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荻 赋予评书新的生命

2015-02-27 15:31: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专题 小剧场大明星
  编者:
  近年来小剧场形式日益走俏,无论是话剧、相声还是评书、戏曲,都有了相当群体的粉丝。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小剧场,为这些拉近距离、情感相融的艺术喝彩,也捧红了一些小剧场里的大明星。
  北京的德云社、嘻哈包袱铺、繁星戏剧社、澄书馆,陕西西安的青曲社,天津的哈哈笑……从这些小剧场走红的明星,大都是草根艺人,却已经逐渐被央视等主流媒体所接纳,登上全国舞台。这种自下而上的走红路径,正在改变过去单一的娱乐模式,使文艺舞台呈现百花齐放的景象。这些走红的小剧场明星,为那些热爱艺术的人点亮了希望——过去,坚守艺术就意味着与清贫为伴;而现在,只要本领高强,艺术和市场可以兼得,小剧场的明星一样可以获得巨大的成功。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

  

  吴荻在评书界声名远播,是现场评书《西游记》第一人,也是唯一一位,但他仍然谦称“票友”。他说:“我只希望通过自己的一些努力,培养更多的评书爱好者,使这门传统艺术得以传承和发扬。”
  文/本刊记者 李菡丹
  春节前的一个周日午后,记者第一次来到北京澄书馆,在位于东直门外的现代商圈当代MOMA艺术园区,置身近80米高的空中连廊,听评书名家吴荻大话西游,感受传统与时尚的文化碰撞,别有一番滋味。
  “圆陀陀,光灼灼,亘古常存人怎学。入火不能焚,入水何曾溺,光明一颗摩尼珠,剑戟刀枪伤不着。也能善,也能恶,眼前善恶凭他做。善时成佛与成仙,恶处披毛并戴角。万般变化闹天宫,雷将神兵不可捉。”记者进场时,《西游记——大闹天宫》已经开讲,只见吴荻身穿蓝色长衫,立于黑色烫金字的屏风前,手拿纸扇,案头有醒木、香炉、两块手帕。
  “啪”地一拍醒木,时而龇牙咧嘴学孙猴儿生气,时而频频点头仿效如来佛祖慢声细语,时而双目圆睁模拟玉皇大帝惊慌失措……这些耳熟能详的人物、故事被吴荻讲得活灵活现,且点评到位。环顾四周,自上而下呈阶梯状的观众席已基本坐满,闻香,听书,喝水,吃点心,观众听得也极其入神,完全被他的一颦一笑带到故事中。往两边望去,看着脚下的陆地和车流,仿佛真的置身于天宫之中。

  说评书讲京剧的美术老师
  演出结束后,在休息区,几位新老观众依依不舍地等着与“吴先生”“吴老师”再聊几句。吴荻换好了装从屏风后走出来,黑色印花衬衫,黑色长裤,黑色皮鞋,随意搭一条灰色围巾,仔细看头顶还扎一小辫儿,俨然是一位时尚的文艺青年。
  而在这众多粉丝中不乏他的学生,因为身为评书表演艺术家的吴荻还有一个身份——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美术教师。
  吴荻多年来致力于传统文化的传播与发展,将传统文化艺术教育,如京剧、昆曲、曲艺等,寓于授课之中,广受学生好评。他首创“大美术课”理念,将戏曲、曲艺、美术、音乐、舞蹈融于日常美术教学之中,率先进行综合性艺术教育实践,成为美术教师讲京剧第一人。他在学校领导的支持之下创办了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艺术馆,成为第一家中学博物馆。他的美术教学连续多年广受好评,被学生评为“我心中最喜欢的老师”,他的美术教室“澄观堂”成为实验中学的文化符号。

  吴荻笑言:“学生们对我的评价是:说评书讲京剧的美术老师,哈哈。”
  自2013年起,每周四中午,吴荻都准时在美术教室开讲选修课——评书《西游记》,这是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在全市千余所中小学中,首开评书选修课。“评书是我国的传统艺术,融合了历史、人文、文学等多学科知识。开设评书课一方面在于传承传统文化,另一方面则是想探索一种学生乐于接受的新的学习形式。”
  最初,评书课作为高一年级的选修课而开设,遗憾的是,开课之初,高一全年级14个班只有5位学生报名。按照学校规定,一门选修课必须有15人报名才能开课。面对这种尴尬,实验中学采取了“扶持”策略,破例允许高一和初二两个年级开设这门选修课,没想到,评书课在初二学生中受到“追捧”,共有27名学生选修了这门课。
  “毛脸雷公嘴,金睛火眼光,腰系虎皮裙,手持金箍棒。孙悟空一看,呵,现在这山寨做得好啊……”这是吴荻讲《西游记》中的经典段落——真假美猴王中的一段话。在评书中加入当下的流行语,是吴荻说书的一大特色,这也大大拉近了十几岁孩子与评书的距离。
  一段故事讲罢,吴荻在结尾处很自然地加入自己的思考:“实际上是观者什么境界、小说就什么境界,观者是阴谋论,西游记满篇也都是阴谋。”可是,在他看来,真假美猴王说的是佛家的真心与妄心之害。怕学生们不懂,他又用周作人文章中提到的人身上的两个鬼——流氓鬼和绅士鬼作比喻,学生中有人开始点头。
  渐渐地,吴荻风趣生动的表演风格,不但吸引了很多师生,还招来了不少校外的评书“粉丝”,年龄最长者已有80岁。1个小时的评书,中间不断有学生和老师赶来,没地儿坐就站着听。“这门课向全校师生开放,除选课学生外,所有师生随便听,打扫卫生的阿姨也可以听。”
  至今,评书选修课开课已有三个学期,共计30多讲,历时一年半,吴荻称,虽然从来没记过考勤,可据他目测,学生基本没有缺勤的,很多学生都表示“越听越爱听,越听越上瘾”。更有粉丝评价,吴荻赋予了评书新的生命,“他绝不是戏说,而是在其中注入了很多人生哲理,让人特爱听。”
  跨界大咖传承中国文化
  “孤竹吴荻,无字,夢盦其号也。一九七四年生于京,自幼随先外大父明善公临池习字,喜翰墨,好丹青,乐琴书,嗜梨园,说书亦其好也,无意求成亦无所成,聊以自娱耳。香炉茗碗,狸儿数头,为终日伴。皈依三宝,作佛弟子。”吴荻自述。
  吴荻打小儿在北京胡同长大,自幼习书画,酷爱中国传统文化,喜唱京剧及白派京韵,热爱评书。他回忆道,“每天晚上6点多,全家人在一起吃晚饭时,都会准时看电视评书。”那时他最喜欢听《杨家将》《三国演义》《东汉》。
  到初中时,他可以把前一天晚上听的评书有声有色地复述给同学们。“当时,很多同学都喜欢听评书,但是他们的家离学校远,晚上放学后赶回家时,电视评书已经结束了,而我的家与学校仅一条马路之隔,所以我就每天到学校给同学们讲。”
  1992年,吴荻考入首都师范大学国画系,毕业后回到母校——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任美术教师。
  2004年,吴荻与几位伙伴常到后海听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连派评书传人、评书名家连丽如先生说书——《康熙私访月明楼》,一连听了三四个月,几乎场场必到。“数年后,连先生决定收徒,申请非遗。有一天,我接到连先生的电话,问我要不要跟随她学习评书。”接到电话的吴荻颇有些受宠若惊,在同伴的说服下,他决定一试。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封面2.jpg
封面.jpg
封面170.jpg
封面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