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云 听从发自内心的声音写戏

2015-10-26 10:54: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安吉

1997年,锦云继曹禺大师之后任人艺的第二任院长,他创作的《狗儿爷涅槃》更是成为人艺“压箱底”的保留剧目

  编者按:
  在北京的密云地区,矗立着一塑母亲的雕像。
  雕像中的邓玉芬站在村头,怀抱一双军鞋,眼睛深情地望向山口,期盼着丈夫与儿子回归……
  石不能言最动人。
  70年前,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自由,中华儿女不惜抛头颅、洒热血,英雄母亲邓玉芬把丈夫和5个儿子送上前线,全部战死沙场。
  这塑雕像背后的感人故事,也在2014年被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七七事变”77周年大会讲话中所提及,而密云地区的敌后抗战是全国抗战的一个缩影,英雄母亲邓玉芬就是千千万万这样母亲的代表,是民族的象征。
  今年,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评剧院调集了各路精兵强将,以邓玉芬的事迹为蓝本创作出大型评剧《母亲》,穿透历史的硝烟,将一幕幕感人故事呈现在舞台之上。
  这是一部评剧的英雄史诗。
  通过《母亲》在各地的成功巡演,中国评剧院期望能够塑造出一位壮美的英雄母亲形象,歌颂中华儿女坚韧、无私、百折不挠的精神,引导人们要铭记历史,珍爱和平,反对战争,从而反映出中华民族的优秀品质,弘扬爱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


  文 本刊记者 黄伶伶
  河北保定雄县,号称“梆子窝”。从一百多年前至今,河北梆子仍特别盛行。这里就是锦云的故乡。他出生在一个非常闭塞的小村庄,从小过着河里摸鱼、地里捡柴的日子。自14岁离开家乡来到北京上中学之前,他没看过电影,没听过话剧,甚至找不到一本现代小说。
  村里有个梆子小科班,请了一个文武老生教小孩子唱戏。统共四五十出戏,锦云翻来覆去地看,不仅能背下来唱词,台上的一招一式,至今仍历历在目。“这可以称为我人生文化艺术的底色,所以从小喜欢戏。”带着这个积淀,他进了城。
  1982年到北京人艺任编剧,1992年接替于是之任人艺第一副院长,1997年继曹禺大师之后任人艺的第二任院长,至2003年退休,并曾担任中国剧协副主席,锦云先后创作了《狗儿爷涅槃》、《阮玲玉》、《风月无边》等经典剧目,其中《狗儿爷涅槃》更是成为人艺“压箱底”的保留剧目。
  “我们见过什么叫真正的‘大师’”
  锦云曾就读的北京十四中,在宣武门外,离老天桥很近。由于常去,他对评书、相声及各样杂耍儿也产生了浓厚兴趣。人大附中高中毕业后,1958年锦云考入了北大中文系。
  当时北大提倡老先生给低年级的新生上专业课,“我们这一代非常幸运,入学赶上了那一批老先生任教,亲身感受了他们的风范,我们见过什么叫真正的‘大师’,不是像某些电视上的那样。”77岁的锦云思维敏捷,以特有的大嗓门向记者如数家珍。
  王瑶先生是锦云非常崇拜的一位老师,受其影响甚深。王先生上课向来是西服革履,他毕业于清华,显得对曹禺情有独钟。王先生课上讲《雷雨》,锦云就课下把《雷雨》还原为提纲和一场场的戏,“仿佛把一个钟表拆散了,再重新组装起来”。如此这般认真地琢磨过。在1988年入学北大三十周年纪念宴会上,再度重逢的锦云给王先生敬酒,王瑶先生站起身来就说了一句话:“《狗儿爷涅槃》‘站’住了。”这句话对锦云不异于无上的奖赏,使他感怀至今。《狗儿爷涅槃》于1988年再度上演,王先生年事已高,锦云不便请先生进剧场观看,不料先生次年去世,成为永久的遗憾。
  北大的老先生们各有风度,从他们身上,锦云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的脉络。
  游国恩先生讲《楚辞》,不带任何文字资料,仅凭记忆将大段的引文写在黑板上;语言学泰斗王力先生,一身中式打扮,和学生交流十分平易谦和;吴组缃先生的备课讲稿以活页形式装在一个大信封里,冬天上课时,吴先生从呢子大衣里掏出信封取出稿纸,旁征博引地讲明清小说。
  东方文学是季羡林先生授课,他总是穿着一身洗褪了色的蓝布中山服;西方文学由冯至先生主讲;朱光潜先生的美学课令锦云至今难忘,先生时不时用手摸一下雪白的头发,远远地望去,感觉如同一尊雕像。朱先生上了一学期的课,锦云印象最深的是两句话,“东方的美是线条,西方的美是团块”。这些先生都是当时最顶尖的学者。
  北大的文艺社团非常活跃,锦云先后参加了曲艺队、京剧队、话剧队。话剧队排演《红旗谱》,他扮演朱老忠。他把北大关于戏剧方面的藏书和刊物,基本借全,如饥似渴地阅读。当时北大图书馆馆长是梁启超之女梁思庄,大家闺秀文质彬彬,亲自为学生们取书。
  百年北大,底蕴深厚。当年的老先生们都是这样的做派,令人无限感慨——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搜狗截图20151009141528.jpg
搜狗截图20150921133856.jpg
17.jpg
16.jpg
1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