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放吾将军 攻坚奏捷仁安羌

2015-01-27 17:59: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他是中国远征军中的骁将,是在仁安羌令日本侵略军胆颤心寒的民族英雄,却被历史掩埋了半个世纪

  

133团团长刘放吾

  文/党德信
  黄埔骁将、曾驰骋于中缅印战场、获仁安羌大捷、令日本侵略军胆颤心寒的原中国远征军新38师第113团团长刘放吾,由于种种历史原因,致使这位真正的抗日英雄蒙冤多年,半个世纪后才得以真相大白。
  一枚功勋章,拖了整整半个世纪才到达将军之手。
  被“张冠李戴”的抗战英雄
  杜聿明将军1960年在《文史资料选辑》第八辑上发表的《中国远征军入缅对日作战述略》一文,较为详尽的记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远征军赴缅甸与盟军共同抗日的经过。其对1942年4月新编第38师第113团解救英军之围,有数百字的记述,对该团团长刘放吾的名字写成实际并无此人的孙继光,对敌方兵力及战后受奖情况也有出入。
  此后《文史资料选辑》改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对早期出版的《文史资料选辑》又进行重印,或变成合订本多次印刷,均未对杜聿明将军文章进行订正。到1990年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辑出版的12本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之《远征印缅抗战》(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又原文转用了杜聿明的文章。该书收入的曾任史迪威(Joseph Stilwell,抗战时任中国战区参谋长)联络参谋的王楚英的回忆文章《中国远征军印缅抗战概述》,本来对113团团长刘放吾的名字写对了,编审组也按杜聿明的文章的写法给改成了孙继光。1997年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华民国大事记》对刘放吾的名字也写错了:“远征军的大捷,一时轰动了整个英国。为此,英国向新三十八师长孙立人及团长孙继光等多人授勋。”
  对113团团长刘放吾的名字写对的文章也有。如前述《远征印缅抗战》一书收入的原新编第38师参谋长(后升任副师长)何钧衡《转战中印缅战区的新编第三十八师》, “这是我远征军参加国际联合作战以来取得的第一次有名的仁安羌胜利的战斗。”“此一胜利消息轰动英美。后来英皇发给孙立人师长勋章一枚,美国发给自由勋章一枚,中国发给四等云麾勋章一枚;第一一三团团长刘放吾获六等云麾勋章一枚,副师长、参谋长记大功一次。”其后出版了诸多抗战书籍(包括报告文学),均明确记载了刘放吾团长的战绩。
  1995年,与我书信交往十多年的上海文史馆馆员戴广德先生来京与我见面,送我他新出版的《文史趣谈》(香港语丝出版社出版),同时带来刘伟民(刘放吾次子,旅美企业家,美国太平洋国际政策协会董事)转送我的新著《刘放吾将军与缅甸仁安羌大捷》(上海书店出版社1995年出版)。戴广德在抗战时曾以《中央日报》(贵阳版)和《武汉日报》(恩施版)记者身份赴缅北随军采访,新中国成立后任上海文史馆馆员,撰写过多篇文史资料。他说,1993年9月,应刘伟民之邀到美国洛杉矶,拜访在刘伟民家居住的刘放吾将军。他写的《访刘放吾将军》收入《文史趣谈》一书。刘伟民按其父口述历史整理而成的《刘放吾将军与仁安羌大捷》,引用了英国史莱姆(Lt-Gen。W。J。Slim,时任英缅军第一军团军团长,又译为史林、史灵、斯利姆、史列姆、斯立丹等)将军的著作《Defeat into Victory反败为胜》,还把史莱姆给刘放吾的亲笔命令刊出。由著名军事史专家、曾任国民党国防部作战厅长、第22兵团司令官率部在四川起义的郭汝瑰将军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副校长黄玉章将军主编的《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2002年1月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我与曾任史迪威联络参谋的王楚英先生(与我相识交往30多年)均参加了撰稿工作。该书参考并核实了有关资料,对发生在1942年4月的仁安羌解围战斗及具体指挥参战的113团团长刘放吾有较概略的记述。我又查阅了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出版的《抗日战争正面战场》,该书由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根据馆藏民国期间军事档案整理而成,刊载了抗战期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和各战区之间的往来电报,我重点查阅了仁安羌战役中远征军司令部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往来电报。我还查看了重庆《大公报》、香港《征信新闻报》(《中国时报》的前身)等报刊的有关报道,又看到蒋介石签发的奖章执照及现台湾领导人马英九签发的褒扬令等资料,均证实参加缅甸仁安羌解围之战的113团其团长确系刘放吾无疑。
  血战仁安羌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1941年12月31日,罗斯福根据英美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建议,致电蒋介石,提议组织中国战区,由蒋任统帅。1942年3月12日,“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司令长官司令部”正式成立,由卫立煌任司令长官,卫因故未到任,先由副司令长官兼第5军军长杜聿明代理,4月2日由罗卓英继任司令长官。4月7日,第66军(军长张轸)新编第38师(师长孙立人)、新编第28师(刘伯龙)和新编第二十九师(师长马维骥)奉命先后入缅作战,归罗卓英指挥。4月10日,新编第38师(辖112、113、114团)车运缅甸曼德勒。
  此时,缅甸南方盟军作战不利,其右翼由仰光向北节节撤退。英缅军第一师及装甲第7旅,被日军第33师团包围于伊洛瓦底江左岸仁安羌地区。
  4月15日下午3时,刚到达曼德勒的新编第38师师长孙立人接到罗卓英的命令,派遣第112和第113团分别开赴纳特曼和巧克巴党(Kyaukpadaung,在皎勃东,又译为巧克柏当等),策应英军作战。 
  16日午夜,日军第214联队(附山炮兵第3大队及1个工兵小队,称“作间部队”)从撤退英军的右侧超越英军,先期进至仁安羌以东5公里处。此时除英缅军第1军团及英印军第17师等部队早已退至巧克巴党外,英缅军第1师及装甲第7旅的一部尚未从马圭撤至仁安羌。日军第214联队遂向仁安羌东北急进,占领了公路交叉点附近屯冈阵地,并以一个大队北进至平墙河(Pinchong,又译为宾河)以北,在此二处切断了英军北撤的退路。17日,被围英军向屯冈日军阵地进攻,企图突围;已撤过宾河的英军向进至平墙河以北的日军进攻,企图接应被围英军。两者均被日军击退。此时,日军第33师团第215联队正乘船溯伊洛瓦底江向仁安羌急进中。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2.jpg
封面.jpg
封面170.jpg
封面1.jpg
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