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如 明道济世赤子情

2016-02-04 14:09: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安吉

  他在理论研究的浩瀚书海中驻足,目光却始终凝视着中国的变革,他的人生路径中,有时代车辙的烙印,有个体融入历史洪流的共振


  ◎本刊记者 王海珍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在李君如家的客厅里,他手书的范仲淹的名句放在醒目的位置上,那是2009年,他参加范仲淹诞辰1020周年书画大赛时的作品留念。同样,也是在2009年秋冬之交,他还写过一幅字,语出顾炎武:“君子为学以明道也以救世也”范仲淹与顾炎武的这两句话,李君如每每吟咏,内心总会生出无限感慨。
  2016年年初,窗外寒冬料峭,在安静的茶馆内,李君如手持一杯热茶,看着茶叶在水中翻飞舒卷,言及他的工作研究,他言辞切切,娓娓道来,不由自主地又吟诵出范仲淹的名句——是的,中国的知识分子,有出世的心愿,更有入世济世的追求,对范仲淹、顾炎武都是有共鸣心境的。李君如尤其如是。
  过去的一年,李君如笔耕不辍,他或撰写文章,或发表演讲,每个话题都紧扣时代热点,比如《四个全面与治国理政》、《时代大潮与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廉政新规”热销的思考》、《中国梦与中华民族的社会理想》等等,无一不是紧扣社会脉搏,及时为社会思潮做清晰的理论阐释。
  人生的重要节点
  “每当有所改革,新政策新措施推出之后,总免不了有质疑、抱怨的声音,这时,作为一名理论工作者是最不应该抱怨的,因为,他的社会职责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李君如带着金丝眼镜,镜片后的眼神平和温润,普通话中略带南方口音,语气平缓中透着坚毅。他先后担任上海社会科学院毛泽东思想研究中心主任、邓小平理论研究中心主任、中央宣传部理论局副局长、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中央党校副校长等职。他多次参与中央重要课题的调研和重要文件的起草。作为一名来自理论界的全国政协常委,前几年每年的全国两会,他都是媒体关注的热点人物。有心的媒体还会总结出他的两会精彩语录以飨读者。
  不论是在访谈中,还是在演讲中或是文章里,读者总能在李君如的文章中看到严密的逻辑思辨能力。“感谢我的中学阶段,让我打下了良好的逻辑思考基础。”李君如说。李君如的中学时代,是在上海的重点中学松江二中就读的,那里留给李君如深刻印象的不仅仅是“小桥流水,曲径绿山”的优美环境,更重要的是良好的学习氛围。“我从15岁进入松江二中,到22岁离开母校下乡插队,在松江二中度过的这七年,是人的一生中最有朝气,也最富有想象力的7年。”刚进学校第一年,有一次期中考试,李君如各门功课的平均分数达99分,学校奖给全校考试最高分的9名同学每人一支英雄牌金笔。许多同学因此戏称他们为“九支笔”。他很珍惜这支笔,到了高二,笔丢了,他为此懊恼了很久。松江二中以数理化著名,一度他以为以后自己会从事与数理化有关的工作。后来,机缘巧合中,他走上了理论研究的道路,然而中学时坚实的数学逻辑思维与物理空间思维能力对他以后的理论研究都大有裨益。
  1966年,“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身处校园的青春学子们被时代大潮冲击着。那一年,李君如19岁,他在学校感受着来自社会各界的革命狂潮,他的命运不知不觉深受影响。“文化大革命”爆发两年后,也就是1968年10月,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热潮中,松江二中67届高中生李君如,戴着大红花,在老师、同学和居民的夹道欢送下,去了松江县城东公社卫星大队第十生产队,他由一名知识青年迅速成为为一个“农民”。
  后来,有未经历过那个年代的年轻人会问他,“文化大革命”那十年时间,会觉得荒废了时间了吗?他总是好脾气地笑笑,以他惯有的逻辑性思辨性思维说,任何时间都不会是荒废的,只要有心,在任何环境下,都会感受到收获和成长。
  上山下乡的那些年,与农民生活在一起,他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农民的善良——下乡不久,身为企业干部的父亲被打成“走资派”被迫害致死,当地老百姓得知他的身世后,他并未遭遇到出身的歧视,更多的却是周围人对他的关爱。他也振奋起精神,期待为爱护他的农民多做一些事情,他运用自己所长,拿起笔,写他看到的农民,写他亲历的事情,向公社和县广播站投稿,当起了“土记者”。他还在生产队开办了“政治夜校”,给乡亲们讲时事政治,他自己结合实际,自己编写了《农民学哲学读本》作为夜校教材——“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本书,可惜现在已经找不到了,想起来,还觉得可惜。”李君如回忆说。这本装帧简陋的钢板油印教材受到了乡亲们的欢迎。他的做法很快被作为经验推广到公社。
  “在农村的那几年,我由衷地感到,中国的农民是最结合实际的哲学家。”李君如感慨道。他记得,他刚到上海郊区松江县插队时,大队党支部书记老金在回忆了土地改革前后农民地位的变化后对他们这批知青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个新农民了。你要记住,种田要靠自己,是为你自己的。在当时,社会上充斥着“一切为革命”的口号声中,这种“种田靠自己”的说法让李君如感到很新鲜。那几年里,他住在一间原为牛棚的小屋子里,劳动、做饭,一切全都靠自己。
  更为切实的感受是,那时的阶级斗争运动如火如荼地在各个地方开展,李君如所在的村落也未能幸免。有心的李君如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无论阶级斗争多么激烈,人们却并没有把粮食生产这一农民生存的根本所丢弃。“农民是最讲究实际的,他们知道批斗大会思想斗争是不能当粮食吃的。”李君如非常欣赏农民的务实精神,后来,他大学毕业后又回到了农村。在县委党校工作的时候,在参加每年一度的县三级干部会议时,他也注意到“大会做典型发言的,都是粮食增产、农民增收的公社、大队和生产队。”有一年,李君如作为县三级干部会议文件起草组的成员,重点总结了一个狠抓阶级斗争的生产队,他们的思想政治工作的确做得很细,文章他也认真地写了,故事生动,文辞优美,然而,大会发言后,许多人问:“既然他们的思想政治工作做得那么好、阶级斗争抓得那么紧,为什么粮食没有增产、农民没有增收呢?”一句话让他思考良久——一切思想活动都是有一个终极实践目标和方向的,离开了具体的实践目标和方向,思想理论终究会成为空中楼阁。“理论是灰色的,而生命之树常青。”歌德在《浮世德》中的这句话让李君如在生活中找到了最好的注脚。
  这为以后李君如从事理论研究奠定了基础——理论研究要以实践为基础。上山下乡的那几年,农村工作的那几年,成为李君如人生的重要节点。“到实践中去”成为他此后理论研究中一直秉持的观念。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成龙.jpg
QQ截图20160120141119.jpg
搜狗截图20160106210723.jpg
搜狗截图20151220163230.jpg
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