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平:艺术是我的信仰

2015-03-05 12:28: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我只是想塑造好人物,把高水准的艺术作品带到舞台上去,至于那些头衔与光环,并不是我想要的”

  

  文/本刊记者 陈晰
  来到中国评剧院采访时,已临近春节,北京的大街小巷都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但王平和她的同事们仍在排练场为节前的各场演出忙碌地筹备着。她告诉记者,自己早已习惯了这种“越是年节,越是忙碌”的状态。
  眼前的王平,面容精致,略施淡妆,一双大眼睛灵动明亮。手捧一杯清茶,她与记者娓娓道来,讲起自己的从艺经历和评剧带给她的酸甜苦辣。在舞台上,她扮演的角色丰富而多变:她是《马本仓当官记》中性格泼辣的东北寡妇,是《林觉民》中温婉端庄的大家闺秀,是《良宵》中勇敢追求爱情的客店老板,也是《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中的邻家姐妹。2015年,她将再一次挑战新角色,在中国评剧院推出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主题作品《密云母亲》(又名《邓玉芬》)中,扮演这位被称为“当代佘太君”的英雄母亲。
  《良宵》让我唱得很过瘾
  提起王平,很多人会想起她在新编评剧《良宵》中扮演的李秀茹。这部翻旧成新的经典剧目,2010年在中国评剧大剧院登台后引发轰动,在第七届中国评剧艺术节上毫无争议的获得了优秀剧目奖。戏曲学家也高度评价《良宵》:“一出戏提升了一个剧种的美学品质。”
  《良宵》改编自评剧传统剧目《马寡妇开店》,是评剧鼻祖成兆才的开山之作。在历史上,《马寡妇开店》曾风靡一时。三十年代,白派创始人白玉霜就凭它一举唱红上海滩。新中国诞生后,因该剧在思想观念和舞台表演的不合时宜而辍演多年。此后,各地许多剧团,包括中国评剧院,都曾整理改编此剧,但似乎未见实质性的突破。

《林觉民》剧照

  2010年,中国评剧院秉承“敬畏经典,学习经典、传承经典、发展经典”的艺术创作理念,对《马寡妇开店》进行改编复排,并以《良宵》的全新名字让这出老戏重新登上首都舞台。
  改编后的《良宵》无论从唱腔还是剧本、舞台美术、服装等方方面面都有了颠覆性的改变。在老版本中,讲述了少年狄仁杰在进京赶考路上,入住了寡妇李秀茹开的旅馆。李秀茹青春丧偶,因狄仁杰与亡夫有几分相像而渐生好感,勇敢地表白了自己的心声。狄仁杰虽然也爱上了李秀茹,但却因深受封建伦理道德的影响,严词拒绝了她。
  而新改编的《良宵》改变了老版本中狄仁杰和李秀茹重逢后没有在一起的结尾,采用了大团圆式的结局,让人性战胜了封建礼教,改变了李秀茹悲剧性的人生,将一个封建教化的故事变成了美丽的爱情故事。
  相比老版,王平觉得《良宵》中的李秀茹更加鲜明和生动,“编剧王新纪老师把《良宵》中的李秀茹写得很透,内心特别丰富,情感变化极大,所以很不好演,但同时也更容易激发我的创作冲动。”
  在评剧界有男怕《回杯》、女怕《开店》的说法。王平介绍说,这是因为剧中没有道白,都是唱腔,是一出极显演唱功力的戏。改编后的新版《良宵》同样继承了这个特点。作为白派的代表作之一,《良宵》中李秀茹的唱腔也以白派为主,但又有着王平自己的特点——在白派的柔婉中又有着新派的脆亮。

《林觉民》剧照

  对于这部挑战唱功的戏,王平虽然觉得演的不易,但是又唱的十分过瘾。其中最让她喜欢、考验也最大的是此剧的第七场。当发现狄仁杰已经不辞而别,李秀茹坐在店前自思自问,难道自己错了吗?狄相公真的看不上我吗?难道自己就该守寡多半生吗?我还能再见到他吗……整段唱腔长达11分钟多,王平之前还有过担心,“要是唱不好,就会把观众唱跑了、唱睡着了。可首场演出刚一唱完,震耳的掌声便响了起来,这掌声让王平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了地,让她有了很大的信心。
  谈到王平在《良宵》中的表演,导演徐春兰评价说:“王平扮演的李秀茹让我非常满意。她的演唱,有热烈、有柔婉,从头到尾几百句唱腔,唱得都很有韵味。做舞身段也很美,她唱做舞的功底很扎实。最可贵的是,她把我要求的‘处处见美见诗意’,完成得非常到位。”
  与戏曲结缘
  王平出生在天津宝坻。宝坻是戏曲之乡,也是评剧的发源地之一。小时候,王平的文艺天分便凸显出来。在学校是文艺骨干,唱歌、跳舞、主持样样行,学习成绩也很优异。最初,父母并不想让女儿将来从事演艺事业,还是希望她好好学习,读大学,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王平对艺术的热情却只增不减,坚持要走艺术这条路。父母终于拗不过她。小学毕业后,11岁的王平考上了评剧团的学员班,从此开始了练基本功、练声、吊嗓、学唱腔的艰苦学习。
  在学员班里,王平是年龄最小的一个,虽然学戏的过程中吃了不少苦,但是现在回想起来,都变成了美好的回忆。王平还记得,那时候经常随着剧团四处走,特别是冬天农闲的时候,常常下乡去演出。她和剧团的哥哥姐姐们一起,背着重重的行李包,拎着脸盆、暖水瓶,坐着“大解放”卡车,一个村一个村地去演出。
  下乡演出的条件很艰苦。舞台是村里临时搭起来的,穿着单薄戏服的演员们要忍受着刺骨的寒冷登台献唱。晚上,条件好一点的可以住在老乡家里,差一些的只能在村里的学校教室里,把条椅拼成床休息。但是,王平却很珍视少年时的那一段经历。“小时候走南闯北,令我什么样的观众都见过,什么样的舞台都站过,什么样的环境都经历过,我一直觉得这是我人生的财富。”
  就是在那样并不豪华的舞台上,让王平体会到了作为一个演员的幸福。她还记得,有一次在唐山附近的一个村子演出。十多岁的她在一出老戏《麻风女》中扮演女主角的小丫鬟。身材瘦小的她登台一亮嗓门,技惊四座,观众席中响起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甚至盖过了主角。
  “现在想起来,并不是我唱得有多么好,而是那时候年纪小,观众觉得很可爱,所以才特别慷慨地给我掌声”。王平说,“但是那一次,却让我深深地爱上了舞台,爱上了被观众的掌声包围的感觉。”
  16岁时,王平考上了天津戏校。和学员班传统的师父带徒弟式的教学方式不同,戏校是现代化的培养戏曲人才的学校,在这里,她开始接受系统的戏曲教育。1990年,王平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戏校深造,毕业后进入中国评剧院工作。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5170.jpg
封面1.jpg
封面2.jpg
封面.jpg
封面17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