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佩孚 得意时清白乃心 失败后倔强到底

2014-01-17 15:20: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他是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上出现的第一张中国面孔,他被《时代》称为“Biggest man in China”,他一生毁誉掺杂、盖棺尤难论定

  

吴佩孚

  以破落秀才而横空出世手握重兵势倾朝野,吴佩孚一生几度失势又几度雄起,大起大落跌宕起伏。1939年12月4日日本牙医施行手术而当晚暴卒后,他被国民党政府追认为陆军一级上将。而这一切都与他的为人处世有直接的关系。
  文/华 声
  1924年9月8日,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上出现第一张中国面孔,他就是吴佩孚。这位被《时代》杂志称为“Biggest man in China”的北洋军阀,是个毁誉一身、盖棺尤难论定的人物。
  吴佩孚,字子玉,山东蓬莱人。1898年投淮军。1906年任北洋陆军曹锟部管带,颇得器重。后升任旅长。护国讨袁运动兴起,随营入川镇压蔡锷领导的云南护国军。1917年7月,任讨逆军西路先锋,参加讨伐张勋复辟。同年孙中山组成护法军政府。段祺瑞派曹锟、张怀芝带兵南下讨伐;吴任第三师代理师长兼前敌总指挥。因湖南督军席位为皖系张敬尧所得,吴仅获空衔,十分气愤。遂发出罢战主和通电。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吴曾多次通电反对在巴黎和约上签字,支持学生运动,颇得舆论的好评。11月吴与西南地方当局结成反段军事同盟。12月冯国璋病死。曹锟、吴佩孚继承了直系军阀首领的地位。1920年5月,吴率军自衡阳北撤,布置对皖军事。14日直皖战争起,在奉军配合下大败皖军。此后,直奉两系共同把持了北京政府。1922年4月,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直军胜,奉军败退关外,吴佩孚成为北洋军阀的首要人物,操纵政局。1923年2月,吴镇压京汉铁路工人罢工,造成“二七”惨案。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起,吴任“讨逆军总司令”,为奉军及冯玉祥国民军所败。1925年10月,浙江督办孙传芳发动反奉战争,吴出任“讨贼联军总司令”,派兵攻入河南,后与奉系沟通,南北夹击国民军。1926年夏北伐战争起,吴从北方赶赴前方督战,在鄂南汀泗桥、贺胜桥连遭惨败。10月北伐军攻占武汉三镇,吴部主力被歼,从此一蹶不振。1932年回到北平(今北京)。吴曾通电声讨溥仪充当伪满傀儡,拒绝日伪拉他下水。
  以破落秀才而横空出世手握重兵势倾朝野,吴佩孚一生几度失势又几度雄起,大起大落跌宕起伏。1939年12月4日经日本牙医施行手术而当晚暴卒后,吴佩孚被国民党政府追认为陆军一级上将。而这一切都与他的为人处世有直接的关系。
  一生信笃“四不”原则
  不好色、不纳妾、不嫖娼、不贪财,是吴佩孚的人生信条。吴佩孚年轻时写过:“率性而节欲,可庶几于圣贤;纵欲而灭性,则近于禽兽。”这道理说得简明、形象,他想做个道德完善的真君子。吴佩孚三十开外才娶结发妻子李氏,后吴母坚持让他纳张佩兰为妾。李氏病故后,吴佩孚也不再娶。一德国女子对他一见钟情,写信表白,吴以一句“老妻尚在”拒人于千里之外。
  吴佩孚自比关羽、岳飞,对贪官污吏向来痛恨,虽出身农家,但坚持不置产、不贪污、不索贿、不受贿,廉洁自律。吴佩孚一生衣食俭朴,吃面食、米饭,每餐只喝少许山东黄酒或绍兴酒。1924年,从英国留学归国的钱昌照,曾记述与吴佩孚初次见面的情景:吴穿着布衣布鞋,白薯屑落了一身,招呼钱一起吃烤白薯,还大谈自己的做人哲学。
  1927年5月的一天,吴佩孚率卫队逃往四川,经河南邓县构林关,受到当地头面人物的热情款待。面对满桌酒肉,吴佩孚却说:“免了吧。战火连绵,百姓不得温饱,我们还要这么多菜干什么?”只留下四个小菜,其余全叫人撤下。本来定于第二天清早开拔,可地方士绅纷纷前来求字求诗,吴雅兴大发,欣然应允,即席撰写了多首诗。在赠给乡绅杨星如的诗中写:“天落泪时人落泪,歌声高处哭声高。世人漫道民生苦,苦害生民是尔曹。”毫不客气地谴责地主豪绅们的罪恶,令其难堪。谁也没有想到,舞文弄墨竟救了吴佩孚一命。当天上午,他的先头部队中了河南悍匪索金娃的埋伏,连秘书长张煌言也被乱枪击毙,他却因推迟出发而得以幸免。
  1932年10月,吴离开成都定居北京后,主要靠张学良的资助维持生计。后张学良因“西安事变”被囚,吴佩孚靠伪京津卫戍司令齐燮元接济,挂了个有名无实的“顾问”,每月领“车马费”数千元。齐燮元原是他的部下,吴佩孚接受这一照顾,可作“袍泽之谊”解,但无卖国之嫌。
  吴佩孚当权后,前来跑官的亲友络绎不绝。一次他亲写手谕:“天、孚、道、云、龙五世永不叙用。”这5个字都是蓬莱吴姓一系,一道手谕将自家亲戚攀附之路全堵死了。有个老同学为官名声不佳,来求吴为他在河南谋个官职。吴佩孚批条“豫民何辜”回绝,意思是河南老百姓有什么罪过,要你来害他们?手下有个老同事无能,不安于有职无权的闲差,便毛遂自荐,写下军令状,“愿为前驱,功成解甲,退居故里,植树造林,福泽桑梓”,吴佩孚批道:“且先种树。”
  不过,也有“例外”。吴佩孚刚当兵时是个勤务兵,一天送公文被巡警营幕僚郭绪栋赏识,被推荐到保定武备学堂做了士官生,自此有了事业的起点。飞黄腾达后,吴念念不忘知遇之恩。在洛阳大帅府,除接待曹锟使者外,所有中外宾客吴佩孚一律不亲自迎送,唯独对郭礼遇有加,始终不渝。郭有烟瘾,吴有禁令,但特下手谕:“只许郭公过瘾,不准僚属破戒。”郭生病,吴衣不解带亲自服侍。后来,郭想衣锦还乡,吴保举郭做山东盐运使,郭嫌官小,闹脾气,说:“难道我就不够当一任省长吗?”于是,吴又保荐郭做省长。郭继续“开价”:“我不做省长则已,要做就在山东本省露脸,这才光宗耀祖。”当吴大费周折为其谋到山东省省长之位时,郭已沉疴不起,不久即撒手人寰。吴佩孚亲撰挽联:“公而忘私,国而忘家,弃下老母孤儿,有我完全负责任;义则为师,情则为友,嗣后军谋邦政,无君谁与共商量。”
  辛亥革命后,一些议员商议要拆除紫禁城三大殿,在其废墟上另建议会大厦。远在洛阳的吴佩孚听到后拍案大骂:“这群蠢猪!”马上命令部下给大总统、总理、内务总长、财政总长发电报,很快,电文被各地报纸刊载。故宫三大殿躲过了灭顶之灾。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优品.jpg
1.jpg
书画名家.jpg
6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