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凯 让微笑再无裂痕

2017-12-28 15:54:00  来源:  编辑:

  ◎本刊记者 王海珍
  微笑,一个最简单不过的动作,却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微笑传递着友善、亲近、理解、尊重,拉近着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然而,有些小孩因患唇腭裂让微笑有了缺憾;幸运的是,他们遇到了“微笑魔术师”韩凯,这位中国好人手握拥有魔力的手术刀精心修补裁剪,让孩子们的笑容无忧绽放,再无裂痕。
  韩凯在唇腭裂慈善事业中执着坚守近30年,成立了“零收费”的慈善医院——杭州“微笑行动”慈善医院,并发起微笑行动专项基金,带领团队走遍祖国大江南北,为45个民族的3万余名贫困唇腭裂患儿提供免费医疗救治,仅他一人就治愈多达5000余名患儿,为患儿们带去了微笑、尊严和梦想。他曾荣获“最美杭州人”等称号,荣登“中国好人榜”。
  2017年11月,荣获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
  把微笑行动引入中国
  1956年出生的韩凯,师从中国整形外科鼻祖张涤生教授。1989年,他出国留学,在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求学期间认识了国际微笑行动创始者Magee医师夫妇。
  微笑行动——由整形外科医生、护士等医护人员组成志愿者,旨在帮助贫穷落后地区那些支付不起高昂手术费的唇腭裂患儿家庭进行免费手术,让唇腭裂患儿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说话、微笑、进食。
  那年,Magee医师夫妇刚从非洲带回一批病人,急需人手帮忙手术。韩凯以志愿者的身份参加了活动。看到那一张张残缺的嘴一点点得到修复,那些清澈且深邃的眼神透出发自内心的笑意,想到国内依然落后的医疗环境,韩凯试探着问Magee医生:“微笑行动能去到中国么?中国也有很多需要帮助的孩子。”
  Magee医生一脸惊诧,“中国?多么遥远的国家!可望而不可及!”
  韩凯由衷地回答,“It will be! I am chinese,I am from china。”
  就这样,韩凯把国际微笑组织邀请到了中国,并于1991年4月在杭州整形医院开展了首次活动。当时的这项举措,在国内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光是很多外国人入境办手续就够麻烦的了,在医学界还遭到了强烈反对:中国人自己做不了唇腭裂手术么?非得让外国人来做,这不是丢中国人的脸么?”议论的声音,反对的声音络绎不绝。
  韩凯顶着巨大的压力,他坦言,自己当初这么做,其实对慈善和公益并没有很深的理解,当时想的更多的是项目交流,引进国外先进的医疗技术和设备。
  然而,第一次活动之后,韩凯彻底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活动之前,通过广播、报纸等信息传递,已经有超过300位的患者及其家属前来报名。但受人手、设备、药品、时间等各种因素的限制,最多只能进行160起手术。这就意味着,还有100多位患者要徒手而返。
  韩凯作为中方发起人和主治医生,按照医疗标准对报名前来的患者进行筛选。刚刚看到一点点曙光,却马上又要被剥夺走,这让那些没有被选上的孩子家属痛哭流涕,他们拉着韩凯的衣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下跪的、磕头的、那种绝望和无助,让韩凯悲从中来。当时有一对老夫妇,带着孙儿过来,当他们知道做不了手术后,颤颤巍巍地央求:“明年你们还能不能来?希望你们能帮帮我们!”韩凯瞬间酸楚了,他意识到仅把美国的“微笑行动”引入国内,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中国一定要有自己的“微笑行动”。他走到人群背后,忍不住也泪流满面,他开始思考,要怎么才能帮助更多的人?他下定决心, “我要把这个事情做下去! ”
  “对我们专业人员来说,无非就是花点时间和力气,但对那些孩子来说,却是改变一生。”韩凯感慨地说,“手术需要花钱,希望让我们帮忙做的,都是因为没钱。有钱的话,哪个父母会忍心不给孩子做手术?”
  此后的每一年,韩凯都会组织国际微笑行动来到中国。但每一次,相比较成百上千的父母千方百计地带着孩子满怀希望而来,国际微笑组织的资源和时间都显得如此有限,韩凯必须要硬起心肠拒绝额定数量外的患者。“我真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不当这个负责人,不要让我去做拒绝人的事情。”韩凯动情地说。医者仁心,又让他觉得,要为唇腭裂孩子做更多的事情。
  唇腭裂,俗称兔唇、豁嘴,是口腔颌面部最常见的先天性畸形。数据显示,平均每生700个婴儿中就有1个患唇腭裂,发病率为千分之1.72。按照政府关于出生人口、平均寿命、发病率的权威数据,国内现有唇颚裂患者至少在213.89万人以上,其中14岁以下儿童患者41.5万人,每年新增患者约2.93万人左右。这些唇腭裂患儿生理上的畸形缺陷使他们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吃东西、说话,丧失了和外界沟通的能力,留给他们的是无穷的痛苦和自卑。
  不仅如此,由于严重的面部缺陷被认为是不吉利的象征、成活率较低、巨大的医疗费超过家庭承担能力、今后生存能力差、生活质量低等各种原因,许多年轻的父母选择了将唇腭裂孩子抛弃。由此,民间存在大量被非法收养的唇腭裂孩子。这些孩子中的大多数,没有合法的户口和身份证明,保障基本生活都是一项艰难的问题,何况是医治。
  “这些孩子不是煞星,而是被上天吻过的‘天使’。”韩凯说。他清晰地记得,一位六岁的患儿听说要做手术了,对着镜子呵呵笑。韩凯问他在干什么,患儿说:“我迫不及待想看看自己手术之后是什么样子。”正是这些经历让韩凯明白,自己的每一台手术,真的可以改变一个孩子甚至一个家庭的命运。

韩凯和小患者

  让微笑行动常驻中国
  1996年,韩凯回国创业,投资医疗器械。从医生到CEO的身份转变,让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专注慈善事业。他注册并组建了“中国微笑行动办公室”,召集了国内志同道合的同行们参与进来。几年下来,他们拥有了一支二三百人的中国医疗志愿者队伍,志愿者队伍从以前完全依赖国外团队到有了国内自己的团队,活动次数从每年一次到每年三到五次,足迹遍布大江南北。
  但长此以往,韩凯发现流动式的救助有其根本性缺陷。很多唇腭裂患者需要进行多次手术,但因为没有固定的根据地,这让很多病人找不到他们。2007年,韩凯发起并成立了中国第一家“杭州微笑行动慈善医院”,该医院是经相关部门批准的、可以承担法律责任的慈善平台和规范化的慈善机构。医院所有的经济来源都靠社会募捐,每年可以做2500-3000例手术,全部是免费。如此一来,更多的患者就得到了医治和救助的机会。
  做任何事情都是难的,世上就没有简单的事。微笑行动当然也遇到过很多困难。志愿者的困难是,每个医生都有自己的工作岗位,不是任何时候都能说走就走。为了参加活动,通常需要连着几个星期先值班,集齐了假,从手术室离开,直接赶路,做完志愿者,再回到手术室;有时碰到突发状况,实在走不了的,韩凯就得想办法临时满世界找医生替补上去。
  “团队里的志愿者,一个也没有少过。参加过的人员,不仅自己坚持参加,还把同事、朋友都拉进来。”韩凯介绍。截至目前,微笑行动已经拥有世界各地的超过10000名国际医护志愿者,国内在册志愿者250名,包括外科、儿科、ICU、麻醉、复苏等;非医疗志愿者在册上千人。在国内拥有34家合作医院。
  慈善工作,最难的还是募捐。因为完全是草根行为,没有政府背景,韩凯们又做募集者又做志愿者;又要费心将医院维持下去又要拿手术刀。进入团队的志愿者,都是业内技术过硬的医生,专业能力、从业经验都有严格考核。“手术有风险,唇腭裂手术不算难,但要做好也不容易,而我们是一定要做到最好!不光是凭我们自己的良心,还有责任,因为当中还寄托着别人的爱心。”继而,韩凯有些遗憾地说,“我们的资源还是非常有限,还是有很多做不了的手术。现在很多地方病人名单都有了,但是去年预算用完了,就只能留到今年。”
  经韩凯多年努力,2007年,中国第一家“微笑行动”慈善医院在杭州成立,这是一家专门为唇腭裂患儿进行矫正手术和治疗的专业医院。
  2012年初,微笑行动联合全国妇联、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共同发起成立了“微笑行动专项基金”,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合法募捐,这对民间组织来说,是莫大的鼓舞和肯定。平台是一回事,而能否公募到慈善金又是另一回事。在中国,很多政府基金和慈善都难以为继,何况是民间的?没有公信力,如何募集如何维系?
  “在中国做慈善,最重要的是诚信和透明!这两点,是慈善之源。”韩凯介绍,微笑行动的工作一直非常透明,他们医治一个孩子,所有的综合费用合计5000元左右。一个人捐5000元钱,就可以为一个孩子做手术。志愿者会把孩子术前术后的照片、基本状况、联系方式等都寄给募捐者,让募捐者一眼就能明了,基金会希望募捐者了解孩子的状况,鼓励募捐者去关心、鼓励患者。“基金会是透明的,让人看得到摸得着。捐钱捐教育,去建学校,钱是看不到的;但是捐微笑行动,孩子们就放在那里,捐赠人看得到,就会放心。”
  很多人问韩凯,坚持做慈善,图什么?“一辈子其实很快的,能做点事情,让我觉得自己的生命更有价值,让我停不下来,这算不算也是一种贪图?”韩凯微笑着说。他最有成就感的是,看到唇裂患者治愈后的微笑。
  他记得很清楚,有一年在哥伦比亚,第二天就要手术。志愿者们提前一天去医院踩点。走廊上有一面大镜子,韩凯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捂着嘴巴站在镜子前面,便上前问孩子在干嘛,孩子说:我要谢谢你们,我的名字已经排到手术单上了,我想要提前看看自己手术后的样子。孩子边说边用手指把自己的嘴巴拼在一起。韩凯差一点就流下泪来。第二天,他亲手为这个孩子进行了手术。“这种是我们正常人很难体会到的,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我们看来根本还不懂事,但其实他们已经懂了,他们内心的渴望我们很难了解。”
  说起来,都说平淡的事。每一个悲剧,看起来都是相似的。微笑行动医治过的年龄最大的患者已经76岁,问及为什么年纪这么大了,还是想要动手术,老太太只说了一句话,“我希望我进棺材的时候,是一个没有缺陷的人。”
  “我曾经的想法是,觉得做善事不需要张扬,我们医务人员做这件事,隐姓埋名更好,所以从来都没有刻意去宣传。但现在我意识到,这应该是一件社会行为,应该让更多的社会人士参与进来,人多力量才更大,才能帮助到更多的孩子。”2013年,韩凯开始愿意接受媒体采访。“这么多年下来,最要感谢的还是默默无闻在背后支持的人。我之所以投入,也是感觉到有那么多人需要帮助。我现在更多的体会是对生命的尊重和感悟,人是有感情的,除了满足温饱之外,我们应该做有意义的事情,不说是生命的价值,至少是生活的价值。”
  “这么多年做一件事情,是快乐的,也是知足的。”韩凯由衷地说:“以前去外面手术,说服一家合作医院需要花非常多的口舌,大家都有戒心,那时候确实不容易;现在就容易多了,越来越多的社会人士关注、支持我们基金会。”他相信,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善念,只有把这些善念汇聚到一起,才能创造更多的奇迹,传递更多的爱和温暖。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png
封面.png
QQ截图20171109111343.png
QQ截图20171101145621.png
QQ截图20170911110501.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