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琪 科学也是艺术

2014-09-10 15:07: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报效国家不是追逐个人利益的副产品,应该是主动的追求和奉献”

  

  文/本刊记者 梁伟
  2002年,在法国生命科学界做得风声水起的周琪决定放弃法国农科院的研究组,放弃法国绿卡回国工作了。这在当时的法国农科院,尤其在旅法的华人科学家和留学生中引起了强烈反响。
  同年10月,周琪在回国前接受《欧洲时报》采访时说:“回国后的工作一定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这是正常的,困难永远都是存在的,要发展就要面对,不论谁去克服,总要有人去做。回国服务不仅仅要顺应社会的发展,也有责任主动地去改变社会。我们现在得到的已经几十倍、几百倍于我们的前辈了,没有什么需要抱怨的,如果能以自己多年的积累为社会做一些贡献将是我们最大的心愿,即使失败了也是一件有价值的工作,至少可以为后来者铺垫一个继续前进的阶梯。科学是无国界的,但科学家是有祖国的,创新性的科学成果也是有祖国的。作为科学家有责任为自己的国家做贡献。”
  十二年一个轮回,当年这个以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精神回到中国科学院的年轻人现在怎么样了?
  记者日前在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20年的回顾活动中又见到了周琪,作为当年最年轻的百人计划入选者,周琪已经成为中国科学院干细胞与再生医学战略性科技先导专项的首席科学家,尽管已经斑白了鬓角,却豪气依旧。周琪说:“过去十年间中国科学家对国际干细胞研究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已经成为国际干细胞大家庭的重要成员。不仅仅有许多重大的科研成果不断涌现,中国积极倡导、推动的国际干细胞行动计划、国际临床级干细胞库及临床级干细胞标准,以及人类胚胎干细胞转化应用的规范与标准都为未来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们是先行者”
  1987年,17岁的周琪参加高考,谁也不曾想到,这个从小对建筑设计情有独钟的人,最终选择了生命科学,多年后不仅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克隆大鼠、还成为第一个不通过克隆技术得到健康的无性繁殖动物的人。
  周琪说自己原本是怕老鼠的人,为什么会选择这一学科,理由只有一个,当年高考有一道时事政治题:生物技术是21世纪四大新兴技术之首。所以,在高考填报志愿时,他没有丝毫犹豫,就选择了第一次在东北农业大学设立的生物工程专业,这是中国最早设立的生物工程专业之一。
  进入东北农大,周琪有幸聆听到很多著名教授的教诲,这里面就有后来成为其导师的东北农大生物工程专业的奠基人、组织学与胚胎学国家重点学科的创始人秦鹏春先生和他的学生谭景和先生。
  而在周琪的记忆里大学生活简单而美好,“我们是这个专业的第一届学生,是先行者,曾遇到很多困难,老师也是和我们一起在摸索中前进。不仅课程很多,而且老师一直坚持用英文原版书教学;还有很多的实验课,这些实验都不是走过场的实验,都是有问题、有设计、有结论的系统工作。大一结束,这个班级就已经把大学四年的学分都修完了。除此之外,老师们每天带着大家早上一起跑步,带着大家参加各种文体活动,有时还有繁重的体力劳动。现在再回到校园,当年同学们开的路已经不复存在了,亲手建成的动物实验站已经被林立的高楼所替代,但大家还清晰地记得那些环绕着教学楼挺拔的行道树都是谁栽的,我们的班级活动经费就是这样一点一点赚来的。我们班19个同学,10个男生,运动会、篮球赛、辩论赛、演讲赛,我们都是获得最好的名次,生物工程系就是学校的一道风景。”
  在周琪的大学生物化学老师、现东北农大生命科学学院副院长苍晶的印象中,周琪大一、大二时,寒、暑假都不回家,天天泡在植物学、微生物培养、胚胎工程等实验室里。“那个年代,像周琪这样主动进实验室工作的学生很少。他在大学三年级就已经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专业方向。”
  许多校友都记得当年周琪在校园里忙碌的身影,这个担任多届学生会主席、研究生会主席的风云人物在大学四年中科研方面也硕果累累,周琪的本科论文和相关文章成为东北农大最早的由本科毕业生发表的国际期刊论文之一。之后他选择了组织学和胚胎学专业继续深造,跟随秦鹏春先生和谭景和教授继续开展发育生物学的研究,尤其是细胞核移植的工作,先后在国内较早地完成了绵羊、猪的克隆胚胎,并率先在东北三省获得了胚胎细胞克隆兔。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封面1.jpg
封面3.jpg
封面drt5.jpg
封面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