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杰 高能致远 杰出致公

2015-01-05 15:50: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高杰出席全国政协会议

  文/本刊记者 宋淯知 特约记者 任岩
  高杰,1961年11月出生于北京。人事部批准回国定居专家,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择优支持者,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现任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侨联常委,致公党北京市副主委, 北京市侨联副主席。
  从清华园中埋头苦读的身影,到国际学术论坛上沉稳有力的声音;从实验室中的精细计算,到政协大会上的积极履职;从昔日热爱科学的逐梦少年,到今天成绩斐然、胸怀天下的爱国科学家,高杰走过的每一个脚印里,都镌刻着理想、坚毅和深沉的爱国情怀……
  求识为国
  读中学时,高杰就热衷于无线电,他自己动手组装、拆卸无线电元件,自制无线电接收机与发射机,那时候他的梦想就是今后能在无线电领域有所作为。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那股春风扑面的感觉高杰到现在都记忆犹新。无线电这个领域已经容不下他的志向,上大学,寻找“更有力量”的科学领域成为他的新目标。
  当时,为了让尖子生高一之后就能跳级参加高考,学校老师使出各种绝招精心选拔几个学生重点培养,这其中就有高杰。1978年夏天,高杰如愿以偿地考进了清华大学。到清华后的第一堂体育课是跑步。体育老师带着大家跑出了校园,经过田野,到达了终点圆明园。那一片断壁残垣,那些留在废墟上的颓败和伤痕,这个历尽劫难的民族凝固的叹息,给17岁的高杰留下了直观而深刻的印记。
  清华的第一堂体育课无疑是一堂政治课,这种潜移默化的教育让高杰产生了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作为一名青年大学生,如何实现知识分子的价值?如何通过知识报国,才能不让屈辱的历史再次上演?”高杰说,“后来看了谢晋导演的电影《鸦片战争》,其中一幕关天培在炮台上以身殉国的场景再一次加深了我这种印记。” 站在清华园中的高杰感觉到身体像是被一股强烈电流击中一般,强烈的使命感让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成为可以为国家承载重量的顶梁柱。
  清华大学图书馆是高杰最为喜欢的读书场所。那坚实的实木长桌、漂亮的实木座椅、丰富的图书和期刊杂志、幽静的阅览室,培养了高杰对图书馆的偏爱和依赖。那是使思想变得锋利的地方,那是使学子成为学者的地方。作为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加速器专业的学生,高杰和同学们的学习热情就像炽热的沙漠渴望吸收水份一样。

高杰(后排左四)带领团队看望谢家麟院士

  回忆起在清华本硕8年的学习经历,高杰的心中充满了感激。“我在这里接受着科学与艺术的陶冶、知识的传授和体魄的锻炼,那种开放的氛围使我形成了良好的科学与艺术修养和融合并包的观念,在我的眼中,科学和艺术是合一的。我想,创新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美学的,而哲学和艺术对人的塑造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潜在过程。所以我非常注重在哲学和艺术中寻找灵感和启发。”作为中国首屈一指的高等学府,清华所提供的丰富教育资源,使高杰汲取了全面的营养,也为他开辟了一条通往未来的通途。
  “高能”报国
  1986年6月,高杰考取了中科院高能所谢家麟先生的博士研究生,从此开始了他生命中与谢先生的一段不解之缘。
  但提及与中国科学院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还得从1978年入学后不久清华工物系加速器教研组安排学生们到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参观活动说起。“那时高能所正在积极开展在昌平筹建的50GeV质子同步回旋加速器的预制研究工作,实际上清华工物系加速器专业招收我们这个班也是为了这个项目。高能所的接待人员向我们展示了各种低能加速器、实验室和科研人员办公室。这次参观实验室感觉就像是亲临战场前线一样,带着一种真实感和神圣感,既是一种感性认识,又是一种理性认识。”最后,大家来到主楼二层的阶梯教室,一位年近花甲、精神矍铄的老教授在讲台上给学生们介绍高能所的研究领域和科研情况,同时还特别详细地介绍了拟在昌平建造的“87工程”项目(50GeV质子同步加速器计划)。这位老教授就是我国著名的加速器物理与技术专家及“87工程”项目总设计师、2011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谢家麟院士。
  “在我人生中与中科院高能所和谢先生的缘分就是那时建立起来的。老师和我有着一致的目标,就是立足于自己的学科,爱国报国,雪中送炭,为国家的崛起努力做事。这个目标一代一代地传承着,好比一根链条,一环接着一环。”
  高杰在高能所的博士论文题目是用于北京自由电子激光装置的微波电子枪的理论与实验研究。当时世界上只有美国基于直线加速器的自由电子激光装置实验搞成功了,里根时代“星球大战”计划中的天基武器之一就是当时只有美国掌握的电子激光器。而高杰研究工作的起点是从谢先生到美国斯坦福大学直线加速器中心访问时带回来的一张草图开始的。
  那段时间,高杰除了理论设计就是画图纸,跑材料,找工厂,出差,联系合作伙伴,安装。实验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开始。高杰时常到谢先生的家里讨论问题,从微波技术到阴极材料,从粒子动力学到实验技术。
  “谢先生的言传身教让我深深地感到在科学研究工作中国际视野、国际交流与国际合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谢先生时常对井底之蛙式狭窄视野的批判对我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都起到了重要的指导性作用,直到今天还时常反思自己是否会有视野狭隘的情况发生。”功夫不负有心人,北京自由电子激光项目终于被国家定为“863”项目。多年以后的今天,再谈到当年做科研时的那种坚持,高杰还念念不忘导师传承给他们的那种独立精神、实干精神和自主创新精神。
  1988年,法国国家科研中心直线加速器研究所的所长ProfM. Davier和加速器物理室的室主任Dr. J. Le Duff相继来到高能所参观。高杰向他们介绍了整个装置和实验结果,清晰的思路和流利的英文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临别前,Prof. M. Davier所长对高杰说:“欢迎你毕业后到法国国家科研中心(CNRS)的直线加速器研究所(LAL)来工作。”很快,高杰就收到了法方的邀请信,这时离他的博士论文答辩还有三四个月。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70.jpg
封面1.jpg
封面.jpg
17.jpg
封面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