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启辰 打造中国纪录片创作的“新模板”

2015-02-27 15:56: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编者的话:
  位于甘肃省西北部的河西走廊,或许是中国最富魅力的文化磁场。
  如果沿着这条悠长的通道走下去,不仅可以走到世界尽头,甚至还可以横穿整个人类色彩斑斓的生存姿态和文明史。
  公元前一三八年,在长安的帝国使者张骞就是如此。他手持节杖,翻越秦岭,穿越犹如刀锋一般窄长的河西走廊,第一次张开了东方帝国的远眺之眼,也第一次发现了生命的辽阔性和苍茫大地的内在潜力。
  这条道路,也是名动千古的丝绸之路黄金地带。
  历史上,它既是马蹄嘚嘚、战旗漫卷的征伐和英雄征途,也是驼铃叮当、商旅绵延的商贸通道,更是中西文化引进、输出乃至碰撞演变的纷繁孔径。
  它曾是一颗璀璨的明珠,照耀了数千年的时光流变。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它却一度被世人遗忘在岁月里。
  三年前,一支充满梦想的团队带着内心对文化的隐痛与虔敬,踏上了这条古老而伟大的通道。
  在甘肃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连辑“河西走廊关乎国家经略”的指引下,在河西五市地方政府的支持下,以李东为代表的一支青年主创团队,以其深厚的家国情怀,回望甘肃,透过历史的镜头,撷取了河西走廊的一个个灿烂瞬间,呈现出其跨越千年的雄壮、辉煌与苍凉。
  如今,这场支撑起一个宏大叙事的文化复苏之旅,恰恰是对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一带一路”的完美呼应。他们相信未来,在河西走廊悠长、苍茫、灿烂的身躯上,将承载中国又一次腾飞的时代使命。
  “纪录片行业其实是一个梦想行业,更多追求的是社会效益。我希望 《河西走廊》这个创作模式能成为中国纪录片创作的新模板”

  

  文/本刊记者 梁伟
  2015年3月,由赵启辰──北京伯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导演的十集大型纪录片《河西走廊》将登陆央视,这是中国首次以纪录片形式立体呈现河西走廊的地域历史文化。“最近都在审片,专家们在看完片子之后都很吃惊,直呼没有想到,我相信这部纪录片登陆央视之后,必将引发新一轮对河西走廊乃至丝绸之路历史文化的深入讨论。”赵启辰说。
  近年来,由赵启辰导演的《迭部·洛克心中的伊甸园》、《探秘东亚最古老的部族》、《寻秦》、《东湖梅岭毛泽东》等众多纪录片均在社会上产生强烈反响。
  这个年轻的“85后”导演表示:“文化的核心是精神,精神的核心是信仰,一个民族的文化基因决定了这个民族的特征、发展和未来。纪录片创作者用自己的情怀去探寻事物的本源,梳理真实的文化脉络,寻找还未被解答的谜题,并用一种通俗的、易于观众接受的方式呈现给观众。”
  都来复制《河西走廊》模式
  “拍《河西走廊》这样的作品的意义是什么?”
  “河西走廊是中原通向中亚、西亚的必经之路;更是东西方文化交流史上的一条黄金通道;后来闻名世界的丝绸之路就从这里穿过。在中华民族的历史进程中,河西走廊事关一个国家政治经略、经贸促进、文化交融的梦想。对于古代生活在中原的人们,打通河西走廊,前往更为辽阔的西部是他们不变的渴望。”对于记者的提问,赵启辰说,“?我们这部影片紧扣‘河西走廊关乎国家经略’这一宏大主题,从这一特定地域的历史入手,讲述了从汉代到新中国,河西走廊与中原王朝息息相关的发展脉络。”
  在做了很多题材的纪录片之后,赵启辰希望能制作一部让业内人士称之为标杆的作品,相比较长江、黄河、丝绸之路等被反复制作的选题,“河西走廊”还未曾被触及过,这个想法和公司董事长李东珅不谋而合。
  2012年6月,赵启辰协同总撰稿邓建永,在学术顾问——敦煌研究院教授沙武田的陪同下,带着摄影机,开始了第一次实地采风,他们从乌鞘岭一路走到敦煌,贯穿河西走廊,沿途拍摄,后原路返回,历时15天。对于这一次采风,赵启辰感触颇深:“一路的印象就是壮阔博大,非常震撼,河西走廊自身的地形地貌太丰富了,它正好位于我国2、3级阶梯的交接地带,地球上除了海洋以外,所有的地形地貌都在这里呈现,很难有任何一部纪录片可以同时拍摄到如此有差异性的自然和人文景观。第一次采风回来后,我们就确定了风光镜头必然成为这部影片的一大亮点,必须做到最好!”  
  一年后的5月,公司千里迢迢邀请来两次荣获艾美奖的英国广播公司(BBC)著名摄影师布莱恩·麦克达马特,进行春季空镜的大型拍摄。他曾经担任纪录片《美丽中国》的摄影,对中国的地貌风光比较了解。赵启辰与布莱恩的合作也让他收获颇丰。为全面记录河西走廊的地貌风光,他们带领着三个摄制组,从北京出发,赶赴河西走廊。
  在出发之前,策划部门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搜集了1000多张中国摄影师拍摄的河西走廊风光照片做为拍摄角度的参考,赵启辰的要求是:“我们要拍得比这些照片更好!”
  在赵启辰眼中,布莱恩是一个具有国际一流水准的摄影师。他们一起确定了风光摄影的基调,要求三个摄制组拍摄的画面风格必须统一,可以有各自的特点,但必须让画面具有相同的气质;他要求摄影师们带着剪辑的思维方式去拍摄,杜绝长镜头和一些不良的拍摄习惯;每天晚上回到驻地,无论多晚,布莱恩都会给分组摄影师开会,将所有素材收集到他那里进行分类,并监看画面质量,及时提出意见,最后清理完器材才算一天的工作彻底结束。
  甘肃的5月乍暖还寒,摄制组拍出了河西走廊最为壮美的画面,超出了当初的预期,可以说每一次的拍摄都为赵启辰建立起更大的信心。也让他对河西走廊的感情更加深入。
  一个月后,赵启辰回到北京,放在他面前的是学术顾问沙武田带着学生们一起写出的40万字的学术本,在和总撰稿邓建永探讨之后,确定了每集的主题和分集方式,再由邓建永抽丝剥茧,提炼出主线人物和故事。
  赵启辰说:“先让专家给出一个历史资料的整合,把已知史料和最新的研究成果做成一个类似论文的东西,形成我们创作拍摄剧本的基础,同时这个学术剧本也成为纪录片衍生品的一部分。过去这些资料都是由编导来整理的,但是编导有他个人学术能力的局限性,难免会有疏漏。撰稿将学术本整理、编写成电视的语言,然后形成我们的拍摄台本。这样的合作模式,我认为是最科学的,将工作进行细分,就形成了产业的雏形。”
  “史无前例的再现拍摄”
  作为一个电影专业出身的导演,赵启辰一直用电影的方式来思考纪录片创作,并尝试用电影的产业流程来制作纪录片。
  或许,在旁人看来,电影和纪录片有着本质的区别,但是在赵启辰眼中,二者并不矛盾。他希望整部纪录片只有一个导演,一个编剧,一个剪辑指导,将系列纪录片想成一个整体,不设分集编导,然后将部门细分,每个人只司职自己最为擅长而纯粹的工作。以往的纪录片,一集一个编导,每个编导的文化积淀、思维模式都不一样,在一个系列作品中就会出现品质不一风格各异的现象。赵启辰认为:“大家都批评纪录片产业化程度不够,产业化的过程就是标准化、专业化的过程,一个民营纪录片公司要想发展,就必须做好标准化。”
  “我们摸索出一套成熟的经验,对执行导演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每个镜头拍成什么样?你用什么尺寸的镜头拍?整部影片呈现什么气质,我都有规定,并且有严格的验收标准。只有这样,才可以做到标准化,气质统一,这就是电影工业的管理思维模式。”赵启辰说。
  2014年初,团队启动了《河西走廊》的情景再现拍摄,并确定了包括视觉语言的形式,特技的呈现方式、与解说词的配合关系等一系列创作原则。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封面2.jpg
封面.jpg
封面170.jpg
封面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