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 流动中的乡土情结

2016-02-04 14:49: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安吉

  春运,已经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也不单单是社会现象,而是一个值得人们从经济、制度、政策、传统文化、风俗人情等诸多方面加以综合研究的大课题
  ◎本刊记者 华南
  电脑上“秒光”的返程票、顺利踏上归程者的笑逐颜开、抢票失败的人们万分焦虑……一年一度,春运伴随春节,成为异乡人与家乡的联结。回家过年,永远是中国人心底的主题。春节回家的故事,在中国一直有着复杂的纹理。在每一个进城返乡人的脸上,喜悦、期待、焦灼的神情,凝结成一个个中国式的回家表情。
  没有经历过中国式春运的人,永远难以感同身受那些寒冷中的忐忑和焦虑。
  2016年1月24日,2016年春运大幕拉开。被誉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的人类大迁徙再次登程。在40天左右的时间里,将有20多亿人次的人口流动,占世界人口的1/3。中国春运入选中国世界纪录协会世界上最大的周期性运输高峰,创造了多项世界之最、中国之最。每一年春节前后,火车站、汽车站都是排着队回家的人,滚滚人流将中国人的乡土情结表现得淋漓尽致。

  古代也有过年归乡难
  “折磨人”的春运似乎算是新兴的一个年俗。其实交通运输与民俗的关系可以说是自古有之,“驿寄梅花,鱼传尺素”,辛酸的浪漫折射出古代信邮业的一隅。隋代诗人薛道衡有首《人日思归》诗,诗中写道:“入春才七日,离家已二年。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薛道衡是河东汾阴(今山西万荣)人,他当时从北方来到南方。
  人日是农历正月初七,这说明薛道衡并未能赶回去与家人团聚。看看南方欢快的节日气氛,自己却独在异乡,心中有无限的惆怅和乡愁,从侧面说明了古代春节也“回家难”。
  “为什么如此多的人要赶着回家过年?春运体现的难道不是年俗?‘运’的是回家过年、探望祖宗根脉的传统!”我国著名民俗学家、民间文艺学家乌丙安认为,民俗专家无法设计出老百姓的民俗,大家心里自有一套恪守的传统,无法人为改变。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周孝正认为,中国人的乡土情结,是春运客流集中暴发的原因之一。在这个变迁的时代,在外工作的游子们,选择在春节回家团聚,重温家庭的价值。
  因为学业和事业,很多人在外地生活,平时工作忙碌,没有时间回家看看。春节长假给外出的游子提供了一个回家团聚的好机会。过年回家的庞大人群给交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但同时也将春节运输慢慢变成了一个新的年俗。正如乌丙安所说,春节运输之所以会紧张,是因为人人心中都有一套恪守的传统,而这套传统就是春节一定要全家团聚。

  一票难求,最远之处乃故乡
  “春运”一词最早出现于1980年的《人民日报》。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对人员流动限制的放宽,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乡外出务工、求学。诸多人群集中在春节期间返乡,形成了堪称“全球罕见的人口流动”的春运。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珠三角地区迎来开发热潮,吸引大量农民工抛家别眷只身进城务工,到春节时再集体返乡。1989年,伴随着农民工潮,中国媒体开始大量使用“春运”字眼。以春节为界,节前15天,节后25天,共40天,为此由国家经贸委统一发布,铁道部、交通部、民航总局按此进行专门运输安排的全国性交通运输高峰叫做春运。从此,一年一度的候鸟式大迁徙不断轮回。
  从最初的铁路兼有自行车的回乡征程,到现在的“海、陆、空”三线配合返乡之路:从大跃进时代的大工业化进程中,挤得“水泄不通”的陇海线,到现在的不分区域不分地域的全线紧张:从早前支援西部建设“合同工”的单一客流主力,到目前的工、农、商、学、兵旅客全民化,中国的春运在60年中从各个层面在不同历史时期都呈现出不同的特点。专家预测,未来20年内,我国将有2亿农民从农村走向城市,加上探亲的人和外出旅游的人逐年增加,春运人数将年年上升。
  最远之处乃故乡,与故乡咫尺天涯的是时光。用比一年更长的时间来看春运,它是一种被隐喻的符号,更是观察社会发展的深沉视角。
  2015年春运,被改制后的铁道部迎来了最繁忙的时刻,全国铁路客运预计将发送旅客28900万人次,日均723万人次。这意味着40天的春运期间,每天都有一个特大城市的人口正在火车上。在春运高峰期,要求包括南昌、湖南、成渝、北京、广州等重点地区的客座能力增幅必须在10%以上。
  根据中国铁路总公司的安排,春运高峰期全国将有3200对以上旅客列车上路,奔波于城市和农村之间密集的铁路网上。除了火车,长途大巴和国内航班都在为这场返乡迁徙服务,2015年春运期间每天超过七百万人次的迁徙,是城乡差距不断扩大后,对交通运输业提出的巨大挑战。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成龙.jpg
QQ截图20160120141119.jpg
搜狗截图20160106210723.jpg
搜狗截图20151220163230.jpg
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