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玲 “傻大姐”说“酷相声”

2010-09-25 13:15: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方舟

  文/崔 莹

  相声演员,这个职业一点也不潮。

  但是女相声演员就很潮。

  作家池莉曾写道:“说相声经常需要插科打诨,嬉皮笑脸,装疯卖傻。男人们做做,开心,潇洒,是一种风度;女人做做,好了,完全是傻大姐一个了。”

  那么,潮人贾玲无疑就是当下最著名的“傻大姐”。她用自己的酷口相声证明着,女人不但可以说相声,而且能把相声说得更酷!

  上错花轿嫁对“郎”

  “相声一直是一个属于男人的领域,你当初为什么选择这行呢?”

  “其实,我选择学相声绝不是深谋远虑,而是阴差阳错。”

  原来,2000年,中专毕业的贾玲来到北京,立志报考中央戏剧学院表演专业,谁知这一年她碰上了侯继东、周韵、于小磊这样的强劲对手,一番比试之后,贾玲败下阵来。

  可是这一次的失败非但没有让她失去斗志,反而越挫越勇,在做主持人的姐姐贾丹的指导下,第二年,贾玲又一次站在了中央戏剧学院的考场上,有过失败经历的她这一次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除了戏剧表演专业之外,还报了个“垫底儿”的相声表演。

  “喜剧的是,两个专业我都考上了,可是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中戏就把电话直接打到我家里,让我妈帮我选择,我妈当时可能把‘相声表演’理解成了‘喜剧表演’,她觉得我平时说话特逗、挺有喜感的,认为‘喜剧表演’更适合我,便帮我选了‘相声表演’,让我彻底与自己梦寐以求的戏剧表演失之交臂。后来我还在姐姐的带领下,哭丧着脸来学校改专业呢,但一切都来不及了。”贾玲笑着回忆说。

  虽然是哭丧着脸进了学校,但是一看到自己的同学,她立马绷不住了。在贾玲的印象中,自己已经是很“戏剧化”的人了,可是进了相声表演班,她才知道自己仿佛走进了一个喜剧世界。再看看班主任冯巩,更是喜剧人物的代表,她突然有了一种上错花轿嫁对郎的感觉。

 

  过去的相声讲究门派,直接导致门槛很高。而科班相声给了很多相声爱好者一个同等的机会。他们海纳百川,学众家所长,姜昆、牛群等众多相声名家轮流来给他们讲课,贾玲感觉作为新一代的科班相声学生是很幸福的,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比起老一辈的老师,有更好的平台得到大师们的指点。

  现在回忆起学习相声的日子,贾玲觉得很幸福:“表演班的学生每天早上都起来吊嗓子,我们相声班也要吊嗓子,还要集体练快板。你能想象36个人一起打快板那是多么壮观的场面吗?我就特别享受这种大场面,其他班,谁有这么大的声势?我们在学校是最快乐的一个班,每天要做的就是想着法让大家笑。”

 

  一年挣不到一万块

  这样快乐的日子一直持续到贾玲大学毕业,那一年,她还在全国相声小品邀请赛中获得了专业组的冠军,轰动整个相声界。原以为可以在相声路上大展宏图的贾玲没有想到这个冠军居然成了自己的休止符。

  因为性别的原因,居然整整一年没有人找她去演出。为了维持生计,她开始四处接“杂活”,今天兼职做主持,明天窝在家里写剧本,有时候给小明星做上几天临时助理,一年的收入居然没有达到五位数,时不时靠着姐姐的接济,才紧紧巴巴过了一年。

  看着前途渺茫的妹妹,贾丹托人在家乡给她找了一个稳定的工作——在高速公路上收费,冬暖夏凉,工作难度和强度都不大。当贾玲听到这个消息后,笑着说:“姐,我可是演员,再给我一年时间,就一年……”

  “再给我一年时间,就一年”这句话几乎成了贾玲的口头禅,从2005年到2008年,每年过年贾玲都要说上一遍,这些年里,她一直住在北京的一个地下室里,早晨起来吊嗓子,然后努力去争取每一个演出机会,但是现状一直没有得到改变。她突然感觉,在相声的舞台上,女人一直是男人的陪衬,根本没有绽放的机会。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优品.jpg
1.jpg
书画名家.jpg
6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