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峰 “治霾先生”的承诺

2014-12-05 15:52: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其实就是中国公民的伦理教育,孩子们需要成长伦理,企业需要社会公民伦理,环保产业也需要环保伦理,这是大家都需要的必修课。——白云峰

  

白云峰 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 北京国能中电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

  坐在落地窗前的白云峰,注视着窗外浸润在雾霾中的灰色的北京CBD,认真地对记者承诺:“我可以拍着胸脯跟你说,三到五年,中国的雾霾就可以治理好。”
  文/本刊记者 骆瀚
  无论父母怎么告诫他要低调、别太得瑟,天生一股闯劲的白云峰还是走了一条与真正低调的企业家完全不同的道路。
  继32岁白云峰成为中国“史上最年轻的上市公司CEO之后”,33岁时他当选了2007年的央视年度经济人物、《时尚先生·Esquire》杂志年度时尚先生,2010年当选“北京市劳动模范”,2013年当选新浪网年度中国经济潮流人物,2014年获评达沃斯全球青年领袖,白云峰似乎从没离开过公众的视线。同时,白云峰还客串过电视节目主持人,近年又在各种环保、创业公益活动中频频现身,有网友甚至戏称“白云峰实现了他们的所有梦想”。
  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北京国能中电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白云峰对自己却有着清醒的认识。“人总有些爱好,我从小就喜欢当主持人,但环保产业是我的初心与归宿。我的中国梦其实很简单,就是在有生之年为中国人能生活得更清爽做一点自己的贡献。我最近的一个梦想,是帮助祖国尽快把雾霾治理好。”纵观白云峰近20年尤其是近5年来的职业生涯,他所有的努力或许当得上一位合格的“治霾先生”。
  旧梦醒来,荣耀之后收获平和
  2014年岁末,白云峰与其他身在北京的人们一样,也很怀念“APEC蓝”。但专业所在,他还有更多地想法。“中国的雾霾等空气污染严重,核心问题是能耗过大,前一段时间的‘APEC蓝’也恰巧证明了这个观点。大片区域应急性的停止生产保证蓝天,老百姓固然可以理解,但对经济发展确实有重大影响,解决这个矛盾唯一的出路,就是把燃煤污染降到最低。”
  这样明确而清晰的思路在中国是非常珍贵的,白云峰有这样的认识也是一波三折的过程。
  6年前,本刊曾以财富“超男”的形象报道过他以32岁年纪带领当时中国环保产业顶尖公司北京博奇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赴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壮举”。旧事重提,他却说现在的自己,对当年在央视领奖的场面,在日本东交所上市时的场景,都觉得很遥远,“那些画面看起来很陌生,好像已经在记忆中抹去了”。

白云峰(第一排右七)与国能中电员工爬山

  但遗忘这些并不影响白云峰对过往经历的感恩。“发自内心地讲,我非常感恩于博奇公司给我的一切,一把手的工作经验和少年得志的很多荣耀”。但离开也是必然的选择,他想做的事在博奇的平台上已经远远不能实现了,他的目光已经从一家企业扩展到了一个行业、整个产业。他不断地反问自己,做一家环保企业的价值究竟是什么?为什么环保企业的赢利却伴随着大气污染的加剧?自己到底是要赚钱维护一家企业的利益还是再做点别的什么?
  一时间没有答案,辞去CEO时三十五岁的白云峰倒是提前体会了退休的感觉。回想起从一个普通工人,成长到上市公司副董事长,在人生巅峰又退居二线的整个过程,还是让白云峰有了便识人间冷暖的感慨。“博奇公司是当时中国环保领域里的顶尖公司,在这样的公司做了七年CEO,很难想象自己会再低三下四求别人办事。但庆幸的是,提前退休的经历让我又回归到了一种草根的本源心态,又能够踏踏实实的做事情。”
  人生急刹车后的白云峰也是脆弱的,有一段时间他甚至没有了思考的能力,乱了方寸。那段时间没什么大事,电视界的朋友邀请他去做主持、参与时尚先生评选,他通通答应;别人推荐给他的书,当当网上的图书排行榜,他也无选择的本本阅读。渐渐的他发现自己还是偏爱历史,经济和文化类的图书,学会了从历史和过程化的角度,看待当今中国的问题。在钟爱的人物传记中,他最喜欢阅读周恩来的故事,欣赏周总理杰出的大局观与牺牲精神。他还与盘古智库的董事长易鹏等人一起,探讨了在新经济环境中,中国年轻企业家应当如何互相学习,把力量聚焦起来,发挥更大的作用。
  “从王子到平民”,这种人生历练让白云峰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要从新开始。尤其是他和团队中志同道合的人们看到当时从国外引进的脱硫脱硝技术,都成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是能耗比较大的老化技术,在治理污染的同时带来新的污染,中国急需想办法攻破治理污染的核心技术。同时,他们也意识到原来从事的脱硫脱硝只是产业下游的被动环保措施,未来能不能从产业的发端和产业关联上协同环保,才是治理污染的关键。整个团队的理想也统一了。
  白云峰2005年申请的浙江大学的工程热物理博士学位,此间也进入最终的收官,论文题目就是协同环保。他仔细研究了中国的大气污染原因,全新的观点形成了:中国的雾霾等空气污染严重,核心问题是能耗过大,中国每年要燃烧掉40亿吨煤炭,而煤炭作为中国能源基础的地位短时间内不可能被替换,燃煤的清洁化利用是摆在我们面前解决雾霾问题唯一的好办法。同时,通过高技术与全方位服务,在能源生产、使用、转化领域开展协同治理,燃煤污染可以降到比燃气还低,这也是中国环保产业发展的治本之道。
  荣耀之后,无论从思想还是行动上,白云峰心中波澜不惊,做好了远航的准备。
  做标本兼治的“好人环保公司”
  为了亲身探索这个方向的正确性,白云峰和30多位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开始了人生的二次创业。他拿出自己一两千万的积蓄,推进整个团队按照共同的理念,一年之中走访了将近20家电厂,从金融服务开始,到后续的生产服务、检修服务等全方位考察中国能源行业的环保需求。调研的结果让白云峰进一步认识到中国环保产业自身的科研、创新能力其实很强,但在与能源行业对接过程中,科技的整合和应用能力较差,普遍缺乏经营思维。如何提高核心技术的整合能力与服务能力,成了他再创企业北京国能中电能源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国能中电”)的主攻方向。
  有了特别的方向,国能中电走上一条行业内有些“奇葩”的发展道路。
  除了在五大电力集团之外的能源企业环保进程中崭露头角,一些费时费力的小项目,同等规模的环保公司不去做,白云峰主动去做。比如东北、西北一批小型供热厂之类的项目,直排的烟囱烧一吨煤的污染是大电厂的20倍,项目很小但治理难度非常大,成为中国雾霾治理很长一段时期内被回避的死角。白云峰的团队却能在这样的地方,用先进的技术和高效的服务一下坚守多年,直到污染被根治。
  又有一些项目国能中电没有中标,白云峰却义务地把他们的设计方案提供给业主。能源企业家很惊奇地问为什么,白云峰的答案是:因为我们的方案一定比他们的方案更完善,虽然没中标,你们要真的想把污染治理好,需要拿我们的方案做参考。白云峰已经完全不在意竞争的问题,他的核心目的,就是让业主知道怎样才能根本治好污染。国能中电老是义务给企业提供含金量很高的治理方案,很多竞争对手也非常吃惊。他们觉得这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白云峰却认为技术只是药方,关键是开药方的人。“我不能眼看着你吃错了药而不告诉你,因为钱是国家投的,治理效果是关乎百姓民生的,我不拿疗效开玩笑,原则问题上只有对错没有得失。”白云峰回答得风清云淡。
  同时白云峰与日本、美国、北欧等环保发达国家合作,建立了先进的技术平台,又与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华北电力大学等设立了共同的科研课题,并出资扶持上下游一批科技企业,致力于通过上下游的整合,让最先进的技术在环保产业链中实现低成本、高效率地快速转化。在这样全产业链的平台上,他带领国能中电与浙江大学、盘古智库等机构一起提出的燃煤大气污染低于燃气排放的“近零排放”系统集成技术,成了支撑我国能源结构及煤炭清洁利用的重要技术及理论基础。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70.jpg
封面1.jpg
封面.jpg
17.jpg
封面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