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鄂辉 高考只是一个出发

2011-07-18 09:45: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杨晓钗

 

  7月9日,韩晗也到学校里领了标准答案。估完分,韩晗回到家里,爷俩开始对着“大厚书”报志愿。可是韩晗发现高校中文专业不是文秘方向就是师范方向,都不感兴趣。韩鄂辉坚持让韩晗自己选择,“专业有时候是一辈子的事,再好的学校,要是孩子自己不喜欢这个专业,也没用。”韩鄂辉是黄石市中心医院影像科专家,按照一般人的标准,在这个不太大的地级市里,已经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韩晗的高考也受到了同事、邻居的关注,可是韩鄂辉坚定地把持着自己“不能图面子”而让孩子去学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纠结中,韩晗看到报纸上有一则西南民族大学的简介,发现中文专业的方向是民族语言文学。这让韩晗很感兴趣,虽然不是名校,韩鄂辉也特别支持儿子,“就报这个学校吧”,他早就打定主意,就按照儿子的兴趣走,不能太在乎同事的眼光,也不能总考虑邻里亲戚的“问询”,“报再有名的学校,给家长脸上贴金,孩子不喜欢,早晚是个麻烦。”“鞋是不是合适,只有脚知道”,孩子的未来发展当然更要取决于他自己的选择,而家长的责任就是义无反顾地支持,这种支持中当然也包括抵挡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不过,这样并不容易,在别人眼里,每个孩子都是“某某家”的孩子,甚至连月考成绩都有可能成为别人家里茶余饭后的话题,更何况高考,成绩的高低都差不多能够决定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别人在心里衡量家长尊卑的一把尺。不过,韩鄂辉还是放下了自己几十年垒起来的社会“脸面”,放手让孩子选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路。

  韩鄂辉曾经很多次跟着医院领导一起去学校里招聘。“面对本科生的时候,我们问学校;看到硕士生,就问导师;等到了博士生的时候,我们只问做了哪些课题,有哪些成果。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当时,韩鄂辉在心里给自己的底线是“肯定是有书读的嘛!一本不行读二本,实在不行读专科,毕业了当个小学老师”。不过,这话他说得很无奈,是给儿子的一条退路,也是给自己的一个安慰。崇尚红军精神的韩鄂辉把孩子的高考比作瑞金刚出发,人生的路,在高考之后才更多地走向自主选择的方向。

  幸好,韩晗最终被西南民族大学民族语言文学专业录取。


  挑战才刚开始

  跟很多家长都不一样,韩鄂辉对家庭教育的研究始于韩晗考上大学之后。在很多家长把孩子送进大学,挥手告别之后,就会长出一口气,宣告“解放”。韩鄂辉却捧起厚厚的教育类书籍,重新开始研究起子女教育问题来。父子俩之间的交流也越来越多。原来韩晗早上六点半出门上学,晚上就十点钟才能回家,吃点东西还要学习,跟家人连交流都很少。上了大学虽然离家远了,似乎话题更多了。而韩鄂辉也逐渐发现,真正对孩子未来发展的操心,才刚刚开始。

  高考结束后,韩晗没有出去。两个月后,一部19万字的青春爱情小说终于写完了,题目是根据周惠的歌《寂寞城市》而来。韩晗写完小说的那一天,他收到了四川西南民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韩鄂辉看着这部书稿,回想韩晗高中二年级,曾经捧到他面前一部长篇小说《雨后阳光》,结果却被他“毫不留情”地全撕了。其实从韩晗小时候开始,他就努力发挥韩晗的特长,希望儿子能走上文学之路,但是毕竟面临高考。这是谁也无法更改的制度,没有余地,不能抗拒,也不能逃避,只能尽量地迎合。因此,韩鄂辉只能忍痛撕掉文稿,再给韩晗一个生硬的拒绝的眼神。

  而今,高考终于结束了,韩鄂辉可以光明正大地鼓励儿子走文学之路了!

  不过,文学之路到底要怎么走,往哪个方向走,韩鄂辉觉得这也是摆在自己面前一个大课题。

  韩晗上大学一年级时,韩鄂辉突然主动说要带儿子出去旅游,而且一次就去了广西的桂林,云南的昆明、大理、西双版纳,江西的婺源、景德镇、凤凰村等地。一个普通工薪家庭,这一趟就花了家里很多的钱,还用掉了自己平日积攒的全部轮休。韩晗当时特别惊讶,韩鄂辉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其实,早在韩晗刚刚踏进大学校门的时候,韩鄂辉就抓住一切机会跟出版社的编辑、文学界的学者聊天谈话,了解文学方面的发展路径,请教他们韩晗未来将向何处发展。一次,某出版社领导跟他讲,韩晗要多出去走走,增加阅历。韩鄂辉就牢牢记在心里,开始规划父子俩的远行。只不过这些话韩鄂辉从来没有跟韩晗说过。

  在旅途中,他跟韩晗聊天时说:“我带你出来旅游,不是单纯地让你观光、看风景,而是要你亲临实境,感受中国的民俗风情、山川风貌。”韩晗这才明白了父亲的用意但仍旧不自信:“我是写小说的,没写过散文,可能写不出来。”儿子有压力,韩鄂辉就一路鼓励他:“你的第一篇小说就成功了,我相信你的散文也会写得很好。”

  2005年暑假后,韩晗的第三本书《大国小城》旅游散文集如期出版。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优品.jpg
1.jpg
书画名家.jpg
6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