一个学习计划,利用假期督促他尽快学习。我会定期向您汇报哥哥学习进度和我自己的学业,请您放心。”陈昌智鼓励韦超,要立志通过刻苦学习改变家庭和家乡面貌。从这以后,韦超不仅发短信汇报自己的学习情况,在外打工期间也会和陈昌智交流自己的心得与想法。后来,陈昌智还为品学兼优、但无力承担大学费用的贫困孩子韦艳妮争取到为期3年、每年3000元的学习资助。一部手机连接了大山孩子的梦想,连着更多未来的希望。
  第二年,再次来到广西的陈昌智,在下了飞机之后,给韦超发了短信,问道:“我又来南宁了,你在哪里?”韦超回复道:“一年来,我们村变化很大。很多危房得到政府补贴,大多进行了改扩建。以前的砂石路也都建成水泥路生活,这边的特别是老人和在家劳动的妇女,以前干活都是走山路,现在他们都可以骑车来回了……”
  “饮水要思源,要懂得回馈社会。”一年多来,陈昌智积极为广西脱贫攻坚争取各方支持。在他的带领下,几年下来,“思源工程”已累计向广西捐赠2000余万元,先后在贫困地区学校开办了20个“思源教育移民班”,资助1000多名贫困学生,捐赠198台救护车,援建1282口“思源水窖”、9座人畜饮水池,并捐建学校、道路桥梁等,约500万人从中受益,真真切切实现了精准扶贫,做到了“可持续”扶贫。这些工作和成就,为今天民建履行脱贫攻坚民主监督任务提供了丰富的载体,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们党派搞扶贫虽然力量有限,但只要尽心尽力,务实肯干,照样能办好事、办大事。”陈昌智不无自豪地说,他介绍,民建思源工程成立10年来,已累计筹集善款超过15亿元,帮扶贫困群众超过1100万人次。

2016年7月,陈昌智(左三)率队就脱贫攻坚民主监督赴广西壮族自治区调研

  内心的笃定与坚守从未动摇过
  为什么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为何坚持中共领导?“我在民建工作,经常会被问及这样的问题,这也是党派内部做成员政治思想工作需要首先搞清楚、回答好的问题。避而不答或者敷衍含糊都是错误的、有害的。井越掏,水越清;事越摆,理越明。解决思想上的、认识上的问题,只能用民主的方法,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以理服人,绝不能以力服人,以大话压人。而且要讲究说话的艺术,菜没盐无味,话没理无力,既要理直气壮,又要让人心悦诚服。”
  在2008年全国两会记者会上,陈昌智回答美国之音记者的一个问题,令所有人印象深刻。美国记者问,新中国成立之初的新政权里并无执政党和参政党之分,可是40年之后,到了1989年,民主党派变成了所谓的参政党,参政党地位是永久性的不可变更的吗?陈昌智稍加思索后,从容的答道:“中国的政党制度有自身的特点,刚才你在提问的时候,已经表述了这个特点。中国共产党执政,民主党派参政,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有一个历史的过程,它是有历史特殊条件的,是由国家的国情和性质所决定的。1945年民建成立的时候,国民党执政,搞独裁、搞内战,我们坚决反对,提出‘要民主、要建设’。曾经有人说共产党现在掌权了,你们只能说接受共产党的领导。我说不对,我们不是谁掌权就接受谁的领导。在国民党掌权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去接受国民党的领导,当时我们就在文件里清楚地写下了接受共产党的领导,那时候共产党没有掌权。如果愿意的话,那可以翻阅一下我们党派的历史。新中国建立以后,我们各民主党派亲眼所见,现在可以说世界人民所见,共产党能够领导这个国家,只有共产党才能领导这个国家。除此之外,没有一种政治力量可以担负起这个让中国繁荣昌盛、让中国人民富裕生活的历史任务,所以我们真心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在2013年全国两会记者会上,陈昌智又回答了《纽约时报》记者具有挑战性的提问。这个记者说:“我们知道作为民主党派,你们的职责是提出建议,但是你们是否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参与多党竞选?”陈昌智给他讲了个故事作为回答,“去年我去美国,和一个美国的朋友交流,他问了跟你相类似的话,你们中国为什么不可以搞竞选?民主党派为什么不可以来执政?我先没回答他,而是反问他,我说这样吧,你们美国实行一下我们的多党合作制度,你觉得怎么样呢?他说,那不行,你这个办法不适应我们美国,在我们那儿行不通,一搞就要乱。我回答他说,你觉得我们的政党制度不适合你们的国情,很显然、很简单,你们的政党制度也不适合我们的国情。”这份镇定与睿智,不是无准备的临场发挥,而是经过多年历练后对自身工作的深刻理解,也是具有一个全局眼光和战略思想的人的“真情告白”。
  外国人、外国记者会有这样的问题,必须讲清楚,我们的普通群众也会存在类似的疑问,同样要说明白。2009年1月陈昌智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现场主持人说,现在有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网友有一种说法,“不想当执政党的政党不是好政党”。还有他们问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符合中国国情吗?陈昌智当即回答,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肯定是符合中国国情的。至于他问的那句话“不想当执政党的政党不是好政党”,在中国是不适合中国国情的。世界上的政党制度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两党或者多党竞争的竞选制度;第二种是一党执政;第三种就是中国这一种,一党执政,多党合作。他那句话属于第一种情况,竞选的、轮流执政的,竞选就是为了执政,就是为了上台,在那个地方是可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我们国家、领导全国人民,逐步走上了民族复兴的大道,中国国际地位不断提升,经济不断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这是全世界公认的,实践证明多党合作制度是符合我们国情的。我们政党制度的特点就是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因此,要把网友的这句话转过来,应该说不接受共产党领导的参政党不是一个好的参政党。不为国家的经济发展、人民群众生活的改善出力,或者你的参政议政工作做得不好,这就不是一个好的参政党。
  “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始终不渝地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是必须明辨的大是大非问题,是我们民建一切工作的根本立场和政治准则。”无论是回答记者提问,还是贯穿日常工作,陈昌智内心的这份笃定与坚守都从未动摇过,也正是因为这样,让他成为了一个做事有原则的人。
  新时代,风帆已满,航程开启。今天,民建成员已由当初的不到4万人,发展到现在的17.8万人,既是中国政治、经济和社会发生巨大变化的缩影,也是中国多党合作事业不断发展的写照。它在各个时期的发展,也离不开好的领舵手。陈昌智说,未来民进还要在蓬勃发展的多党合作事业中阔步前行。“昔日之得不足以矜,后日之成不容以限。我坚信,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必将越走越宽广,民建事业必将不断发扬光大。”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png
封面.png
QQ截图20171109111343.png
QQ截图20171101145621.png
QQ截图20170911110501.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