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颂 进入弯道超车“芯”时代

2018-01-26 12:47:00  来源:  编辑:

  策划 郝涛 ◎本刊记者 王碧清
  2017年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首次开设“人工智能(AI):让生活更美好”分论坛,深鉴科技创始人兼CEO姚颂作为AI行业代表出席论坛,令业界对这个“90后”CEO印象颇深。
  2017年对于深鉴科技来说,是飞速发展的一年:深耕安防领域,布局六款深度学习智能产品;斩获“2017中国计算机学会科学技术奖技术发明一等奖”,入选世界级半导体行业顶级榜单,获十九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最佳产品等诸多荣誉。
  如今,提及人工智能芯片,深鉴科技是当之无愧的行业新星。更高效率、更低功耗的加速处理技术及灵活的AI解决方案掀起了AI算力新浪潮。
  走进位于清华同方科技广场的深鉴科技,记者专访了姚颂。作为创始团队中最年轻的掌舵者,他经历了怎样的抉择与思索?如何为机器加速“赋能”?深鉴科技究竟能为AI行业带来怎样的革新与机遇?1992年出生的他看起来有点学生气,但谈吐却是严谨清晰。朝着2018进发,深鉴科技正逢其时。
  求变之时当仁不让
  早在高中阶段,姚颂同所有理科尖子生的高考目标相差无几:考取北大物理系或清华电子工程系。后凭借物理竞赛全国二等奖第一名的成绩,姚颂获得保送资格。
  2012年,姚颂在清华电子工程系读大一。顶级学府,一流专业,入学最初他却直言:“大一上学期其实过得并不开心。都是微积分、线性代数、离散数学,单纯研究理论,非常枯燥,我更喜欢捣鼓一些实际的东西。”
  学习之余,依着兴趣,他开始寻找是否有教授负责“三维集成电路”有关的研究。“这一查,还真找到了!”姚颂的声音还带着当初的一丝兴奋。刚好一位名叫汪玉的年轻教授所负责的实验室项目中,就涉及到硬件加速、“三维集成电路”这方面的研究。
  尽管大一学生即加入实验室稍稍早了一些,但姚颂凭借着明确的兴趣方向以及不错的学术基础能力获得了在实验室研究的机会。从那时起,姚颂在汪玉博士的带领下,从硬件的研究逐步深入到“深度学习”硬件加速领域,他们试图从基础技术层面突破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算法中的技术瓶颈。而在实验室研究的过程中,姚颂也认识了之后创业的重要合作伙伴韩松。
  在姚颂潜心埋头在实验室的那段时间,国内人工智能行业还处于预热阶段。放眼全球,在AI领域,1943年建立起人工神经网络和数学模型,后逐步得到发展,一度受限于当时的计算能力,在曲折中前进。直到近年来深度学习算法在语音和视觉识别领域实现突破,人工智能迎来高速发展时期。
  2015年7月,姚颂即将本科毕业,与此同时,他还拿到了卡耐基梅隆大学(CMU)的offer,可以直接攻读博士学位。一番思量后,姚颂决定创业。姚颂认为这源于自己天生的不安分感,“我比较喜欢尝试不同的新鲜的东西,如果让我连续十年在一家公司里只做技术这一小块事情,那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而在这种求变性格的背后,还有一股重要力量的支撑,即四年实验室的研究成果破茧欲出。与其将研究成果交付他人,何不自己亲赴疆场?
  2016年3月,汪玉、姚颂、韩松在北京联合成立深鉴科技,由姚颂担任CEO。随后,同样来自清华电子工程系的单羿博士以公司合伙人的身份任职CTO。四人为核心的骨干团队正式组成,致力于为人工智能领域相关行业提供深度学习加速方案。
  成立伊始,清华学术背景为深鉴科技带来了荣光,这个年轻团队也迎来了新的期待与挑战。姚颂在校期间曾担任电子工程系科学协会主席,同学间亲切地称呼他为“姚老板”。走出校门,虽是团队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姚老板”并不怯场,勇敢地迎接市场的风雨和洗礼,并逐步成长为团队的领导核心。
  掌舵抉择当机立断
  对于深鉴科技来说,如何将核心技术转化为产品,是原点和目标。
  “我们当时选择的是无人机行业:首先,无人机功耗小;其次,价格并不敏感;无人机一般是20多分钟重启,可靠性要求不高。当你的硬件产品还不成熟时,这个行业门槛比较低。通过无人机项目,可以把我们的整个技术线打通,第一次把所有的研究做成了一个产品。”姚颂说。
  与国内无人机制造商零度智控合作之后,FPGA深度学习处理平台走向大众视线。FPGA即现场可编程门列阵,指的是一种程序驱动逻辑器件,类似于一个微型处理器。与CPU和GPU相比,FPGA可以执行并行计算,在深度学习应用中,尤其在非大型运算场景下,实用性能更强。
  在目前深度学习算法广泛应用的GPU环境下,姚颂及团队提出了DPU(深度学习处理器)的概念,其核心技术为深度压缩处理技术,可以将复杂高功耗的神经网络算法在不影响准确度的情况下,优化减少冗余的内存读取,满足多种应用场景需求。
  2017年2月,合作成果DOBBY-AI口袋无人机成为全球首例在无人机上实用化的 FPGA 深度学习方案,可以实现多人检测、姿态识别、追踪等多种应用。
  作为公司的领航者,姚颂需要及时准确地判断接下来要走的每一步。
  无人机项目使技术真正落实到产品中去,但接下来路究竟要如何走,如何稳健地、长远地走,始终是姚颂思考的问题。
  从当时的实际情况来讲,无人机的确是技术落地最合理的方式;长远来看,大疆无人机雄踞一方,合作空间有限。而深鉴科技在成立后不久,合作的零度智控本身也遇到了问题,这些都困扰着姚颂。“这算是一个比较大的挫折。我们那时就决心要换一个方向,而主要的问题是说服大家。”
  基于前期深入一线调研,姚颂发现,安防产业对人工智能加速处理技术的需求非常之大,甚至是一片“蓝海”,于是决定转战安防。
  姚颂解释道:“我们主要权衡三件事:第一,行业总体的规模大不大。第二,现在还是远期会不会有收入。比如,目前的自动驾驶技术还不成熟。要真的去投入的话,需要几年持续融资,且并没有稳定的收入,无人驾驶的市场量确实足够大,但是时间太长。第三是这个行业是否可以切得进去。如果这个行业里面只有那几家公司,全都是自己在做技术,那肯定切不进去。所以,符合这三个条件的话,排除了无人机、智能家居、无人驾驶等,目前就是安防。安防行业在2016年度的行业收入是5600亿元,其中硬件成本一半以上来自人工智能相关的芯片。而当下的行业巨头海康威视也只做到了300亿元的规模。还有许多中小企业缺乏人工智能技术的支持。需求量的确非常大,短期也可以有收入,这个行业各地发展不一,更容易进入。”
  尽管就技术的本质而言,从无人机的芯片转换到安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业务改变对于公司的发展是重要的转舵。姚颂开诚布公地向团队成员分析解释,大家虽有质疑但还是最终都被说服了,整个核心团队在创业之初最波动的状态下没有一人离开。
  从早期面临融资的压力,不停地面见投资人,到初步得到市场认可获得订单,每一个环节都有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和心酸。姚颂倒颇有一点云淡风轻地讲道:“还好我是一个天生乐观的人,前期创业的许多挫折都挺过来了,不然可能早就放弃了。”也正是因为过硬的心理素质和清晰的判断力,团队成员在姚颂的带领下,疾行而笃定。

  浪潮之巅奋勇搏击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是金子更容易发光。得益于技术的领先性与前瞻性,2016年4月,深鉴科技获得高榕资本、金沙江创投的天使轮融资。
  2016年5月,在深度学习领域极具行业影响力的ICLR会议上,有两篇论文摘得“2016年ICLR最佳论文奖”:一篇是谷歌DeepMind提出的《神经编程解释器》;另一篇正是来自深鉴科技首席科学家韩松的《深度压缩:通过剪枝、受训量化和霍夫曼编码压缩深度神经网络》。这无疑是深鉴科技在学术巅峰的一次重要亮相。
  深鉴科技CTO单羿说:“我们是选择AI领域最难、最基础的课题进行突破,可以讲它的进度决定了AI产品的爆发,如果在这一基础技术上中国公司可以掌握自主权,结合生态伙伴的力量,就一定可以实现弯道超车。”
  2017年10月24日,经过前期的沉淀,深鉴科技2017新品发布会第一次进入大众视线,一举推出了适用于安防领域多场景智能服务的六款产品。从前端摄像头到数据中心,从安防到云服务,深鉴科技通过缩短算法部署,帮助AI企业不断提速产品研发效率、更快产品化。姚颂补充道:“即使你的算法水平不够好,但是我们可以帮你压缩得更小更快,让你的水平做到跟最好的一样,这就是一个充分赋能的过程。”
  以高速公路ETC为例,深鉴科技的“硬核”技术即可以升级其技能,也适用于其他相似的生活场景。在ETC收费入口处,通常依托地面感应线圈及高处雷达进行感应计费。而非ETC车辆误驶入ETC车道的情况时有发生,倒车更换车道不仅危险且一定程度影响通车速度。深鉴科技通过在雷达植入适合的芯片,可提前识别非ETC车辆并做出提示。
  对于一般的停车区域,铺设同样的感应线圈则并不现实,其高额造价令许多厂商望而却步。深鉴科技提出,可以通过视频技术方案,精准识别牌照、车型、人员检测等,使“无人停车场”成为可能。姚颂进一步解释:“在路边停车这种场景,不可能专门设置一个高造价、处理大型数据的服务器。因此,用GPU平台的公司没有办法提供可行的解决方案,我们的技术就可以满足这些很实际的需求。”
  一款可以植入雷达或摄像头的芯片只是其一,姚颂所期冀的,是搭建一个DPU(深度学习处理器)平台。“因为我们是一个能跑深度学习这一类算法的处理器,人脸识别、车牌识别、手势识别等都可以,所以这项技术是可以放在不同的场景去应用,这是第一个层面。第二个层面,我们有这样好用的软件,不管你有没有适合的硬件的背景,你都可以用产品中的软件开发工具包,轻松套用。所以这是一个平台层面的事情。”姚颂强调,尽管可应用的场景很多,但分散力量反而什么都做不好,“我们现在的目标是花两年时间精耕一个行业,花三到五年深入两个行业,在五年内深耕三个行业。现在的目标是安防,后期会有自动驾驶。”
  如今回顾过去的选择,姚颂说,每一步都是有风险的,因为没有谁能真正预测下一个趋势和爆发点,“许多人工智能公司在有大的突破前都是做了许多年的积累,已经苦过好一阵子”。他称,自己和深鉴科技是幸运的,赶上了一波人工智能的浪潮。
  姚颂形容,创业一直是处于一种被追赶的状态,技术只是暂时的领先,要不断奔跑下去。创业的压力自不必说,“用四个字形容就是如履薄冰”。姚颂预计,随着2018年最新芯片研发成功后推向市场,深鉴科技将会在2019年实现一个“质”的飞跃。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png
封面.png
封面.png
封面.png
QQ截图20171109111343.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