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月 炼就传奇“武”侨领

2014-11-05 14:24: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出身农民的他从县城一路打拼,考上大学,西部支教,留学韩国,再到韩国华人侨领,以不懈奋斗实现自身的价值

  

在韩国国会接受“大韩民国记录文化大奖”

   “我喜欢快节奏的生活,喜欢东奔西走,我希望我所做的事情能都实现自身的价值。”
  ——王维月
  文/本刊记者 吴军涛
  记者第一次见到中国在韩侨民协会副总会长、韩国中华武术协会会长王维月,是在国庆65周年的庆典活动上,他一身笔挺的西装,给人感觉内敛、沉稳。
  采访王维月是在他下榻的酒店的房间里,已是晚上10点多,王维月却没有丝毫的困意和记者畅聊着,“我喜欢快节奏的生活,喜欢东奔西走,我希望我所做的事情能都实现自身的价值。”
  出身农民的王维月从县城一路打拼,考上大学,西部支教,留学韩国,再到韩国华人侨领,以不懈奋斗的经历,炼就年轻侨领的传奇。
  当地武校首个大学生
  王维月1979年11月出生在山东菏泽单县,单县位于鲁西南四省交界,历史上较为贫穷。但单县是全国著名的武术之乡,家家户户,不论男孩女孩都喜好练武。王维月从小也有着习武的梦想。“那时,全国都在热放《少林寺》《武当》,希望长大之后能像影片里的大侠一样,行侠仗义,打抱不平。”
  王维月从小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富裕,他有两个妹妹,8岁时才上学。“小时候,很贪玩,爱蹦爱跳,闲不住,看见县里的舞狮团表演,就跟着他们一起上蹿下跳地模仿。”所以,父母就把他送到了当时山东省第二大武术学校,单县民族武术学校。
  在这里,他一直上到了高中毕业。武校的作息很规律,早上5点半就起床练习热身、压腿、训练,周六正常上课,现在回想起来,王维月都会觉得练功还是挺苦的。“每天都是被梦想叫醒的。”王维月说:“因为经济条件不好,买不起食堂里的羊肉,我就从家带点馒头、咸菜,需要补营养的时候就从家里带些鸡蛋。”
  高中时,王维月被学校推荐参加的一次山东省的散打比赛便改变了他的命运。王维月在这次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依靠着这样的成绩,他进入了山东省的省队。在那里,他经受了一段的刻苦训练。
  近距离交谈中,记者发现他的鼻梁是歪的,“这是一次比赛受的伤,当时并不觉得有多疼,下场后,摸了下鼻子,发现竟然是活动的,这才觉得有些疼。”
  这次也让当时的王维月明白了一个道理,不勤奋练功就得挨打。“从那时起,就拼命地练习,经常受伤,锁骨也断过,从头到脚是新伤加旧伤。”
  1999年,王维月赶上了全国的体育院校扩招特长生,他被中国六大体育学院之一的沈阳体育学院武术系录取,他是第一个从当地武校考上大学的学生。曾经一心想当武侠英雄的王维月,通过自己的刻苦练功,成为学校、家人的骄傲,迈向通向英雄之路的里程,圆了儿时的一个梦想。
  在沈阳武术学院学习的期间,让王维月不仅学到了一身好本领,还对武术的理论知识有了进一步的学习。同时,大学四年的生活也锻炼了王维月各方面的能力。刚入校的时候,正赶上45周年校庆。“当时的校庆的开篇语是我写的,因为家里开了一个书店,我经常在书店里看书,没事时也喜好写点东西,我很爱好文学。”
  成绩优异的王维月进入了学校武术院队,并多次参加武术赛事。大学的时光很美好,但也伴随着一些苦难。“大二时,父亲心梗,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王维月曾一度陷入低谷,他不想给家里再增添负担,想放弃读书。但在当时的武术系的办公室主任方老师的再三劝导下,他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
  被生活所迫,王维月开始自己赚取自己的生活费用,“我开始思想保守,不敢做生意,后来就试着倒腾校园电话卡。我没有资金,就拉着一个关系不错的同学合伙干,他拿钱,我去卖,挨个寝室发。”生意做得不错,短短7、8个月的时间,王维月就赚够了自己的零用钱。
  这同时也激发了王维月的经商头脑,在不耽误课业的同时,王维月希望把业余时间用来赚钱,为家里多减轻些负担。他会经常去带领大家去表演,在社会上拉些赞助。“那时正是电话刚流行的时候,一来电话,寝室的同学都会出于新鲜抢着去接,结果都是找我的。我赚了钱也会给他们买很多好吃的,他们都称呼我为‘王老板’。”王维月笑笑。
  大学的时光伴随着苦与乐,好与坏,但这却是王维月精彩人生走出的第一步。2003年,他以辽宁省优秀毕业生的身份顺利从大学毕业。
  同期支教首位做公益的志愿者
  大学毕业后,王维月报名参加了“西部计划”志愿服务,“报名的人数很多,但学校能去的名额很少。”当时,学校一共选上了四个,王维月作为省级优秀毕业生被学校选中,去青海支教,为期两年。
  青海省海西州位于海拔3300米的青藏高原上,第一次来这里,王维月看到天离自己是那样的近,大地是如此的广袤,当地的少数民族是如此的热情豪放,他便觉得在这里可以施展自己的才能。王维月对未来充满了激情和憧憬。
  “到了青海之后,家人才知道我去支教的事情。因为家里人本想着因为家庭不富裕,供出来个大学生不容易,希望我能在毕业后找到一个不错的工作安定下来。”
  “中间您也没有和家人联系过吗?”
  “只是在春节的时候回过一趟家,家人一直认为我是在沈阳工作。”王维月说。
  从平原一下来到高原,王维月有很明显的不适应,好在他之前是学武术的,没有出现什么身体方面的状况,只是不能再剧烈运动了。“在高原上跑三圈就会头疼,所以经常去和射击队去一起练枪。”
  “因为是来这的第一批志愿者,地方政府都很重视我们的到来,隔三差五地就会到我们的住处关心慰问。领导们生怕我们不适应,所以也没有分配我们下到牧区,只是有些时候会到一些同学的家里去家访。我原本以为我们的家乡已经很贫穷了,但和当地一对比,发现那个地方更穷。”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封面1.jpg
封面3.jpg
封面drt5.jpg
封面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