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山”情 中华情 

2014-08-26 14:35: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人山报》是邯郸地区抗战文化的总汇,冀南的典范,晋冀鲁豫的中心,人民抗战的缩影。《人山报》电讯承延安党中央指示精神,凝聚千百人民团结抗战。作为革命的历史资源(包括八路军平原作战的综合景观)、社会资源、人文环境资源深厚、意义深远。
  时隔多年的今天,虽然《人山报》已尘封历史博物馆,但《人山报》人和曹庄村民当年共同抗日的革命精神却像一座丰碑毅然矗立在人们心中

  

1945年5月,人山报社部分人员在春季战役祝捷大会后合影留念

  文/本刊记者 吴军涛
  “人山报,自邯郸,区区农舍系家园。吃糠咽菜宿荒野,浴血创业苦中甜。人民与我共患难,我为民族献华年。人山报,胆剑篇,战地采访生死间。冲破枪林沐弹雨,穿越封锁若等闲。戳毁顽敌狰狞面,绘出英豪义秉然……”这是人们歌颂抗战期间《人山报》人的诗词。
  《人山报》是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冀南的第一张地委机关报,在1940至1945年之间,发刊400余期,在严酷的血与火的战争环境中,成为党和政府以及抗日军民的喉舌,是激励抗日军民英勇杀敌的战鼓,被称作地方报之最,也是《中共党史简明词典》中的唯一模范报纸。人山报社里走出了30多位副国级和正、副部级干部,70多位副厅级干部,为新中国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精英。
  河北省邯郸市曲周县依庄乡曹庄村曾是人山报社旧址,是八路军东进纵队和称作“刘邓大军”的一二九师出太行赴平原作战的始发战场。
  时隔多年的今天,虽然《人山报》已尘封历史博物馆,但《人山报》人和曹庄村民当年共同抗日的革命精神却像一座丰碑毅然矗立在人们的心中。如今,正值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之际,曹庄人民心怀恩情,在小平同志曾经指挥过的革命战场,弘扬民族精神,继承革命传统,尽展中华儿女风采。
  临危建报,卓越功勋
  1937年“七?七事变”,日寇沿平汉、津浦铁路线南侵,华北沦陷。1938年共产党八路军挺进敌后,创建了冀南抗日根据地,遵从上级加强宣传工作的指示,中共冀南三地委决定出一份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反应本地区生产建设、抗击日寇的新闻报纸。当时的地委书记乔晓光,责成宣传部长杨易辰具体筹划,于1941年3月8日在曲周县曹庄村创立《人山报》。为什么会叫《人山报》?缘由现实,意义深远。
  当年,八路军一二九师副师长徐向前率主力一部,到达冀南,考察了平原地形和民情,及前段发动群众进行抗战的经验,提出“创造平原人山,坚持冀南抗战”的口号。三地委遂为自己的报纸定名为《人山报》,意即:我区虽无山险天然屏障,但有千百万勤劳勇敢的人民,人民力量大如山,人山矗立,日寇其奈我何?!到头来不过是泥牛入海,灭顶于人民战争之中。
  举凡全区范围的战斗消息、抗日政权建设、减租减息、公平负担等政策的公布与贯彻执行;揭露日寇烧杀抢掠的暴行、表扬民兵及工、农、青、妇抗日活动,无一不是《人山报》报道的内容。报纸内容丰富多样,受到广大群众和战士们的欢迎。
  直至1942年5月,由冀南区党委办的发行全区的《冀南日报》由于三万日军的合围被迫停刊。停刊后,先后将三分社记者张大伟等人员充实到人山报社。1944年5月,中共中央北方局决定冀南、冀鲁豫两区党委合并,成立冀鲁豫中央分局(也称平原分局)。6月,冀南、晋鲁豫行署合署办公。7月5日,一、三专署合并为三专署。一地委《黎明报》与三地委《人山报》合并,合并后仍出《人山报》。黎明报社总编辑程光远带领十几位同志来到曹庄人山报社。当时,报社人数和各级通讯员多达100余人。翟向东任社长,程光远任总编辑。改版后,除报道本地区新闻外,增设电台,增发延安新华社播发的国内、国际新闻,报道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日战争情况。
  《人山报》除了报道正规军的战绩外,还从各个方面报道各县、区民兵、游击队的抗日活动,大大鼓舞了他们参战的决心和勇气,推动了游击战的发展。除了依靠广大通讯员的支持,再就是报社本身的采访活动。社员外出采访,不管到哪儿去都要靠两条腿走路,不仅辛苦而且还要冒着生命的危险。报纸用各种方式向群众通报敌人对敌占区进行残酷的抢掠、残杀等事实,用以教育广大群众积极行动起来,还将三分区党政军领导为了改善群众生活向各县发下去的政策、指示及时传达下去,在宣传、推动这些政策的执行上起到了一定作用。在灾荒和灾害时期,通过各种新闻宣传和政策的发布等,组织群众增加生产,对抗灾害,度过了重重难关。《人山报》成为人民群众的参谋、代言人,作为三分区党政军领导的宣传者和助手。
  当年,毛主席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朱总司令命令:“各解放区的所有武装部队向其附近各乡镇、交通要道之日伪军及其指挥机关发出通牒,限期缴械投降,如遇顽抗应予以坚决消灭。”《人山报》立即印发“号外”广为传播。日本政府于1945年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正式签署投降书。《人山报》除在报上刊登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还印了大批号外,分发到冀南三分区党政军机关及群众手中,第一时间传递了国内外重要战争新闻和军区的指示下达,在冀南抗日战争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为军民营造了浓厚的抗日高潮,为冀南抗日的胜利凝聚了不可磨灭的力量。
  《人山报》不仅为抗日战争做出了贡献,也为新中国锻炼了一大批强有力的领导干部和专业人员。
  人山报社里走出了30多位副国级和正、副部级干部,70多位正、副厅级干部,遍布在全国不同岗位,发挥着重要作用。这里面包括宋任穷(曾任中央组织部长)、王任重(曾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胡林(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翟向东(曾任《河北日报》首任总编辑、河北省委宣传部长、《北京日报》、《北京晚报》总编辑、《人民日报》副总编辑)、杨易辰(曾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副总理级)、高厚良(曾任解放军空军政委)、孔庆德(曾任武汉大军区副司令员、湖北省委书记)、王近山(曾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公安部副部长)、乔晓光(曾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委第一书记)、王幼平(曾任外交部副部长)、焦善民(曾任国家劳动人事部副部长)、鲁大东(曾任四川省委书记兼省长)、郭献瑞(曾任北京市副市长)等一大批国家领导及省市级领导。
  抗日烽火,鱼水情深
  抗战期间,曲周县曹庄村有公认的优势,三百多户人家,村民有在当时叫得比较响的是南街有南拳和北街有北拳,大多武艺超群,加上村南有一片长满杂树棵的沙滩,便于躲避敌人的“扫荡”。同时,受日伪危害严重,民众抗战情绪高涨。自报社在曲周曹庄村成立以来,村干部积极筹措粮柴,找房找被;群众腾房让炕,热情温暖;遇有敌情及时报告,一同“跑反”;面对敌人的枪口,保护报社同志英勇牺牲。
  “雪花飘飘从天降,窑子里边办报忙”就是描写编办人员在天寒地冻时,仍在阴暗潮湿的地窖里,不畏虫蛇骚扰和敌人猖狂,为民族抗战日日夜夜地辛苦工作的情景。为了安全和应付不利环境,朱俊士又帮助报社在家周围和村内外联系了多处落脚点和“关系户”,从而使报社人员在敌人的多次扫荡中得以灵活转移。
  日本侵略者和顽固势力却把报社视为眼中钉。在敌人的攻势和一个接一个的大扫荡中,报社一直是敌人消灭的主要目标,始终处于危险中。因此,报社人员经常处于戒备状态,不仅每人练就了一副专门“跑敌情”的飞毛腿和夜光眼,竟能在枪林弹雨中毫不畏惧,在重重包围中穿梭自如。危急时,他们常常几顿不吃饭,睡在庄稼地、坟场和坑壕里,饥寒交迫。但在广大人民群众的保护下,报社的人员也多次化险为夷。一次反扫荡中,朱力航带着报社的五名同志和军分区锄奸干事一人,在敌人的追击下,通过重重包围,仍未挣脱这个大规模的铁壁合围大网,便冒险闯进了被敌人称为“模范村”的岳父村中。其岳父冒着全家被杀的危险,在敌人的眼皮下把他们掩护了三天三夜,直至大扫荡结束。《人山报》为人民抗战呐喊,人民把报社人员看成是自己的贴心人。革命干部与群众的关系是亲如一家人,鱼水不能分。
  从1942年开始,伴着敌人的猖狂扫荡,一起罕见的天灾在冀南大地迅速蔓延。10个月的大旱,再加上铺天盖地的蝗虫,把农田扫得几乎一无所有。后又有一场七天七夜的滂沱大雨,房屋倒塌,坑满壕平。时又流行霍乱疾病,死人不断。树叶、树皮、草籽,凡是能吃的东西都吃光了,饿死的人越来越多。曾在最危险时几次掩护过报社人员的朱力航岳父全家七口人也被饿死。这时,报社人员的生活已十分艰苦,顿顿糠菜而不能填饱肚子,天灾、人祸、敌人猖獗,环境愈加恶劣,随时都会失去生命,报务员苏传兴是长征时的红小鬼,曾饱经风霜和磨练,但在这极其恶劣的条件下,终于积劳成疾,经常吐血,不幸逝世。这时《人山报》的绝大多数人员却咬紧牙关,艰苦奋斗,坚定不移地把报办了下去。炕边或搭块木板就是桌,用削尖的木棍和火柴杆蘸着墨水改稿。在阴暗潮湿和缺氧的地洞里一工作就是几天几夜,买文具印刷品也要穿过敌人的重重封锁线,徒步迂回数百里。战地记者的采访,更是在敌人的碉堡下,炮火中,在层层封锁的敌占区,孤身深入,危险重重。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封面170.jpg
封面.jpg
封面1.jpg
封面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