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眼中的父亲——朱敏回忆在延安时期的父亲朱德

2015-10-09 16:25: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安吉

  1950年夏天,朱敏从苏联回到阔别十年的祖国,回到爹爹朱德的怀抱 

  文 朱敏(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 朱敏之子刘建将军整理)
  十四岁,延安,初见爹爹
  我是1940年10月由四川大后方出发的,一路北上,到中共中央驻地延安和自己的家人会面。关于父亲,在到延安之前,我脑海里是一片空白。为了填补脑海里的空白,我用了十四年的时间,不断幻想,不断更新,不断塑造,尽量去想象一个善良、英俊、很有大男子汉味道的父亲。尽管这个带有斑斓色彩的父亲,是我借用同学的父亲和听外婆和姨妈讲述的父亲描绘出来的。在我见到真实父亲以前,这个虚构的“父亲”一直忠实地陪伴着我,慰藉着我没有双亲疼爱的心灵。
  在用火车、汽车、马车和双腿行进了1000多公里后,到达了我朝思暮想的革命圣地延安。我所乘坐的马车一拐进延安杨家岭的大门,就见好几个穿军装的叔叔阿姨从老远的地方跑下山坡接我们。他们到车前,一听我是朱德总司令的女儿,就说:“太巧了!朱总司令一直在外面视察,昨天才回来开会,可你这个小姑娘今天就到延安了,你们父女俩像约好了似的。”
  真是太巧了。我也开心起来,仰头朝前张望,不知爹爹知不知道我今天到?
  马车来到杨家岭山坡下的坪坝,我这时远远看见一个打着绑腿,一身灰色军装的中年男人站在山坡上……猛然,我的心咚咚地猛跳了起来,这是我的爹爹!对!是爹爹。“爹爹……爹爹……”
  毫无疑问,父亲也一眼认出了我,只见他匆匆跑下山坡,身后扬起了一串尘卷。他来到马车前,一把把我从车上抱下来。那时我还小,看不出父亲激动的表情。现在想想,此刻的爹爹该是多么的激动!原来我还想说几句问候爹爹的话,可是在爹爹的怀里,我却哭了,泪水稀里哗啦地往下流……
  父亲用暖暖的大手抹去我脸上的泪水,用温和的口气像哄孩子那样哄着我:“不哭啦不哭,现在应该笑啊,要知道啊,好多的娃娃都没有活到看见爹爹妈妈的那天……”是啊,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有多少孩子夭折,有多少鲜活的生命逝去,我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
  夜晚,爹爹在油灯下扳着手指头,报出我的生辰日期,数落着我婴儿时的趣事,看见他兴致勃勃,好像年轻了许多的模样,我强烈的感觉到,这十四年里,爹爹想我也想得够苦的了,如今团聚,他和他的女儿一样是多么高兴啊!
  十四岁才认识自己的生身父亲,才看到他饱经风霜,坚毅宽厚的面容,听见他亲切浑厚的声音,这是我人生经历中最幸福最难忘也是最伤心的一幕。
  延安,欢乐,趣味生活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1941年的春节快要来临了,经常看见附近农村的乡亲们扭着秧歌舞,打着腰鼓,吹吹打打,朝着杨家岭中央机关的驻地走来。队伍的前头,农民们用扁担抬着猪肉、羊肉和白馍馍,踩着欢快的节拍,给中央机关送来了春节礼物,也送来了延安民众热爱共产党和八路军的炽热感情。
  在我们孩子忙于凑热闹,到处跟着戏班乱跑的时候,大人们却在忙着四下里拜年。以毛泽东伯伯为主,爹爹为辅的中央领导人“拜年”队穿越在延安的大小机关和附近的乡村里。“拜年”队里有王稼祥、任弼时、王明、张闻天等领导人,他们从大年三十就开始挨家挨户地拜年,每到一个老乡家,都要坐坐、拉拉家常。
  事后,爹爹非常动情地对我说:你们过节吃的牛羊肉和白馍馍都是乡亲们从自己饭碗里省下来的,不容易啊,他们的日子很苦啊,为了支援我们打鬼子,他们勒紧自己的裤腰带,用口粮养育了我们的部队。陕北人民是我见过最富有献身精神的人民,最伟大的人民,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爹爹身经百战,戎马一生,非常喜欢体育锻炼。听别人说在长征的时候爹爹还亲自创建过一个篮球队。红军把打球的好风气带到了延安,爹爹和康克清妈妈在不忙的时候就会和大家打上一场篮球赛。
  在延安打篮球有个特点,为了力量均衡,男女队员要搭配组合。大家就将爹爹和妈妈各分一个队,不让他们在一家。却不知,这个分队方案铸下了大错!
  比赛开始后,爹爹打的很认真,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脚步还很灵活。因为他的手大,球一到手,便会牢牢抓住,稳扎稳打直到投进篮里。妈妈虽说拼杀很有冲劲,但是个子不如爹爹高,总是抢不到球。但是妈妈比爹爹反应快,点子多,她一见再这样打下去,她所在的队肯定会输的,就灵机一动,对着获得球的爹爹高喊:“老总把球给我。快!传给我!”
  正在激战中的爹爹想都没想,一扬手将球传给了妈妈,妈妈连跑带跳,投球进了篮里,等爹爹反应过来,他“敌我不分”的错误已经无法挽救了,妈妈他们得分有效。
  和爹爹一个队的队员意见可大了,老总怎么胳膊肘子往外拐,把球给对家呢?
  爹爹知道自己犯了错误,决心痛改前非,保证不再上妈妈的当了!可是不到一会,妈妈又故伎重演,高声喊爹爹,爹爹依然迅速地把球传给了妈妈,正愣怔在球场上懊悔呢。
  妈妈这面的拉拉队,为妈妈精彩的得球高兴得手舞足蹈。
  爹爹一错再错,大家不依了,要让爹爹下场!爹爹正打在兴头上,当然不愿意下场。经过和妈妈商量,决定妈妈下场。这场球才得以继续打下去。
  后来大家将爹爹和妈妈编在一个队里,这样他们会相互配合,爹爹再也不会传错球了。
  一场篮球赛就可以看出延安的生活是多么的轻松愉快,官兵之间亲密无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十分融洽,随和而自然。大家好像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不分彼此,人人平等,其乐融融,机关里也没有官僚作风。
  听人说,有时中央开会,台下听毛主席作报告的将领们,觉得口渴了,能起身直奔主席台上,端起毛主席的或者其他人的茶杯喝水。大家在底下看见了,也不见怪,好像很平常的事情。如果谁有什么好烟、好酒,保准一会儿就被七手八脚“共产”光了。爹爹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也经常被他的师长们“共产”,有时爹爹看见他们有好东西,他也是会去“共产”的。
  人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有一种舒展的轻松感和全身心投入的渴望。尽管物质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但因为心灵在这里得到净化和充实,谁也不觉得苦,从五湖四海来到延安的人们,都被这个天下归心的圣地所深深吸引,不愿再离去。延安,已经成为当时人们心中的理想之地。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15-13期封面170.jpg
15-12期封面.jpg
封面2q.jpg
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