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门店:半岛局势的“晴雨表”

2018-09-14 10:20:00  来源:  编辑:

  ▲ 1952年7月,参加朝鲜停战谈判的中朝谈判代表(从右至左):联络官柴成文上校、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解方将军、朝鲜人民军代表南日将军、李相朝将军、金元武将军、联络官张春山上校在开城板门店合影

  本刊记者 余玮
  板门店,位于朝鲜半岛中西部、北纬38度线以南5公里处,距离韩国首尔约60公里、朝鲜平壤约200公里。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在这里签署。从此,板门店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闻名于世。此后,朝韩双方分别在此驻军,形成“共同警备区”。
  硝烟散去以后,战争的阴云却一直没有在朝鲜半岛消散。时至今日,仍有一条241公里长、4公里宽的非军事区腰斩了朝鲜半岛。板门店是朝鲜战争和朝鲜半岛分裂的见证,也是当今朝韩双方最为敏感的前线、韩朝双方联络特别委员会会址所在地。这里一次次成为解决朝韩纷争的缓冲区,见证着半岛的风风雨雨与朝韩关系的起起伏伏。
  2018年4月27日上午,朝韩领导人在板门店军事分界线握手,实现历史性会面。板门店见证着半岛和平的新征程……
  帮助朝鲜把战线控制在三八线附近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全面爆发。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开始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战争进行到1951年五六月间,经过连续5次战役的激烈较量,战争逐步陷入到胶着状态。在为时一年的侵朝战争中,美国付出了8.8万余人伤亡的惨重代价。同时,面对国内日益高涨的反战、厌战情绪和统治集团及其盟国内部的矛盾分歧,美国人开始谋求停战谈判。
  1951年7月10日上午10时,朝鲜停战谈判在开城来风庄正式开始。可是,谈判“确定双方军事分界线”时陷入僵局。
  当“联合国军”方荒谬的提案遭到朝中方面代表的据理驳斥后,他们竟气急败坏地以武力相威胁,并发出了“那就让炸弹、大炮和机关枪去辩论吧”的战争叫嚣。随后,他们便在8月18日到10月22日间,向朝中军队连续发动了大规模的“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企图以武力夺取他们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地盘。同时,在中立区内频频制造事端,并轰炸了朝中代表团的驻地,致使双方谈判被迫中断。当“联合国军”在夏秋攻势中付出了伤亡15.7万余人的惨痛代价后,他们又不得不重新回到了谈判席上。
  10月25日,经过双方在战场上“炸弹、大炮和机关枪的激烈辩论”,谈判在中止了63天后,双方移至汶山与开城之间的“板门店”新址,继续和谈。这一天,正是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一周年的日子。
  这里一片荒芜,尽管是个小村庄,但只有四五间草房,其中的一栋草房是客栈,还有一个用木板搭成的小店铺向过路者售卖杂货。草房客栈之外,围着一圈篱笆墙。草房客栈的大门是木板门,当地人称其为“neolmuni”,即朝文“木板门”的意思。没有什么像样的建筑,只好以一些临时搭起的军用帐篷作为谈判会场。为便于中国代表的找寻,在会场附近的这草房客栈的大门一侧用汉字书写“板门店”进行标识,从此该地得名“板门店”。
  严格来讲,板门店是该地的地理地名,“联合安全区”才是该地的正式名称。夜晚,美军用探照灯在板门店上空直上直下打出一条光柱,再以此为圆心、800米为半径,划出一个“非军事区”的圆形地带,由“联合国军”与朝鲜军队共同把守,故名“联合安全区”,是处于南北双方行政管辖区域的一个特殊地区,横跨在后来确定的南北军事分界线上。
  谈判开始后,美国尽管不再提它的所谓“海空优势”了,但却仍然拒绝将三八线作为双方的军事分界线(开始时同意以三八线为界,后来反悔)。此时敌我双方各自控制着一部分战前属于对方的地段,为了使谈判尽快达成协议,中朝代表做出妥协,于11月7日提出了“在实际控制线基础上,略加调整,作为军事分界线”的新方案。这个方案,很快得到了“联合国军”方同意。
  1952年5月以后,双方在战俘问题上严重僵持。相持不下,美国谈判代表哈里逊在板门店宣布:停战谈判无限期休会!在退出会场时,他再次狂妄地叫嚣:“让大炮和机关枪去辩论吧!”于是,战场上又是炮火连天。这就是老秃山、上甘岭战役的背景。
  美国人认识到把中国人打败不容易,就通过苏联在联合国的代表马力克提出谈判请求。1953年4月,中断了近半年的谈判得以恢复。板门店停战谈判名为军事外交谈判,却没有半点外交氛围:进帐篷时双方各走各的门;代表见面时互不理睬,更没有握手、寒暄的礼节;开会时,有话就说,没话就散;中途休息时,各去各的帐篷;连厕所都是各去各的,以免混杂。
  谈判桌上的斗争如同战场一样,同样紧张激烈。双方斗争的焦点集中在交换释放战俘问题上。谈判中往往是要不针锋相对,要不谁也不说话对目僵持,有时会议刚刚开始,谁也没有新的议题就宣布休会。
  《关于战俘待遇之日内瓦国际公约》规定:“战争结束,战俘应毫不迟延地释放并遣返。”根据这个规定,中朝方坚持的原则是停战协定签字后,双方所有的战俘应全部迅速释放与遣返。当时中朝方拥有对方战俘共计只有11551人,而对方拥有中朝方战俘达13万多人。美国在其他方面未得到好处,便想在战俘身上大做文章,坚持“一对一”交换。后在中朝方的斗争下,美方又紧紧捏着“自愿遣返”这张“牌”不放,以便扣押中朝方战俘。我方揭露美方的这一阴谋,是美方与台湾国民党反动派相互勾结,由台湾派遣经过专门训练的大批特务,充当翻译或冒充我方被俘人员潜入战俘营,伙同我被俘人员中极少数投敌叛变分子,千方百计、无所不用其极地迫害我被俘人员,阻挠其回国。
  我方态度转折在于时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陆军上将马克·克拉克建议先行交换伤病战俘后。我方请示毛泽东是否对此给予答复,毛泽东在回电中提到,“不分轻重一事一抗,已显被动”。
  谈,针锋相对;打,寸土必争。为配合谈判,六七月间,志愿军在全线发起多次反击,取得很大胜利。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害怕志愿军乘胜前进,终于同意停战。

  ▲ 1953年7月27日上午10时(朝鲜时间),我方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大将(右)与对方代表团首席代表哈利逊(海立胜)中将(左)在朝鲜停战协定及其附件和临时补充协议上于板门店正式签字的情形(钱嗣杰 摄)

  漫长的谈判与10分钟的停战签字仪式
  1953年7月26日下午4时,谈判双方联络官会议同意公布停战协定签字的日期与签字方式。中朝代表团当日发表公告:朝鲜停战协定已由谈判双方完全达成协议,双方定于7月27日朝鲜时间上午10时举行。
  原先的计划是双方司令官在板门店的签字大厅里进行签字。但汉城传出消息,告知李承晚将派人去板门店进行刺杀活动。我方向对方提出,改由双方首席代表在板门店签字,双方司令官送签。
  当晚,板门店灯光通明,100多名中朝两国工人经过通宵达旦的施工,一座具有朝鲜民族风格的飞檐斗拱的凸字形建筑——停战协定签字大厅建成了。大厅正面朝南,凸字形突出部分位于北方。次日上午,世界各地专程前来采访停战谈判的200多名记者抵达板门店,当他们看到这座一夜之间奇迹般冒出来的大厅时,翘起了大拇指。
  大厅内使用面积约1000多平方米。所有与双方代表团有关的设置和用品都是对称的。大厅正中向北并列着两张长方形的会议桌,为双方首席代表签字桌。会议桌中间是一张方桌,供置放签字文本。
  那张方桌上摆着朝鲜停战协定及附件的文本,有朝文、中文、英文共18本,其中朝中方面准备的9本用深棕色皮面装帧,对方准备的9本封面印有联合国的徽记,蓝色。
  7月27日9时30分,朝鲜人民军、中国人民志愿军及“联合国军”共8名佩带安全袖章的军官分别步入会议大厅西部和东部的四周守卫着。随后,双方出席签字仪式的人员分别由指定的东西门入厅就坐。10时整,朝中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大将和“联合国军”代表团首席代表哈里逊中将进入签字仪式大厅,分别在会议桌前就坐。在助签人员协助下,两位首席代表在各自一方准备的9本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之后由助签人员同时交换签字。事先已商定,双方首席代表签字的时间即作为停战协定签字之时间。签字仪式于上午10时10分结束。
  当天,“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于汶山的帐篷里在停战协定上签字。当晚10时,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于平壤首相府在停战协定上签字。28日上午9时30分,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于朝鲜开城来凤庄在停战协定上签字。
  29日,交战双方交换经双方司令官签署的停战协定。协定以北纬38度为南北朝鲜的军事分界线,双方各由此线后退2公里成立非军事区。
  克拉克后来回忆朝鲜战争的情况时说:“1952年5月,我受命为‘联合国军’统帅,代表17个国家,在韩国抵抗共产党侵略。15个月以后,我签订了一项停战协定……那个不幸半岛上的战争,对我来说这亦表示我40年戎马生涯的结束。它是我军事经历最高的一个职位,但是它没有光荣。在执行我政府的训令中,我获得了一项不值得羡慕的荣誉,那就是我成了历史上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陆军司令官。我感到一种失望和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麦克阿瑟和李奇微两将军一定具有同感。”
  根据协定,双方控制下的一切武装力量,包括陆、海、空军的一切部队与人员,于双方代表团首席代表签订协定后12小时起,即1953年7月27日朝鲜时间22时起,完全停止一切敌对行为,而停战协定和附件及其临时补充协议的一切其他条款亦一律于停火的同时开始生效。一切军事力量、供应和装备将于停战协定生效后72小时内从非军事区撤出。
  《朝鲜停战协定》的签订,标志着历时三年多的朝鲜战争以朝中人民的胜利和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的失败而宣告结束。但这并不意味着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停战协定明确规定召开高一级政治会议和平解决朝鲜问题,但由于美方的阻挠和破坏,这一会议未能如期召开。
  1953年10月1日,美国与韩国签订《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继续在韩国保留美国驻军。1954年4月,在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和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而召开的日内瓦会议上,由于美国缺乏诚意,未能就从朝鲜撤出一切外国军队及和平解决朝鲜问题达成协议。经朝中两国政府协商同意,中国人民志愿军于1958年底全部撤离朝鲜,这一行动表明了朝中方面执行停战协定及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诚意。

  ▲ 朝鲜韩国交界处板门店

  窄窄的水泥墩见证半岛局势的起起落落
  朝鲜战争后,朝韩关系改善的努力受到各种内部和外部因素制约,朝韩和解进程反复与曲折不断。几十年来,作为朝韩间高级别会谈的主要场所以及朝韩间的重要联络渠道,板门店见证了半岛局势的起起落落。2017年5月,来自共同民主党的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2018年初,以平昌冬奥会为和平契机,朝韩重启文体交流,展开一系列密集互动,其中的多次高级别会谈就是在板门店进行的。朝鲜半岛局势出现积极变化,通过互派特使迅速敲定南北首脑会谈的时间地点。
  2018年4月27日,首尔时间9时30分,板门店。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从板门店迈步跨过横卧在军事分界线处的标志物水泥墩,与韩国总统文在寅双手紧握。这一小步成就了板门店又一个历史瞬间,也是朝鲜半岛走向和平的“一大步”。他们眼前那条横贯朝鲜半岛的军事分界线此前成为难以逾越的界线,见证了半岛60多年的分裂和对峙。
  站在军分线前,文在寅与金正恩把手言欢。“我什么时候能够跨越(军分线)进入朝方一侧?”文在寅会面时这样问金正恩。金正恩听后立即答道:“那么,现在要不要过去?”于是,两人出人意料地挽手迈过军分线到朝方一侧,在朝韩之间完成了一次短暂却意味深长的“穿梭”。
  经过一天的会面,两位领导人于当天下午6时左右共同签署发表了《为实现半岛和平、繁荣和统一的板门店宣言》。
  回顾朝鲜半岛局势的演进,许多人都在思考,为何中国角色、中国作用举足轻重、不可替代?答案是中国始终坚持以客观公允的视角看问题,为解决问题提出建设性方案;中国始终坚持半岛无核化、半岛不战不乱的原则立场,从不因形势的一时之变而失去定力与信心。即使在朝鲜半岛形势最为紧张的时刻,中方也没有放弃劝和止戈,没有放弃促成和平谈判的努力,不断督促有关各方回到和平谈判的轨道上来。可以说,当前半岛局势取得如此重要进展,正是沿着中方提出的“双暂停”倡议和“双轨并进”思路走出来的。
  实现半岛无核化、实现有关国家关系正常化、构筑东北亚和平安全机制,是缔造朝鲜半岛和平稳定的重要方面。着眼于此,中国坚持严格和完整地执行联合国安理会朝核问题相关决议,目的正是为了排除高危风险,推动形势走向缓和。同时,中国创造性地提出解决问题的务实方案,其核心也在于着眼全局,站在半岛和地区和平发展的大局上思考问题,平衡各方关切,为打破半岛局势恶性循环怪圈创造机会。作为朝鲜半岛近邻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在处理半岛问题时的立场长期以来始终坚持把握大局,不谋私利,有原则、有底线,进而获得了难以替代的公信力和影响力。人们看到,不管半岛局势如何变化,中国从未退避三舍、隔岸观火,而是苦口婆心地劝各方不要躁动,更不能冒险。正是有这样的坚守,中国不断为推动半岛问题步入对话解决的轨道注入强大的正能量。

  ▲ 七律《板门店》(刘晓 诗 徐宜胜 书)

  4月的板门店,金达莱盛开,春意盎然。60多年来,板门店见证了朝鲜半岛上的风风雨雨。现今,它再一次见证历史,成为半岛和平历史进程中的新起点。
  如今,《朝鲜停战协定》的签字大厅依然矗立在板门店,只是后来按原样改用钢筋水泥重建,使临时性建筑变成永久性建筑。当年附近的草屋以及帐篷早已经无从寻觅;如今签字大厅四周绿树蓊郁,鲜花绽放,环境美轮美奂。
  在签字大厅,游客见到两张墨绿色长方桌,一张桌子上竖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旗,另一张桌子上竖着蓝色的联合国旗。双方代表当时就是在插着各自旗帜的桌子上签字。墙上的镜框里镶着16个参战国国旗,从中却找不到中国国旗。许多人感到不满,其实这是一个误解。因为当时中国并没有以国家的名义参战,而是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名义参战的,桌子两边各有5把木椅,开会时中朝代表与对方代表各坐一侧。
  有一位来自上海的潘老先生,是志愿军老战士。某年,他报旅行团去朝鲜参观,在朝活动期间受到团友的尊敬和朝方的礼遇。在板门店参观时,大家都争相在这个特殊的地方与潘老先生合影。潘老先生说,当年他才16岁,隶属四十六军,自己恐怕是当年年龄最小的志愿军战士。他说,他的许多战友都希望能重返战地,可惜年岁都大了,走不动了,只有委托他这位小老弟来再看看这片他们为之浴血奋战过的土地,看看朝鲜人民。他的话,令团友动容。
  有一年,志愿军老战士王精忠重访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时激动万分,一次次跪拜长眠于朝鲜的战友。参观板门店完毕,他回望三八线,看到现在归韩方管理的朴达峰,不禁想起了朴达峰阻击战中牺牲的战友,有的还是自己亲手掩埋的,禁不住跪地失声痛哭:“战友们,我来看你们了,60多年没见了,我想念你们啊!”前来参观的游客赶紧把他搀扶起来,人民军也急忙跑来。这位志愿军老兵后来才知道,在这种地方是不能大声“喧哗”的。
  半岛局势攸关东北亚和平稳定。有国际关系专家称,如果没有中国的介入,那么将无法向前推进朝鲜半岛无核化与永久性和平,因为北京将给予平壤弃核所需要的经济激励措施及政治安全保障。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发表谈话指出,期待以此次板门店会晤为契机,进一步开启半岛长治久安的新征程;并强调:朝韩同属一个民族,中方一贯支持朝韩双方通过对话协商建立相互信任,改善彼此关系,合力推动半岛无核化和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中方愿为此继续发挥积极作用。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QQ截图20180913162718.jpg
QQ截图20180423112718_副本.jpg
封面.png
封面.png
QQ截图20180312151434.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