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竞 与想象相伴成长

2018-09-14 11:02:00  来源:  编辑:

  本刊记者 华南
  从爱看侦探小说、擅写童话故事、满脑子幻想的小姑娘,到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的青年教授,儿童文学创作从未离开葛竞。“在故事的世界里,我好像有了一根仙女的魔法棒,让自己的梦想全都实现,写作对于我来说,不是一种工作,而是一种娱乐,是生活中的最大乐趣。这种心态一直延续到现在。”葛竞笑着说,声音里的明媚恰如初夏的阳光,清新、透彻。
  自9岁发表第一篇作品起,30年来葛竞已出版小说、童话等各类作品50余本、300多万字,她笔下的猫眼小子包达达、幸运兔精灵等形象,陪伴着一代代孩子长大。书如其人,葛竞的作品同样幻想独特、情境优美且充满温情,人物机智幽默、善良热情。在充满想象与魔法的世界里,蕴含着哲理,时时关照现实、启迪生活。也正因此,有人读罢葛竞的作品“惊呼”:“我竟然读了一本小孩子的书。真的好看!”
  写给中国孩子的独特故事
  如果你在学校里,发现一个看似普通的同学实际上是一位拥有超能力超智慧的神秘英雄,那会不会惊讶得尖叫;如果有人告诉你,在中国地图没有标出来的地方,其实有一间“魔法学校”,这里的孩子整天的功课就是学魔法,那是不是就更棒了……其实,在小读者心里,这些都是真的,翻开“猫眼小子包达达”系列,他们就与这个具有双重身份的神秘同学一起踏上了充满挑战和冒险的探险之旅;阅读“魔法学校”系列,就能跟着骑飞翔自行车的校长、会把教室变鱼缸的老师“修炼”魔法。
  在葛竞心里,这些当然也同样是真的。“我自己小时候就是个侦探迷啊,特别爱看侦探小说!于是我有个梦想,有一天我也要写一部侦探小说。因为我是个儿童文学作家,所以我写的是个孩子的‘侦探’形象。”她开心地笑着说道。猫眼小子包达达不仅善于独立思考、机智幽默,而且心灵美好、意志刚强、情感深厚,情商比智商更高,葛竞赋予他三样武器:智慧、勇气,和一双透视真相的猫眼。
  于是,包达达这个葛竞花了整整两年时间,用了300页书塑造的猫眼小子,成了孩子们眼中的超级英雄。
  不过,与传统意义上的蝙蝠侠、超人等超级英雄不同,猫眼小子包达达并不高高在上,他离孩子们很近,这是葛竞有意而写:“猫眼小子有猫眼,这是一点点的小特异功能,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真相,这些真相可以为他破案提供一些线索,但更多的线索需要他自己在侦探过程中努力发掘。”因此,小读者每次读书,就像是与猫眼小子包达达一起去挑战和冒险,感到既亲切又钦佩。
  其实,“猫眼”的设计,对于葛竞来说更是一个对孩子的隐喻。在她看来,出于好奇心,孩子其实都有一双能发现真相的眼睛,观察世界有和成人不一样的多角度,能看到很多大人看不到的东西。纵使走出童年,也在心中留下一片童真之地。
  葛竞的很多作品都是如此,初读一片欢乐沸腾,再看却蕴含着生活的哲理。而这,让很多小读者直至长大成人也念念不忘。21年前,葛竞读高中三年级,每天泡在题海里,她却突发奇想:“要是能在鱼缸里上课多好玩啊!”于是,“魔法学校”的轮廓在葛竞心中慢慢清晰。
  好玩到“飞起”的情节随处可见——“小罗老师轻轻地吹了声口哨,水波微微地晃动了几下,一只胖墩墩的圆乎乎的大鱼不知道从哪儿游了出来,摇摇摆摆地躲过了四五只想摸它的小手,其中还有孙喵喵那油乎乎的一只,从大家头顶上漂了过去,静静地浮在和老师差不多高的地方,小罗老师明显有点儿想笑,可还是忍住了,开始给我们讲起来了。”
  欢乐与魔法的背后,也有深情和哲理发人思考。在已经出版的《魔法学校——雪狼魔之谜》中,葛竞写了一个身份独特、既是狼又是人的父亲,又写了一个仪表堂堂的猎人。经过一系列魔幻与曲折,读者到最后才发现,这个被认为是怪物的爸爸,其实饱含温情,是非常具有责任心的人,而一开始大家认为高高在上的猎人,内心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葛竞介绍道:“虽然是魔法的故事,但实际上蕴含着很多哲理,将爱与正义、善与真情这些对于儿童来说抽象又难懂的情感品质在轻快的叙述中予以暗示,引导儿童认识自己、审视世界、领悟人性的真谛,这对孩子在现实生活中都是有所启发的。”
  目前,葛竞的“魔法学校”系列小说已出版8册,累计发行超过200万册。有人说,“魔法学校”是“哈利波特”的中国版。葛竞则认为,她只是想给中国孩子写他们熟悉的故事:“中国孩子还是喜欢看中国作家写的、他们熟悉的生活。《哈利波特》带有非常鲜明的英国戏剧的悲剧色彩,但是‘魔法学校’既很神秘、充满悬念,又是非常快乐和温情的地方。这些中国人有独特的情感、中国孩子有独特的性格与表达方式,只有中国作家才能写出来。”
  两代人的写作时间
  在家里,葛竞写作可不是一个人在奋斗。父亲葛冰同样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曾创作出《小精灵灰豆儿》《小糊涂神儿》等童话作品,以及《吃爷》《矮丈夫》等少年武侠系列小说,他的《蓝皮鼠和大脸猫》被改编成动画片播出后,长久风靡。
  因为有一个儿童文学作家的父亲,葛竞成了一个“吃”故事长大的孩子,也因此拥有了不一样的童年。“爸爸收藏了很多很多书,我小时候有几大柜子的书。这让我的写作能力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葛竞还“自曝”,小学时边走路边读书,曾经撞树。
  除了书,父母的引导同样帮葛竞开拓出广阔的空间。葛竞儿时经常跟父亲玩故事接龙的游戏。一般由父亲起头,她发挥想象接下去,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父女俩一起来完成一个故事。这是葛竞心中难忘的温情时光,“不光锻炼想象力和思维能力,还是我跟我爸爸之间情感的沟通”。
  葛竞八九岁开始写作,发表的处女作是一首儿童诗,此后一发不可收拾。9岁时,小学四年级的她参加“海峡两岸写作比赛”,以一篇《买猫》获得小说一等奖,《吹泡泡的小老鼠》得到童话组三等奖。12岁时,葛竞第一本童话集《肉肉狗》在台湾出版,并击败了很多成人作者,获得了台湾杨焕儿童文学奖。
  往事美好,葛竞在欣喜之余获得成长。“写作比赛得奖后,两篇作品都发表在台湾《联合报》儿童版上,版面主编桂文亚老师后来跟我联系、约稿,所以我小学期间陆续在那发表了很多作品。桂文亚老师不仅很懂儿童文学,而且特别爱护作者,在我写作过程中,她给了我很多指导。印象最深的,桂文亚老师让我有了第一次退稿经历。她当时说,你的几篇作品风格都很相似,这该是你有一个突破、进步的时候了,然后给了我建议。正是因为有了这次退稿,才让我更快地进步。我到现在都认为,改变才让人更快进步。”
  几乎与此同时,父亲葛冰开始专职投身儿童文学创作,“我们几乎是同期开始写作的,他就比我早一点儿。这是很有意思”。她在自己写作的同时,也见证了父亲从最初非常勤奋、努力地探索,到后来写出《蓝皮鼠和大脸猫》这样经典作品的过程。闲时,父亲经常给葛竞讲他刚刚写完的故事,并让女儿像小小评论家一样发表意见。葛竞也当仁不让,特别自信地挺起小胸脯、一字一板地跟父亲讨论。“我觉得这个氛围非常好。对我影响是非常大的。父亲给我创造了这样的机会后,我就不由自主地走进了写作,觉得写作非常有意思,拦也拦不住。”葛竞说,她和父亲之间的讨论,至今如此。“在家里就有人可以谈论写作,而且彼此默契、心有灵犀,是我的幸运。”
  因为饱尝艰辛,当葛竞正式决定当一名作家时,葛冰却是有些犹豫的,心疼而欣慰。而今,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的葛竞,在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担任教授,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多次获得海内外重要奖项。其中,童话《钟的生日》获“陈伯吹儿童文学奖”,曾获《少年文艺》好作品奖、“国际少年书信写作比赛”国际特别奖、《故事作文月刊》优秀作品奖、《童话报》“金翅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第六届中国优秀少儿图书奖。“猫眼小子包达达”系列已出版12本,曾获2007年中国十大品牌童书、2008年新闻出版总署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好书,还被中央电视台改编成26集动画片,获中国十大卡通形象奖。葛竞编剧的动画片《父与子》获首届中国视协动画短片最佳编剧奖。
  一路与父亲相伴写作,至今,年过七旬的父亲仍是葛竞写作路上的榜样。“我爸爸现在已经70多岁了,还是每天写三四个小时,非常勤奋。我有时就把我的桌子搬到我爸爸的桌子后面,看到他一直写作的背影,就好像在教室前排坐着一个学霸,激励你不能走神,不能玩手机,只要埋头专注地写。”
  不过,这对不折不扣的儿童文学创作“父女兵”,写作风格并不相同。用葛竞的话说:“我爸爸心里住着一个很淘气的小男孩,我心里住着一个很爱幻想的小女孩,我们各自心里藏着的小朋友不一样,因此写作风格还是很大差别的。我爸爸的作品很幽默,很有趣,我的则更富有想象力,更有温情。”

  ▲ 葛竞与孩子们分享写作的快乐

  “为小读者写作是非常愉快的事”
  回望30年的写作历程,葛竞看到自己的变化与坚守。她为自己的写作分为三阶段:第一是小时候,以小孩子的方式写小孩子,笔下所及都是自己内心的愿望,也是读者的心中渴望,“那样一种很奇妙的想象,是孩子特有的”,真的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第二是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后,作品中融入了很多写作技巧,比如“魔法学校”系列,读来便很有电影大片的画面感;第三则是自己有了孩子之后,今年五岁半的儿子给了葛竞新的、通过孩子的视野观察世界的方式。
  坚守的则是内心的童真和对儿童文学理念的追索,“一个儿童文学作者一定在心里始终保有从孩童视野观察世界的部分”。给孩子写书的葛竞,还在心里给自己画了两条底线:“第一就是要让孩子爱读。一本让孩子不爱读的儿童读物,可能会让孩子就此讨厌读书,觉得读书没意思,这是很可怕的结果;第二就是一定要让作品充满阳光、能量和快乐,让孩子读完后,再面对生活的挫折时能够有勇气和希望。”
  因为自己从小在书中获得巨大乐趣,葛竞希望把写作的快乐传递给更多小朋友。几年前,她开了一所可以随身携带的“魔法学校”,里面装着“写作金点子”。葛竞带着“魔法学校”,先后走进了几百所学校,面对将近一百万小学生,为他们讲写作、阅读,分享自己怎样从一个跟他们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到出版第一本书,让他们觉得写作也没有那么难,也都是从身边一点一滴写起的。跟当年父亲和自己玩的故事接龙游戏一样,葛竞也常在课堂上给孩子们出题目,让他们接故事。孩子们想象力之丰富,时常令葛竞大开眼界、深有感触,从那些争先恐后喊出来的回答中,她看到孩子的聪慧、天真,还有善良和真诚。
  一次,葛竞问大家:当你们18岁时,妈妈送了一件让你很感动很开心的礼物,会时什么呢?
  有一个小男孩说:“妈妈告诉我一个消息,特别好。她说从今天开始你再也不用去上补习班了。”葛竞说,现场大笑。
  另一个小女孩却说:“我18岁时,妈妈会带我去一个地方旅行。”葛竞也好奇地听着,会去哪里呢?小女孩接下来讲道:“她会带我去贫困山区,让我在那个暑假做志愿者,把温暖和快乐带给那里的小朋友。”葛竞还记得,这个小女孩说的时候眼里还含着泪水。
  一颗颗至纯至善、充满想象的童心,让葛竞倍感珍贵:“从浪漫的角度说,有想象力的人内心是开阔、充实的,不管身在何处,想象力都会带他去一个美好、最遥远的地方;从现实的角度讲,有想象力的人富有开拓精神,不会拘泥于现实和当下,这对未来的学习和创造都有太多的好处。跟孩子在一起我很愉快,能够为这样一群读者写作是非常愉快的事情。”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QQ截图20180914104714.jpg
封面_副本.jpg
QQ截图20180913162718.jpg
QQ截图20180423112718_副本.jpg
封面.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