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龙 质疑声中开心收藏

2016-02-04 14:00: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安吉

  国人对于属于自己的文物,总是怀着一种深沉的情感,成龙也不例外。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把那些收藏品处理好,不会最终因物所累


  ◎本刊记者 王海珍
  成龙的人生之路足可以用“传奇”二字来形容。
  他由香港一个普普通通的底层家庭里走出的顽皮孩童,最终成长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华人国际巨星。
  所有的荣耀和地位,都是靠着他赤手空拳打出来的。能打的明星很多,为什么成龙能够称霸影坛数十年屹立不倒,成为华人世界的骄傲——他敬业,为了一个镜头可以拼命;他仗义,走到哪里都是“大哥”,操心着很多人;他热情,他的身上永远有一股生机勃勃的劲头;他坦荡,说话直率,不怕得罪人;他赤诚,虽历经世事,但内心深处一直依旧裹有天真……他的粉丝遍布世界,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心目中的成龙。而他所塑造的功夫形象,不管你是否认同,都已经成为一种强大的文化输出。
  影星成龙身上还有一个为大众所熟知的身份是慈善家,美国知名财经杂志《福布斯》曾经发布了全球“48慈善英雄榜”,成龙更是成为《福布斯》的“焦点慈善家”,该杂志盛赞他用自己的名气和财富支持了数不尽的慈善活动。 对于成龙,《福布斯》封他为“最勤奋的慈善家”。
  除了影星与慈善家,成龙身上还有一个不大为外人所熟知的身份:收藏家。而每每他因收藏而引起媒体关注的时候往往都引起一片轩然议论。比如,2013年4月,成龙将其多年来收藏的徽派古建捐赠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一事向公众在微博做出说明,本来以为这就是一条普普通通的新闻,没想到瞬间就引起了公众爆炸性关注;2015年12月28日,成龙将经过数年与艺术团队一同打造的十二生肖兽首捐赠给台北故宫博物院南部院区,在台湾引发赝品、统战等议论,并遭泼漆……相较于成龙在影视、慈善方面的成就,成龙在收藏方面数十年的艰辛与付出,与他所得到的认可,期间的落差,常令他身边熟悉他的朋友为其抱屈不平,然而,成龙总是信奉:人在做,天在看。并不因大众的误解而停止收藏和慈善的脚步。
  与成龙相熟数年的艺术家、文化学者荣宏君先生评价成龙的收藏时说道:成龙大哥并不善于讲大道理,也不善于运用理论,他只知道埋头苦干,只是脚踏实地地去收藏,去保护这些难得的古董,他对他的收藏有发自内心的热爱。他自己也有一种使命感,要对中国传统文化尽力所能及的保护和传承。据悉,经多年积累,他与成龙合作的《成龙:收藏世界》一书,即将付梓。

  美丽的徽派古民居 

  徽派古建的收藏与保护
  除了拍戏和慈善之外,占用成龙最多时间、耗费他最大精力的一件事,非收藏莫属。他从事收藏已经二十多年,收藏品门类繁多,从国内的蛐蛐罐、清代妇女戴的手镯、服饰,到国外的杯子、碟子、调羹、勺子、手链手铐、锁……,可谓五花八门。他曾经说过,收藏品足足塞满了八个仓库,其中包括徐悲鸿的奔马、价值200多万元的马鞍这样的珍品。而让他花费巨大,最牵肠挂肚的是古建收藏。
  结缘古建,源于一根价值9000元的横梁,购买横梁过程的曲折,也是成龙在收藏古建的一个缩影。
  成龙寻找老房子,是期待父亲落叶归根夙愿能够圆满完成。“很多年前,我爸爸终于要回国了,我说回国后你住四合院就最好了,就让我的助理去找四合院,找了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要么就是巷子太窄,没有停车位,要么就是没有室内厕所,没有冷气、暖气等,总之就是觉得不够好。那时候四合院还很便宜,大概50万到100万元。我的朋友就说,不如这样子,买一些现成的旧房子你自己去盖怎么样?我说也好啊。他们说我们去帮你找找看。”
  1998年,一位朋友找来一栋徽州古建筑,成龙只看了一眼,就被这栋古建筑的简洁、精美打动了。这栋房子有数百年的历史,木头上雕刻着“二龙戏珠”,栩栩如生。让成龙认识到了中国古建之美,也让他意识到很多精美的建筑如果再不加以保护恐怕很快就会随着城镇化建设的迅猛推进而消逝在历史的烟尘中了,因此,他也加快了古建的收藏速度。他后来又分别买了十几栋房子,买了之后就在上海建了一个仓库,请相关工人来负责维修。
  成龙发现,他买回来的根本不是一栋老屋,要把它重新修建起来并不是简单的事,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拆下的木头全部都要清洗干净,消毒、维修、保养。“这等于我洗头发洗湿了,你不做也不行了。”
  成龙说,“那些房子很大一部分是这样,主体的大梁框架等还是原来老的,但是我要为此投资新做很多东西。比如哪里的头不见了,我就把头补上去,如果这个是樟木的,我还是要用樟木的旧木补上去。先把它拆下来,拆下来之后运到上海,一根一根拿出来洗、泡、修,再摆在那边,整栋修好之后,再晾起来给我看。光是每一根木头都要泡15分钟的药水,而且需要有工人戴着手套,再伸到药水里面去,一直滚动那根木头,连续滚动15分钟,可想而知这是一个多么费时费力的大工程。”
  这些构件刚买时,基本上遭到了严重的损坏。看着这些伤痕累累的构件,成龙心痛不已。他下决心要好好维修它们,让它们恢复往日的风华与秀美。于是,成龙找来了在古建筑维修方面的专家,请他们为自己维修这些徽州古建筑构件。这些构件因为经历了岁月风霜的侵袭,早已变得破旧不堪,有的木料腐烂,有的甚至出现残缺。如果在拆下的时候出现了任何差错,都会给这些构件带来不可逆转的损伤。于是,在成龙收房时,这些专家就被请到现场亲自指导拆解房屋。
  有的古董房子位于山区,交通不便,只能用拖拉机将那些构件先拖出来,再装载到卡车上,运到上海。古建筑修复,是一项极其艰难的工程,每幢古建筑,至少要花费半年左右时间才能修好。找到相同材质的构件“补位”,是修复这些古建筑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难题,必须要采用同种材质、同一年代、同一生长地、同一造型的构件,才能成功“补位”。而成龙收藏的这些徽州古建筑,需要修补的构件比例竟然高达30%—50%。为此,不得不耗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去各地寻找。
  到2005年,成龙的几栋古建筑终于全部交付完毕。他原本打算找一块地,把这些老房子重新建好,让父母住进去。但是,世事难料,子欲孝而亲不待,父母相继离开了人世。于是,这十栋包括厅堂、戏台、凉亭的徽派木结构建筑,就一直静静地躺在仓库里。因为管理不善,渐渐成为白蚁的粮食。因为没有地方摆放,每次搬迁均工程浩大,成龙也只能无奈地看着它们一点点腐烂,再进行新一轮的维修。这些精美却日益腐败的古建筑,成为了成龙的一个巨大的心病。这心病始终盘桓在他的心头,让他无法消解。他感慨:这是中国建筑艺术的精髓,如今却沦落到这种地步!
  2009年,成龙邀请朱华明到香港去为自己检查古建筑受损的情况,朱华明指导工人们在成龙的另一个仓库里挖了一个长约三米、宽约一米的水池,再往里面倒上了特制的药水,把那些被白蚁腐蚀的古建筑构件浸泡在池子里,以此杀死虫子,防止它们继续腐坏。
  不过,成龙深知,这样做终究是“治标不治本”,保护古建筑,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它们“生根”,重新使用起来。可是,在寸土寸金的香港,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
  国人对于属于自己的文物,总是怀着一种深沉的情感,成龙也不例外。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把那些收藏品处理好,不会最终因物所累。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成龙.jpg
QQ截图20160120141119.jpg
搜狗截图20160106210723.jpg
搜狗截图20151220163230.jpg
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