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述思 冷不丁成了“意见领袖”

2012-03-21 18:26:00  来源:  编辑:杨晓钗

  他欣赏互联网的精神,认为比传统媒体公平。有了博客,他才开始真正的自由写作


  

 
  文/本刊记者 王海
  与体制内的公职相比,石述思“时评家”的头衔更为公众所知。他在新浪和腾讯的官方博客,点击量分别达到四千多万和六千多万,但他并不认为自己能代表任何人,只是在代表自己的过程中,与民意产生了一点契合。
  3月9日,石述思“悲催”了——他的钱包丢了。
  9时41分,他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念叨:“钱包在上海丢了,含身份证和一堆卡,不知有无雷锋?……”此后两分钟内,这条微博被评论31次,有人表示安慰,也有人趁机揶揄:“找警察,就说你是日本人……”
  显然,这句话的由来,是不久前备受争议的一个新闻事件——日本旅行者丢失自行车后,武汉警察不惜代价全力找回。
  截止3月12号,这条纯粹陈述私人事件、不含任何公共信息的微博,被转发479次,评论231条。尤为离奇的是,此后的评论,竟然扯到了韩寒和雷锋身上——两者都是最近微博上讨论的热点,石述思都曾表达过自己的意见。
  在网络时代,尤其是进入微博时代,类似的事件并不稀奇,更何况石述思的新浪微博上,“粉丝”有34万多人。
  生于60年代的石述思,多年来在一家体制内大报担任部门主任。他的办公桌上,铺满了报纸和杂志,几乎无以安肘,一个铁皮茶叶盒承担起烟灰缸的职责;办公室里的三人沙发,也被杂物和书籍占据,难容一人。
  3月12日下午,接受记者采访的两个小时里,石述思的手机不时响起——大部分是各种约稿,还有些人继续关心他丢失的钱包。
  与体制内的公职相比,石述思“时评家”的头衔更为公众所知。他在新浪和腾讯的官方博客,点击量分别达到四千多万和六千多万。
  对于自己的经历,石述思用一句话总结——“从高考最难的地方之一来到了北京,赖着没走”——石述思是郑州人,1987年以河南全省第十三名的成绩考入中国人民大学。

  挨骂的风险
  石述思的新浪博客叫“老石说”,从3月6日到12日,共有6篇更新,涉及的都是时下的热点话题,如“两会”、归真堂、雷锋等。
  在《两会上的归真堂博弈》一文中,石述思说:
  “如果现在找个廉价的方式证明自己很人道、很生态,那就拼尽全力声讨归真堂吧……尽管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中国社会文明的进步,生态环保意识的觉醒,但想到北京街头被人类无情抛弃的300万只流浪猫狗,俺又觉得这次保护动物意识提升的速度过于迅猛。”
  显然,在当下“为熊请命”民意汹涌的情况下,发表这样的言论肯定要冒挨骂的风险。他告诉记者,关于归真堂,大家已经讨论了很久,但整个社会都没谈到位,各说各话,各抱死理儿,这种讨论对社会没有任何推动作用,必须找到中间一个平衡的东西。
  在这篇时评中,石述思认可动物福利,同时反对道德绑架,他认为通过立法来保护动物福利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其潜台词是主张大家先冷静下来。
  有人评价石述思的时评:颇有“气场”。石述思说,在网络中,我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不参与争斗,没有先天立场,只注重客观和理性。
  对于“方韩之争”,石述思说自己很遗憾:开始只是两个人的意气之争,没想到后来竟发展成了公众之间的“械斗”,许多参与者不说理性,不讲证据,而是上来抡拳就打。
  石述思告诉记者,写时评要考虑的,不仅有上层建筑,还有民生、常识、良知和情感,这就像“阿迪力走钢丝”,需要以智慧来平衡。

  敏感话题
  石述思的时评,从不回避社会的热点和敏感话题,不仅有教育、住房、医疗,还有公平、贫富差距等。2009年,石述思总结出的“贫二代的18条标准”,曾在网络上疯狂传播;3月3日,他又总结出了《中国寒门改变命运的十二条军规》,点击早已超过数十万。尽管两者都是揶揄和半开玩笑的文风,但指向的却是当下社会最大的痛处。
  他说,自己是否下笔取决于两点,一是和公众利益有没有最大关联,二是会不会触碰政策红线。对于后者他有足够的把握,不仅是因为体制内的生存经验,而且客观和理性的结果,注定不会是攻击性的;再者,体制警惕的是批判,但允许批评。
  尽管现在“经验老到”,但在4年以前,石述思对网络还很陌生。之前,他多在各电视台以声音的形式发表评论,平面媒体也有一些,但“大多是官样文章,中规中矩”。2008年的一天,有朋友说博客很火,力劝石述思开博。
  石述思真正的自由写作,就是从博客开始的。但开博半年,也就一万个点击,他自己都打算放弃了,突然一篇关于足球的评论,获得了十八万的点击,“老石说”自此发力。
  此后两年时间内,他的博客点击量达到3500万。
  在石述思眼里,博客比传统媒体公平,“因为你不能强迫网友去阅读,作弊的难度大一些”。石述思非常享受博客写作的这种公平和自由。
  刚刚在博客上找到感觉,微博时代又来临了。微博时间线、资讯流以及社区功能的合并,使得他不由大加赞叹。
  文字癖,是石述思对自己的总结。他说,自己在网络上写时评没有功利心,是以一种自由的心态来过文字瘾。“都是写着玩的东西,没有想着通过这个干点啥。带来的好处,除了每个月都能收到几十张稿费单。”
  但网络也改变着石述思。他说,自己会更多关注公众的意见和想法,以前写文章是自上而下的,后来更多是自下而上。他并不代表任何人,自己只是在代表自己的过程中,因为关注了民生和民意,所以与民意产生了一点契合。
  有时候,他感觉到自己起到了桥梁的作用,来传播良知和常识。他说,正因为良知和常识的缺乏,有些官就去包了二奶,有些民才会成了暴民。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优品.jpg
1.jpg
书画名家.jpg
6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