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再难,也当一辈子呼吸科医生

2015-10-09 16:15: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安吉

  “危险时刻别人远离,我们就必须靠得更近,这样,病人才能获得生的希望和康复的力量”


  文 赵建强
  清晨,天刚蒙蒙亮,53岁的空军总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刘一早早来到医院,像往常一样步履稳健地走进办公室,换上白大褂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早交班、讨论病情、查房、巡视重症患者……
  当下,都说医生难当,在呼吸内科当医生更是难上加难。“我们收治的病患很多,有患哮喘的、慢阻肺的、咯血的、复杂肺炎的、呼吸衰竭的等等,这些病在急性重症期都可以危及生命。面对这样的患者,就像面对一个复杂的整体,要做的事情很多也很急,恨不得有三头六臂,不到最后绝不放弃!病人家属急,我们更急,但越是紧急越要稳住,甚至是危险时刻别人远离,我们必须靠得更近,这样病人才能获得生的希望和康复的力量!”
  白衣天使情结根深蒂固
  刘一小时候,母亲在医院工作,让她有了一段每天闻着消毒水味道的童年,也对“白大褂”有种特殊的情结。1979年,17岁的刘一高考报志愿,毅然选择了吉林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不懈努力让她梦想成真,从入学那天起,刘一便再没跟医学分开过。
  本科五年,打下了扎实的理论基础,也让刘一大概知道了什么是医生,怎样做一名好医生。毕业时,成绩优异的她本可到卫校当老师,她却说:“学医的人不当医生,那算怎么回事?”刘一执意回到家乡的白城医院穿上了白大褂,当时医院里正经八百的医学系大学生仅有两个,她便是其中之一。“医院对我很重视,专门安排最有经验的老师带教。我也蛮拼的,天天值班,管20多个病人,每天工作12小时——那时还全是手写病历。”自豪写在刘一脸上。
  艰苦的环境,很快将刘一磨砺得独当一面。工作两年,她是“全勤劳模”,一天假都没请过。虽然日子充实,她却开始迷茫,专业疑难越积越多,她明显感到知识贮备不够。1986年,她以第一名考取哈尔滨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习呼吸专业,这一干,就是30年。
  哈医大有附属医院和基础医学部做支撑,进一步奠定了刘一的科研基础,但对她来说却是极其辛苦的,因为既要做研究,又要做临床,还要担任内科总住院医生——24小时坚守在医院,负责所有会诊,内科抢救也都得到场。
  辛苦与收获相生相伴,刘一的临床科研能力突飞猛进。1992年,她被公派到日本进修,从此与国际前沿医学亲密接触。期间,有件让刘一终生难忘的事。一次尸检病理讨论实习课上,一位日本教授讲到中国医学,尤其是临床医学之所以进步慢,就是因为很少开展临床尸体解剖检查,而日本几乎对所有死亡病例行尸检。教授本无恶意,而且也是事实,但作为中国医生的刘一仿佛受了莫大侮辱,当即退席以示抗议。
  刘一说:“我平生第一次真切地感到‘中国’二字对我意味着什么。她是我们精神和灵魂的根,我必须与她荣辱与共!事后那位教授当面向我道了歉,但我一直难以平静。作为无数中国医生中的一员,必须要为祖国的医学事业奋发努力。只有我们的科研临床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中国的医学才不会被当成反面教材,中国的医生才能真正扬眉吐气。这份责任和使命,激励我要更加努力地学习掌握国际先进医学知识和技术。”
  “中国女性很棒!”
  怀着这种使命感,1994年,32岁的刘一考取日本东北大学医学部博士。这个年龄的女性一般都在生儿育女、相夫教子、孝老敬亲,刘一却再次只身东渡踏上深造之路。
  东北大学在日本赫赫有名,当年鲁迅先生就在该校留学。它不仅聚集了优秀的日本学生和学者,也有众多来自世界各国的留学生。大家在一起学习研究,自然会有对比竞争。在那里人们评价一个人,习惯于说某某国家的留学生如何怎样,无形中让每个人成了自己国家的“形象代言人”。
  当时,过敏性疾患发病率在美、日等发达国家明显攀升,对支气管哮喘的研究便成为热点之一。中国的支气管哮喘发病率也呈上升趋势,刘一盯紧这一目标,将支气管哮喘发病机制的研究作为博士课程主攻方向。她认为研制与开发与哮喘病态更为接近的实验动物模型,不仅有利于研究疾病的发生机制,同时能为新型药物的开发应用提供有利的工具。
  “小时候我特别害怕动物,但为了学习,我竟然同动物打了3年交道。每次实验从早到晚一站便是十几个小时。不懈的努力使那个研究室的迟发哮喘模型进一步完善,并利用该模型深入解明了迟发型哮喘的发病机制,在新药开发应用上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刘一的表现出类拔萃,她先后3次赴欧美国际学会演讲发言,数次在日本学会上发言,还在国际专业期刊发表论著2篇。日本导师感慨地说,只有中国学生能吃这样的苦,并取得这样的成绩。
  博士课程的最后一年,面临实验收尾、资料总结、论文答辩……可就是在这最紧张的一年,刘一怀孕了。日本的大学,学生在学期间怀孕,多是休学或推迟毕业。刘一却没有休息过一天,不仅提前完成博士论文,还第一个通过答辩。答辩后一周,她的儿子便出生了。她给儿子起名学博,来纪念母子共同拼搏的这段经历。“毕业祝贺会上,我的导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中国の女性素晴らしい!’(中国的女性很棒!)那一刻,作为中国留学生,我感到特别特别骄傲!”
  在日本,医生的地位和收入都很高。毕业时,导师曾竭力挽留刘一做博士后研究,朋友介绍她到日本公司就职,更有人劝她借机加入日本国籍。刘一却坚决要回国,“许多东西可以改变,但我骨子里中国人的血脉变不了,我的根在中国,我的事业也应该在那里。”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15-13期封面170.jpg
15-12期封面.jpg
封面2q.jpg
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