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彬 追寻舞蹈极致之美

2015-04-08 10:35: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不张扬、不浮躁,她的演绎于快慢相宜、刚柔并济中营造出高远洒脱、恬静雅致的缤纷变幻,既有不设不施的自然美,又存有限无限的超越美,达到寄情传神、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境界

  

  文/万昭 华南
  6岁习舞三年后考入北京舞蹈学院附中,保送大学19岁本科毕业,她心境良好、不显山水,练功、研习、读书、记录,凭借长期积累和一流的艺术敏锐度、捕捉感、表现力,17岁、18岁、19岁连获三项中国最高舞蹈大赛一等奖。不张扬、不浮躁,她的演绎于快慢相宜、刚柔并济中营造出高远洒脱、恬静雅致的缤纷变幻,既有不设不施的自然美,又存有限无限的超越美,达到寄情传神、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境界。不畏风险,绽放生命风姿,6年来她致力高水准、原创性舞蹈创作,与国内外诸多名家合作推出品牌年度舞蹈专场,走向世界展示中国舞蹈魅力。特殊的天赋、不同的起点、忘我的勤奋、内敛的风格,造就并孕育今日的成就。她,就是著名青年舞蹈家、编舞、制作人、国家一级演员,“亚彬舞影工作室”创始人兼艺术总监王亚彬。
  早春时节,万物竞发。北京中央商务区繁华一隅,光线柔和明丽,环境优雅怡然,记者采访从法国演出归来的王亚彬。作品一再获欧洲艺术家和观众的激赏,令世人感受到中国舞蹈艺术的迷人魅力,和中国舞者对舞蹈的深刻理解与由衷热爱。谈起艺术追求、业务思索与人生经历,王亚彬因持续奔波略带倦意的脸上展开笑容。
  结缘难忘恩师 十年勤奋求学
  作为著名青年舞蹈家,王亚彬通过常年孜孜不倦的追求与脚踏实地的努力为业界认可。提及最初如何与舞蹈结缘,王亚彬柔和平实地回顾起往事开端:“我生于天津,幼时体质较差。上小学后,父母觉得要找到让我锻炼身体的方式,正好当时小学旁边有家舞蹈团,任教老师多来自天津舞蹈协会等专业院团,于是就带我去报名。我的启蒙老师是天津市舞蹈家协会主席李华,她找来数位名师教我多种舞蹈样式,并几次对我父母说这孩子将来能成为很好的舞者。李老师启蒙循序渐进耐心传授,让我知道舞蹈有这样丰富的内容从而培养兴趣、打下坚实基础,我非常感谢她对我的教育。”
  用功学习一段时间后,考虑到这家舞蹈团有小朋友考上北京舞蹈学院附中,于是父母同意带王亚彬去试试。“我那时9岁,身高1.36米,其他孩子是10岁到13岁,长得快个子大些。那时考完一轮后老师用手点这几个留下,我是站到边上的那拨。过一会儿,老师又过来看看指着我说这个还可以,就这样我又被拎回来。当时天津艺校也在招生,父母问我去哪?我就想去北京,因为小学三年级时来过北京,看天安门、故宫,戴着红领巾拍照。北京是首都,加上去北京舞蹈学院考试时我看到校门口有块牌匾醒目写着——‘舞蹈家的摇篮’。父母说去北京就无法每天见到,我说那也没事。”

“亚彬和她的朋友们”系列第五季《生长》(亚彬舞影工作室提供--王小京-摄)

  考上北京舞蹈学院附中后,老师认为王亚彬表演小片段非常有灵气,而且做搬腿等技术动作反应很快,至于身高以后还会长。宿舍里有七个小朋友,晚上十时熄灯后下铺的两个小朋友因为想家常一起哭,年龄偏小的王亚彬也会想念父母,但更多时候显得独立而早慧。住校后像换床单、打热水这样的事情要自己做,于是校园中出现一道有趣场景:别的小朋友个子高提暖壶时离地面还有距离,而王亚彬基本是拖着暖壶在走。说起当时的情况,王亚彬爽朗一笑:“刚开始就是这样笨拙的样子,现在想想很有意思。那时是单休日,父母坐班一周来北京一次,周日早上九时到校后带我去食堂吃些好的,下午就在文化课教室坐一会儿说说话,四点多就又得赶回天津真不容易。后来,我适应学校的生活规律,父母也从一周、两周到一月来看我一次。”
  从9岁进入北京舞蹈学院附中到本科毕业,王亚彬在中国舞蹈最高学府学习生活10年,这段磨砺时光对她的人生产生重要影响。倾听王亚彬的话语,从中感知取得成就与自身多方位素养的提升息息相关:“我们班40人如今活跃在舞台的也就两三个,舞蹈行业竞争残酷从一年级开始就是淘汰机制,专业上要由班里最好到全年级、全校再成为全国最好,每一步都很难。在北京舞蹈学院这10年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文化课、专业课教室、宿舍和操场。我那时将心思都用在练功上,一般人想象这种日复一日的生活很枯燥,但我确实如此。周日没课,我找间教室复习老师上周教的动作。到期末考试时,我就带着书到文化课教室看到下午五点,吃饭后回宿舍安静准备下周学习。”
  精品三获大奖 心境宠辱不惊
  细流涓涓,春华秋实。2001年,年仅17岁的王亚彬凭借独舞《扇舞丹青》荣获第五届全国舞蹈比赛一等奖,舞台上她以空间为纸、化水袖为墨笔,于游吟间飘逸洒脱般提笔作画,借用一把延长手臂表现力的折扇演绎中华民族书法艺术神韵之美,展现“纸上的舞蹈”这一动态的文治“舞”功,令人看后如痴如醉。
  谈及关于这部作品的表演和理解,王亚彬稳重从容:“首先,我不是《扇舞丹青》的首演演员。这部作品作为学校教学剧目于2000年第一次在‘桃李杯’比赛时演出,老师认为作品基础好但仍需打磨。我很感谢成熟的编舞佟睿睿在后期修改提高阶段给予的指导。跳《扇舞丹青》身体提沉横移的曼妙状态,与书法中的抑扬顿挫极为相通。利用休息日,我去看书法家如何运笔创作,转而在表演时某个动作就知道怎样处理。我还到中国历史博物馆观摩张大千画展,一进展厅四联的《巨荷图》映入眼帘,虽然是黑白的山水画但我看后感到荷叶是慢慢动起的,茅塞顿开领悟到所说的气韵正是这种感觉。”排《扇舞丹青》时还有个重要环节是对音乐的感悟,作品选用著名乐曲《高山流水》古筝版。为达到更好的效果,王亚彬来到学校后院在长有繁茂的青草不远处坐下,边倾听配乐边观察青草随风摆动时此起彼伏的形状及美感,然后将体会同实践融合。五分钟的作品排练用时大半年,经由上百次练习终使身、形、神合一,心有定力、思有灵悟,王亚彬表现出内心波澜壮阔却不被惊扰的精神气度。
  2002年王亚彬以成名作《扇舞丹青》赢得第二届中央电视台舞蹈大赛一等奖,2003年又以新作《大唐贵妃》获得第七届“桃李怀”全国舞蹈比赛青年组一等奖。《大唐贵妃》主要以故事情节的叙述塑造人物形象,从“贵妃醉酒后的憨态”开始到“赐浴中的妩媚、高贵”,再到后半部“恐惧、反抗”最后变成“绝望”。回溯《大唐贵妃》的排演细节,王亚彬叙述流畅:“这部作品通过7分钟时长展示人物命运,具有严格的审美标准。舞蹈前两部分‘沐浴’和‘起舞’较好表现,跳时需将杨贵妃的华贵慵懒与起舞轻盈淋漓尽致展示。然而,最后‘赐死’这段就有难度。那会儿我就想人在瞬间由巅峰至谷底的这种极端落差,人生最后距离死亡很近时刻的苍茫心境该如何完成。”在思索过程中,王亚彬坚持每晚睡觉前看两集电视剧《大明宫词》,从视觉通感中寻找相似的情感间接体验。直到一天有一集的旁白打动她,是一个历经沧桑的声音在念台词,使她一听就领悟到那种心境与感受。于是排练时,王亚彬将这种体会细腻运用。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70.jpg
图片.jpg
5170.jpg
封面1.jpg
封面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