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洪:为京城农民工子女有书读

2014-05-07 14:37: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到蒲公英来的人,都把社会急需的一些品质表露出来了。让我对社会、对未来特别有信心”

  

郑洪(左)

  文/本刊记者 梁伟
  从北京市市区一路向南,公交957路驶进了大兴区西红门镇北路寿宝庄村,下了车,对面就是蒲公英中学,整个行程在不堵车的情况下,至少需要一个半钟头。倘若每天三个小时花在这样的路上,着实让人有些头疼。
  很难想象,年逾花甲的蒲公英中学校长郑洪每天都是如此,这条路,她一走就走了近十年,风雨无阻,因为在这个地方,有期盼她身影的500多个孩子和20多位老师。
  郑洪说:“我们学生的家长们多半是在建筑业或服务业的底层谋生,仅能挣得微薄的薪金,而这两个行业又是向国家纳税的大户,应当认同他们不仅是首都重要的建设者,而且也是首都的纳税人。我们的使命就是把接受合格教育的权利还给农民工子女。”

  北京市第一所农民工子弟中学
  打从走进办公室的那一刻起,郑洪的脑袋就在飞速运转,办公桌上放着新校舍的设计图纸,她需要提出修改意见;老师们“疑难困惑”的记事簿,她需要回复,这种有效的沟通方式被郑洪称为“进行时”;还有络绎不绝的“访客”……那一刻,她完全不像一个年过六十的长者,倒像一个高速运转的机器人。
  虽然很忙,但是周围的老师一致认为郑校长是一个任何时候都极其有条理的人,要知道,她曾经是北京地质大学古生物学教授,美国哈佛大学公共管理硕士。2005年,在年逾半百时回国投身公益,创立了北京市第一所被政府认可的农民工子弟中学——蒲公英中学。
  2014年2月,国务院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杨志明说:“去年,全国农民工总量2.69亿人,其中外出的农民工1.66亿人……”这么高的基数,导致2000多万流动儿童随父母进城,仅仅北京就有40多万农民工子女,在当时有350多所民办农民工子弟学校,没有一所初中。由于户籍政策和经济原因,农民工子女要想进入公办中学是不可能的,很多在北京读完小学的农民工子女就此失学走上社会,或离开父母回到原籍继续念书。
  “您原来的生活应该非常安逸,为什么会想到办这样一所公益性学校?”
  面对记者抛出来的第一个问题,郑洪若有所思地说:“我回国后和中华女子学院的一个朋友走访了一些周边的农民工子弟学校,虽然知道条件不好,但还是很出乎我们的意料,教室没有玻璃,都用塑料纸板糊着,孩子们手上都是冻疮。再问校长为什么办学校,回答居然是商业目的。然而,不管条件如何,不管办学目的如何,至少还有农民工小学。但是,因中学牵扯科目多、实验多,办学成本大,那时候连一所农民工子弟中学都没有,所以这个事情我们必须做。”
  或许在当初,郑洪也没有想到,要办一所公益学校是这么的难。幸运的是她的身边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包括时任美国驻华大使的夫人Sarah T。 Tandt、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叶小玮、“艺术家无国界”组织创始人美籍艺术家叶蕾蕾等。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优品.jpg
1.jpg
书画名家.jpg
6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