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瀚:把爱“烧”到菜里面

2015-01-05 16:24: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只要一进厨房,火点燃的那一刻,我会感觉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了”

  

  文/本刊记者 梁 伟
  魏瀚,这个典型的“85后”大男孩,若从外表联想职业,或许谁也不会把他和厨师联系到一起,但事实确实如此,他毕业于全球最老牌的厨艺学校之一——法国蓝带厨艺学院。
  在魏瀚看来厨艺是一门艺术,而事实也证明了他是一名出色的“艺术家”。
  2015年,这个拥有18万微博粉丝的“大厨”,最大的愿望就是开一家自己的餐厅,给喜欢的朋友做一份特别的菜肴,就像他2014年出的一本书的名字一样——把爱做到菜里面。
  他在法国学厨师
  魏瀚本科读的是法语,2010年大学毕业后,他有很多选择,可以继续读研,也有不错的企业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加上上学时有法语导游的经验,旅行社也是不错的选择之一。但是他没有丝毫犹豫,就是要去法国求学。
  或许,去法国在周围人看来没有什么不妥,当下,不少中国留学生在法国直接选择金融、管理、语言或者艺术等热门专业,可魏瀚的选择着实让人目瞪口呆,“艺术、诗歌、管理之类的专业对我来说太虚了,很怕学了回来会‘海归变海待’,就想学一门手艺。带着手艺去哪个地方都可以生存。以后再有环游世界机会的话可以边打工边前进。既然能出去一趟,不如学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所以我选择了法国蓝带国际学院,学习法餐和糕点制作。”
  在中国,不少人对厨师这个职业存在偏见,认为这不是一个体面的就业门路,跑到国外学厨师更是让人感到不可思议,起初魏瀚的父母也强烈反对,在他们的规划中,儿子大学本科之后去读研读博才是正确的路,要把帅气的儿子和满身油烟的“厨子”联系到一起,这是他们没有办法接受的。
  但是那时的魏瀚表现的很坚决,他说每个人都有梦,有梦就要追,哪怕只是为自己疯狂一次,即使会失败,也不会后悔。看着倔强的儿子把所有材料都已准备好,通知书也寄过来了,父母只能将担忧放在心底,让他去追梦。
  不要以为魏瀚选择这个专业是因为自己有着很好的厨艺,要知道在他去法国之前,魏瀚和很多年轻的男孩子一样,一道中餐都不会做,有的只是一张挑剔的嘴。“我去之前只学了几个很皮毛的菜,还是我妈为我专门恶补了一下。我之前没怎么进过厨房,妈妈就感觉我出去如果不在外面吃,肯定会饿死。”
  带着一本菜谱,魏瀚开始了自己的法国求学之旅。或许很多人会感觉,留学生活是丰富多彩,光鲜亮丽的,更何况还是在法国这样的浪漫国度。但对于魏瀚来说,感觉就像回到了高中,甚至比高中的时候还要刻苦。法国蓝带学院是出了名的宽进严出,学校对于入学要求的确比较宽松,除去基本的语言要求,很多人都是零基础,而对毕业有一个很严苛的标准:学校认为你没有达到毕业要求的话,就需要重修。而蓝带的重修没有补考的机会,也就是说需要交钱重读,高昂的学费对于普通的学子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压力。

  语言是很多留学生的第一障碍,虽然本科法语专业毕业的魏瀚对于日常交流没问题,而且上课的时候也会配有英语同声传译,但当老师语速过快时,他还是听得有些吃力。为了让自己的语言能力迅速提高,他闲暇就去法国电视网站上听新闻,强迫自己把画面关掉,缩小网页,反复听来锻炼自己的法语听力。常常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七点闹钟响起,又开始一天十小时的课程,晚上还要提着十几斤重的刀回家,周而复始。魏瀚主修的是法国传统餐点,以及甜点类。最开始需要练习基本功,从切菜开始,比如切洋葱;然后开始学地方菜,之后学新派法餐,也就是现在流行的无国界料理,比如会加入四川花椒、日本大酱之类的食材。
  在法国学习的日子里,魏瀚不仅学了法餐,自学了中餐,还“偷师”了不少外国菜。他的同学们来自世界各地,有美国人、日本人、韩国人,还有阿拉伯人。不上课的时候,他就常常把大家聚在一起,互相交流各自国家的家常菜。
  “我们经常去不同人的家里做客,就吃他们做的饭。去美国人家里,就有烤火鸡什么的。去日本人家里,就吃日本料理。我做东的话一般就做四川烧白,回锅肉,或者水煮鱼这类的。”魏瀚说。“一般会去温州人开的中国超市,那里离我们家特别远。我一个人常常要提很多东西回家。而且带皮的肉特别难买。”
  可以说,魏瀚在法国的生活就是做菜,在实习的时候,他甚至曾经每天早上四点就起床。虽然也会觉得辛苦,也问过自己这算是什么生活,可是从魏瀚的语气中听不出半点后悔,他说,因为当初这是自己的选择,而且很久之后他也深刻地体会到,努力都是有回报的。
  果不其然,毕业的时候魏瀚班里就三个中国学生,其他两人都没有通过。而他却以第三名的优异成绩拿到了毕业证。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70.jpg
封面1.jpg
封面.jpg
17.jpg
封面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