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明昌 “菇神”追梦铸传奇

2015-02-26 15:28: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他是农民心中的“菇神”。30年执着追梦,寂寞为伴,心酸几多。小蘑菇撑起大事业,破茧化蝶,一代菇神铸就科技成果转化的传奇 

  

  文/戴 红
  常明昌办公室里有一颗硕大无比的灵芝,令人称奇。办公室墙上“菇神”两个遒劲的大字,更引人侧目。
  原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农业部副部长洪绂曾的题字,道出了九三学社社员、山西农业大学教授常明昌30年追梦之路,诠释了科技成果转化的传奇。
  把论文写在大地上
  时间回放到1992年。
  太谷街头,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推着辆破三轮车,走街串巷收罐头瓶。知识分子最放不下的就是这张脸,面对过往行人不时投去的诧异目光,年轻人涨红的脸上略带一丝羞涩。
  这就是常明昌。这一年,他28岁。
  从上大学时师从著名真菌学家刘波教授,常明昌就为自己的职业梦想奠了基。1985年,他从山西大学生物系毕业后来到山西农业大学工作。在这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和浓郁学术氛围的校园内,他一如既往地追随刘波教授,倾心于食用菌栽培、山野资源开发、真菌分类、保健食品和块菌研究,尝试做食用菌产品研发和技术服务。27岁他就发表了45篇论文,专著2本,在山西农业大学,对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来说,这至今仍是一个高度。
  迄今常明昌已发表学术论文132篇,出版著作12部,主编21世纪全国高校食用菌本、专科统编教材2部,主编全国“十一五”规划专科教材《食用菌栽培》和本科教材《食用菌栽培学》2部,先后主持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农业成果转化、山西省煤基重点攻关项目等21项,合作发表地下真菌16个新种,是我国地下真菌研究的学术权威之一。
  想当年,是一次偶然的经遇,触动了常明昌走上产学研之路。
  1992年他在北京出差时在麦当劳吃饭。聊天时得知麦当劳的一个门童一个月工资是400块,是他工资的4倍还要多!
  当晚常明昌失眠了。他开始思忖这些年自己所做的一切:论文写得好只是纸上谈兵,科研做得再好也只是研究层面,只有将自己的研究转化为生产成果,才能获得利益、体现出知识的价值。
  回到学校后,常明昌着手创建山西农大食用菌科技服务中心,决心走食用菌栽培推广的道路。但个人要创建研发中心,审批遇到了困难。之后,中共十四大确立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消息,重新燃起了他的希望之火。1992年10月12日,常明昌兴奋地拿着报纸来到校长办公室,又一次谈起了自己创业的想法,食用菌中心因此顺利通过审批。
  回收废旧玻璃瓶,是他白手起家的第一步。常明昌的创业之路,就从推着这吱吱呀呀的小平车开始了。
  创业之初,他找了一块空地,挖了几条地沟,盖上塑料布,这便是他原创的菇棚。为了种植成功,他曾24小时守候在菇棚,烧火、调湿、保温,比看护自己的孩子还精心。
  寒来暑往。经过3年多的刻苦钻研,常明昌用坚韧克服了一道道难关,掌握了一整套生产技术。
  科研取得成绩后,常明昌开始思考如何将实用技术推广到农村去,为广大农民脱贫致富开拓出一条新路。食用菌庭院式栽培,一家一户,利用农民的房前、屋后、大棚、地窖、窑洞以及其它闲置的空地。为了及时给农民提供技术服务,他经常深入农户具体指导,反复讲解,设立免费技术咨询电话,帮农民解决食用菌生产中的实际问题。
  他真心真情把技术成果送到田间地头,把论文写在了大地上。
  打通农业科技成果转化的最后一公里
  1999年,常明昌参与九三学社与临汾的“九临合作”,来到国家级贫困县——临汾市安泽县蹲点扶贫。结合当地的气候和特有的条件,常明昌不知疲倦地穿梭在山区的小路上,在累计工作的9个月时间里,他100多次去安泽,行程达6万多公里。他每天穿梭于大棚之间。赤日炎炎的夏天,穿着背心站在河滩、大棚、树林为农民朋友讲课。他帮助安泽县建成了30个大型食用菌生产基地,从第一年的110万袋产量到第二年的330万袋,常明昌功不可没。随后,常明昌在安泽县又建起了山西最大的香菇基地,生产规模达到500万袋。
  为了解决产业化生产灭菌问题,他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比较了国内所有设计方案和方法,请教了许多专家,终于探索出了一套连体式双保险灭菌新方法。
  两年的时间,常明昌为该地区新增产值4000万元,昔日被用来烧火的树木枝条、玉米芯、秸杆、锯末等,变成了农民发家致富的财源,使这个多年来一直被贫困困扰的国家级贫困县——安泽县,在产业结构调整中首先尝到了甜头。从此,常明昌在食用菌栽培行业名声大震,各地纷纷慕名前来邀请他帮助发展食用菌产业。安泽的成功经验,在三晋大地上引起了强烈反响,一时间,前去参观学习的、购买菌种的、聘请技术员的络绎不绝。
  “九临合作”香菇食用菌产业化生产基地,受到社会的高度评价。
  2000年9月,安泽县县委、县政府奖励常明昌轿车一部。
  在取得傲人的成绩后,常明昌并没有得意。在推广技术的同时,他也看到了传统农业的弊端——低产、低效。2000年,常明昌再次踏上了调研考察的道路。山东、上海、福建处处留下了他的足迹,他被福建工厂化的生产所震撼。在震撼的同时,也让他看到了食用菌的发展方向。在随后的考察中,他发现这些食用菌生产车间,完全实现了对温度、水分、养分、通风、光照等食用菌生长要素的精准控制,可以一年四季不间断地进行生产,完全摆脱了传统农业生产靠天吃饭的束缚,真正达到了高产高效。
  回到山西后,常明昌辗转反侧,这种生产模式能在山西复制成功吗?
  “我有责任引进最先进的生产技术,引领农民转变生产方式。这个工作如果我不做,而等着别人来做,我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科技工作者。这个头必须要我来带!”毅然决然的常明昌决定拿出自己200万元的积蓄,建设山西省第一个食用菌工厂化生产车间。先进的技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同时也吸引了更多的投资者慕名而来。
  在常明昌的示范效应下,煤、焦、铁、地产企业许多社会资本被吸引而来投资现代化食用菌生产,从而带动了山西省食用菌产业的大发展。从2005年至今,常明昌带领他的团队,先后帮助31家企业建立了食用菌工厂化生产基地,其中年产值过亿的达到6家。因此,在业内他被誉为“山西省现代食用菌产业奠基人”。
  2005年以来,常明昌致力于九三学社与晋城市的“九晋合作”,在晋城市泽州县建立了“九三学社山西省委现代食用菌科技示范园区”。园区历时10年的合作发展,目前生产规模8000吨,年消化玉米芯、棉籽壳等农作物下脚料15000余吨,辐射带动农户2000余户。常明昌在晋城市积极引导煤、焦、铁领域的企业家们转型发展,投资食用菌工厂化栽培,涌现出一批现代食用菌企业,共13家,逐渐形成了食用菌工厂化产业集群。
  2014年,晋城市委市政府奖励常明昌一套125平米的限价房。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封面2.jpg
封面.jpg
封面170.jpg
封面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