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炎武 松柏之质,独超千古

2015-11-10 10:32: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安吉

  书法家、中国书画家协会副主席董兆祥先生作品 

  文 孙聚成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自古至今众多知识分子所向往的一种境界。
  著天下作,立天下言,更是古往今来大儒名流毕生为之追求的目标。
  顾炎武是这种上下求索的代表与典范,他的一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名言,让多少后来者受到激励,也鞭策了无数普通人在危难时刻为国担当。
  顾炎武(1613年~1682年),江苏昆山人,原名绛,字忠清,明亡后改名炎武。顾炎武为明末清初著名思想家、史地学家和音韵学家,他一生辗转,创立了一种新的治学方法,成为继往开来的一代宗师,被誉为清学“开山始祖”。
  顾炎武的人生,是行走的人生,在行万里路中观察社会,顾炎武的世界虽然平凡但也有别样精彩。
  顾炎武生于昆山千灯镇,顾氏为江东望族。顾炎武少时深受嗣祖顾绍芾的影响,关心现实民生,注重经世学问。弱冠之年取得诸生资格后,便加入复社,与复社名士纵论天下大事,反对宦官擅权。
  清兵入关后,顾炎武参加了南明政权的抗清斗争,他投笔从戎,参加了抗清义军。尽管抗清一败再败,但顾炎武并未因此而颓丧。他以填海的精卫自比:“万事有不平,尔何空自苦,长将一寸身,衔木到终古。我愿平东海,身沉心不改,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时。”继续谋求抗清复明的事业。
  清顺治年间,45岁的顾炎武孤身离开故乡,开始北游,他曾经十谒明陵,长期漂泊于山东、河北、山西、陕西等地,以结纳各地抗清志士,考察北中国山川形势,徐图复明大业。
  北游途中,他以一马一骡承载书册,边走边读,从未倦怠。有时有朋友接待,有时借宿旅店,往往在某地住几个月,就又走了。那是颠沛流离的艰辛旅程,行走在平原荒野间时,未免寂寥,他骑在马上大声朗读前人的诗词,为自己壮行。在博览群书、实地调查、“采铜于山”的同时,著述不辍,最终成为名满天下的大学者。
  一匹孤独的瘦马,一只驮物的老骡,一个孤单的旅人,他的行囊也只是装满书籍,艰辛地行进在北方的崇山峻岭之间。无论坦途大道,荒途野岭,无论日出日落,风霜雨雪,顾炎武胸怀天下的脚步始终不曾停止。他留下的所有文字中,依然清新平定,未留半点幽怨。尽管行路辛苦,但那个前行的背影,成为时光长河里文化的跋涉的楷模,即使生命的消亡可以使脚步停止,但是行万里路的灵魂,却永远会这样走下去。
  顾炎武一生好学,孜孜不倦,在读万卷书中思考人生,顾炎武以独立的人格为知识分子竖起了楷模。
  大明江山摇摇欲坠,国家多灾多难,顾炎武参加举试却名落孙山,且屡试不中。此时的他便选择了一条学者之路,在读万卷书中塑造人格,致力于经世致用之学。“博学于文”、“行己有耻”是顾炎武做学问的宗旨,自27岁起,他断然弃绝科举帖括之学,遍览历代史乘、郡县志书,以及文集、章奏之类,辑录其中有关农田、水利、矿产、交通等记载,兼以地理沿革的材料,开始撰述《天下郡国利病书》和《肇域志》。
  顾炎武读书做学问,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史书用“手不释卷”来形容他。凡顾炎武所到之处,书始终伴随身边,骑马的时候坐在马背上背诵经书,“偶有遗忘”,还要找书认真复习。可贵的是顾炎武并不是读死书,一旦发现与平日所闻不合,还要打开书进行核对校正。
  勤奋刻苦,让顾炎武的知识达到了博学厚集的程度。顾炎武曾经客居北京,一天,在朝廷做官的王士祯前往拜访,对顾炎武说:“先生博学强记,请您背诵一下古乐府《蛱蝶行》好吗?”顾炎武当即背诵出来了,一字不遗,同座皆惊。
  “远路不须愁日暮,老年终自望河清”。读书完美了他的人格,作为明朝遗民,一介布衣,顾炎武始终保持了文人的气节,始终以“不入仕”、和清政府保持不合作来作为个人的道德底线,并以此激励同道或被同道激励。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搜狗截图20151105143127.jpg
图片1.jpg
搜狗截图20151009141528.jpg
搜狗截图20150921133856.jpg
1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