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存款怎么失踪了呢?

2015-02-13 13:44: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所谓存款“失踪”,实际上是“被骗”。目前银行存款不存在丢失、失踪状态,提醒储户不要贪图高利息,以防被骗。
  ——杭州、南京等多地储户银行存款接连被曝“失踪”,对此银监会相关人士表示
  你们去告我们啊,还可以去世贸组织告我们。
  ——山东兰陵县蒜农中标韩国向中国招标的2200吨大蒜,发货前质检合格的大蒜到达港口后,却被韩方以质检不合格为由退回,蒜农损失1000多万元。蒜农宋先生表示,中韩双方交涉时,韩国方面的高层主管如此说
  因为自小向往香港大学自由民主的校风,我才选择来到这。怎料我内地生的身份,竟成为攻击的对象,实在令人痛心!
  ——来自内地的学生叶璐珊参加香港大学学生会竞选,受到多方打探与“起底”,被调查是否有“政治背景”,对于她的抵制也迅速超出了校园竞选的范围。1月25日,她发表公开信《停止逼害:请校园电视以文明说服我》
  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有一点是明确的,我们中国的农业转基因产品的市场不能都让外国的产品占领。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解读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在谈到转基因的问题时说
  自己当时一心想进监狱里“消停消停”(意思是安静安静),现在也无力赔偿银行的损失。
  ——去年12月8日凌晨,一东北男子持酒瓶砸坏ATM机撒气,随后自己报警求被抓,称想到牢里安静一阵。日前,法院以故意损坏财物罪判处该男子有期徒刑1年,这个春节他将在监狱中度过

  我跟小晖(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CEO吴小晖)的合作就是站台。什么叫站台,就是很多老干部受邀参加一些活动,往那一坐就完了。现在很多红二代也是这样的,钱都不(用)给的。
  ——开国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说到。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陈小鲁因掌控着上海标基、浙江标基、嘉兴公路等3家公司,而这3家公司合计持有安邦保险集团51.36%的股权,因此有意见认为陈小鲁才是安邦的“实际控制人”。陈对此表示否定

  我们实际上已经摒弃了骆驼和小路,选择了新的基础设施。而眼下的问题就是,有互联网这一更新的基础设施出现了,谁先用,谁就能更快地占领市场。现在,连挖掘机都在做信息经济了。
  ——在浙江“两会”上,浙江省人大代表、阿里巴巴CTO王坚表示,很多传统企业其实已有互联网思维,但在现实中碰到了很多问题,他呼吁浙江尽快为推动信息经济立法,让数据成为合法的生产资料

  工商不惹事,同时也不怕事,遇到事不要慌。胆子要大,心要细,遇事一定要稳。
  ——虽然阿里与工商的“口水战”暂告结束,但网络电商今年仍将是监管重点。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马正其表示,只要依法,只要稳、准、狠,该做的必须做。针对问题集中的重点行业和企业,工商部门将开展行政约谈,“约谈了还不行的,就要狠狠地惩处”

  不怕做小角,才可能做大角。……您有时会感到公司没有您想像的公平。真正绝对的公平是没有的,您不能对这方面期望太高。但在努力者面前,机会总是均等的,要承受得起做好事反受委屈。“烧不死的鸟就是凤凰”,这是华为人对待委屈和挫折的态度和挑选干部的准则。
  ——喜欢讲课的华为老总任正非,最近新修订了华为圣经《致新员工书》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5170.jpg
封面1.jpg
封面2.jpg
封面.jpg
封面17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