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之 心托离骚,气凌衡岳

2015-11-20 14:37: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安吉

书法家、中国书画家协会副主席董兆祥先生作品

  文 孙聚成
  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是古代读书人气节与傲骨的集中体现;
  布衣黔首,亦可傲将相王侯,更是读书人不为权势利禄低头的铮铮硬气;
  王夫之用自己寂寞的一生,把这种傲骨和硬气演绎到了极致。
  王夫之(1619年-1692年),字而农,号姜斋,湖南省衡阳人。晚年长期居于衡阳石船山,人称船山先生。王夫之是明末清初之际思想家、史学家、学者,天崩地裂的改朝换代,铸就了王夫之高尚而坚强的爱国人格,也让他在默默无闻中完成了博大精深的学术思想,王夫之的出现,标志着中国文化发展史上又树立起一座丰碑。
  学而优则仕,混得一官半职,出人头地,曾经是王夫之的追求。王夫之自幼读儒家经典,注重实际。青年时期,他求学岳麓书院,师从吴道行,形成了思想中济世救民的基本脉络。他一方面跻身科举仕途,另一方面关心动荡的时局,与好友组织“行社”和“匡社”等文人团体,激扬匡时救国之志。在多次落第之后,1642年,24岁的王夫之在武昌考中举人。 
  在清军南下之际,王夫之曾经上书朝廷,弹劾权贵,险遭残害,经农民军领袖仗义营救,始得脱险。为抵抗清军,王夫之还在家乡衡阳拉起一支队伍,宣布起义。起义失败后,王夫之从读书人变成了通缉犯,开始了逃亡生涯。他曾经隐伏湘南一带,过了三年流亡生活,还更改姓名,扮作瑶人,寄居荒山破庙中,后移居常宁西庄源,教书为生。国破家亡,乱世动荡,十年曲折的生活经历,使王夫之有机会接触下层社会,体察民情,并促成他决心远离官场,为总结明亡教训而笃学深思,发愤著述。
  时不我与,万事无奈,当王夫之决定不再致仕当官,便坚决远离了官场,此时的王夫之则真的具有了独立人格。
  说不当官,就不当官。张献忠攻陷长沙后起造宫殿,选拔官吏,作为举人的王夫之被物色当选,强迫去做官,但是王夫之视起义军为贼寇,刺伤自己的脸,血流满面,誓死不从。
  苟延残喘的南明政权,有意选拔他为官员,王夫之坚决上疏辞掉了,他鄙视南明小朝廷之中的互相倾轧。
  吴三桂起兵称帝,想起了王夫之,请他写《劝进表》,遭严辞拒绝,王夫之认为“以其入国仇也,不以私恩释愤”。事后,逃入深山,作《祓禊赋》,对吴极表蔑视。
  自36岁以后,王夫之便避居湘西,后在衡山石船山定居著述,筑草屋而居,人称“湘西草堂”。在这里,王夫之过着“晨夕著书,萧然自得”的生活,“安之若素,终日孜孜不倦,刻苦自励,潜心著述”,专心从事学术研究。
  隐居在石船山,长时间呆在住所湘西草堂里,王夫之轻易不出门,实在要出门,则不管下雨天晴,必定要打一把伞,脚上还要穿上一双木屐,表示与清廷不共戴天,坚决不踏上清朝之地的最后坚守,他还做到了至死不剃头,不向清廷屈服。
  思索,著书,几十年如一日,那是一种清贫的生活,能够坚守,需要毅力,还需要精神支撑。有时候,贫穷是贫穷者的通行证,也是伟大人格的砥砺和坚守,王夫之在贫穷中坚守了自己的志向和操守。
  因为家贫,有时连糊口的粮食也难以为继。有一年,他的大女儿出嫁,人们都来看望这位德高望重的学者,给他女儿办点什么嫁妆。王夫之高兴地拎来一只箱子,说嫁妆都备齐了。有人打开一看,原来是满满一箱书,王夫之说:“这就是我多年来为女儿操办的嫁妆啊!”无钱置嫁妆,惟有书相随。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搜狗截图20151120115527.jpg
搜狗截图20151105143127.jpg
图片1.jpg
搜狗截图20151009141528.jpg
搜狗截图2015092113385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