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韵兰 还孩子以率真童年

2014-06-04 14:09: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她多年来奔走在少儿艺术教育一线,在少儿艺术教育领域中有着深刻的见解和感悟,而她呈现给大众的,不仅仅关于儿童艺术教育,还有她在漫长岁月中淬炼的人生智慧

  

  文/本刊记者 王海珍
  尽管已经从全国少年儿童艺委会主任的位置退下来多年,但是何韵兰那颗为少儿美育教育的公益之心未变,依旧在为儿童艺术教育奔走。
  今年5月24日,“美丽中国——文化艺术公益大讲堂”第四讲开讲,这一次,著名艺术家何韵兰为大家讲述主题为“少儿艺术教育问题——和家长对话”。
  “美丽中国——文化艺术公益大讲堂”是一场全民参与的文化盛宴。文化部、中央文明办将2014年确定为“文化志愿服务推进年”,并围绕“我们的中国梦?文化志愿服务基层行”为主题,广泛开展文化志愿服务活动,由此,中国画院推出系列活动,聘请中国国家画院及文化艺术界享有较高知名度的艺术家、文化学者、研究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大学教授等为大讲堂授课。内容将囊括美术、书法、音乐、舞蹈、民族、民俗等诸多艺术门类,普及艺术。
  “教育部再次要求要重视艺术教育,优秀教师的探索需要社会理解,有条件、有资源的都应该为这一事业尽一份力,也因此,我应邀来文化艺术公益大讲堂与家长做一次交流。”何韵兰说,她多年来致力于少儿艺术教育一线奔走,在少儿艺术教育领域中有着深刻的见解和感悟,而她呈现给大众的,不仅仅关于儿童艺术教育,还有她在漫长岁月中淬炼的人生智慧。或许这更吸引人。
  不曾逝去的热情与好奇
  时光温柔的抚触,逐渐现于何韵兰的身上。年轮静静地前来,不紧不慢地为岁月添一抹松香。匆忙紧张的日子远去了,留下从容安闲。现在的何韵兰,有更多时间徜徉于艺术。但这并非何韵兰当下生活的全部。她未来的生活,如同水墨画中的留白,还有那样多的想象空间,尽管,她已经76岁了。
  去年重阳节那天,何韵兰在微博上发出如下感慨:人生是一次只有彼岸没有归途的旅程,等到开悟,已是尽头。想要旅程精彩,唯一的办法是让自己也成为一道风景。
  伴随着微博感慨,她在博客上贴出的文章:不愿过“重阳节”的老人!那一颗活泼的心,那一股不服老的劲儿,还有那一张71岁凌空飞翔的照片……她的探索,行走,公益,艺术,已经成为时光长河中一道美丽的风景。
  现在的她,生活依旧丰富,家中常有朋友至。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关注儿童美育教育的一线教育工作者。她为儿童做事的心一直都在,并且一直秉承公益的理念。年龄并未带走她的热情与好奇。
  有时,她也会回望自己的人生之路,她似乎看见少年何韵兰靠着画插画所得的稿费一个人闯荡北京,考入第一届中央美院附中;也似乎看见在中央美院上大学的何韵兰在色彩贫瘠的生活中,如何自行点缀富丽的青春——破破的床单烂到有洞,她可以把它染成黑色当裙子,男友刘勃舒的裤子可以经过改装涂色成为她走秀的背心……生活中总有那么出其不意,新奇的想象装点着那个充斥着工农兵标准化一的时代。
  如上经历,沉淀在何韵兰的人生中,为她的作品增添了斑斓。她的某些视角,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严歌苓笔下的小穗以及小娟或者其他,睁着大大的双眼,一边参与着生活,一边观察着这个世界。约略不同的是,小穗们的内心是紧绷着防备着,她的内心是张开的舒缓的,随时悦纳不期而至的相遇,与意料之外的冲击——比如,在没有带伞的日子里,遭遇雷阵雨会让她的衣服全部淋湿,她却会为此而欣喜不已——她对一览无余兴致不大,更喜欢山穷水尽柳暗花明的惊喜。她其实还是住在海宁那个水乡的小女孩,对一切未知的事情都充满了好奇。
  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家改革开放,年逾五十的何韵兰带着童年的心出发了,游历法国,美国,匈牙利,欧洲大陆以及力所能至的每个陌生角落。法国璀璨的艺术让她沉醉,来自陌生人群中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让她着迷。走了那么多路,观察了那么多人,放置在内心发酵之后的思考却是“关键是你如何成为自己。”这是很久以来就萦绕在何韵兰心间的朦胧之问,在八十年代那个艺术繁盛,哲学思考集中,美学潮起的环境中又清晰起来。每个人都是不可替代的,但是地球离了哪个人都会转动,如何让自己成为自己,这也成了悬在何韵兰心间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寻找更完整的自己,何韵兰有向内叩问深究的勇气。自我认知或是贯穿每个人一生的课题。12岁便独自面对生活的她,对事物以及对自我的评判更多需要自我去完成。她是那样欣欣然将自己投身于陌生的生活中,品尝冒险带来的别样感受。迷路,遭遇地铁黑人抢劫,与陌生人同行……她的旅程探险故事长得可以写一本小说,也因而,有人戏称她为“艺术家中的三毛”。
  旅行的真味,并不只是见新奇,增知识,也不见得是赏玩眼前从未见过的风物。最有价值的,恐怕是在旅行中去发现自我本身。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境遇,或者能够激发出陌生的自我,她期待在未知的环境中更能看清自己。傍晚的轮渡的汽笛声,街角咖啡店里发呆的人,以及路边金发碧眼吵嘴的小情侣,都会让她的嘴角浮起不期而至的微笑。总有某个瞬间,击中你自己还都不能窥得的内心。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上世纪九十年代,何韵兰的一个展览在法国某地方举行,当地官方很重视,为她安排了一系列活动,很多要客要来,她却觉得这样的活动没多少意思。某一天,她悄悄地溜出去,偶然认识一对年轻的情侣,她和他们一起吃饭,一起逛街,晚上一起看夜场电影,她觉得,在官方组织的活动中缺乏这种市井生活中的灵动。她喜欢与各种人交流,去看生命中的多面棱镜。
  如许精彩的故事,而此刻,她不仅仅是回望,她还有很多未境的计划,想要去做,去完成。儿童艺术教育,是她一生的关注所在。
  你可曾触及他人的生命
  中央美院毕业的何韵兰先后做过编辑、记者、中央戏剧学院教授等社会职务。她最热衷,付出心力最大的恐怕是在当中国美协儿童艺委会主任的那五年。
  “做公益事业,我受叶蕾蕾女士的影响很深。”何韵兰对此毫不讳言。她的桌子上摆放着叶蕾蕾女士出的画册,并颇为珍视,不轻易送人。叶蕾蕾是美国费城艺术大学终身教授,北费城非洲裔社区创建者,“她以一个华裔女艺术家的身份去做美国和非洲贫困地区的社区改造,把环境这样的一个大的艺术概念,种到每个参与者的心灵里面去,我觉得非常不容易。我以她为榜样。”何韵兰本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当她看到艺术能切实给人的生活带来影响时,想要将艺术的辉光散播到人们心中的愿望就更为强烈了。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优品.jpg
1.jpg
书画名家.jpg
6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