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庆:演绎《小花》的前前后后

2009-06-12 10:27:00  来源:中华儿女 青联刊  编辑:方舟


  刘晓庆的阳光没有灿烂太久,就被乌云遮掩,“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父亲是川东地下党员,又出生于地主家庭,‘文化大革命’中被打成‘叛徒’、‘地主’。在牛棚里他宁死不屈,坚决不肯供出他的‘同党’(因为事实上没有什么同党),造反派打断了他的双腿,从此他永远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走路,只能坐在轮椅里上街了。”
  后来,刘晓庆开始教“忠字舞”,宣传《公报》,演“对口词”,在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宣传队里演各种角色。“那个时候,我的演技相当拙劣,可以说谈不上什么演技。”一个宣传队长曾给她下过定义:“你打扬琴还行,绝对不能演戏!”可是僧少粥多,不演不行。不仅要演,还要五花八门。“没有什么创作,全是以模仿为主。不过我学得惟妙惟肖,还能在别人原有的基础上进行发明创造,常常比原版更好。这时候,别人时常说我演得好了,但我不以为然。我并不打算演戏,我早已迷恋上了音乐,扬琴。”
  这时候,附中的同学都要离开学校,走向工作岗位了。他们急不可耐地等待着分配文件的下达。当队长念到“文艺专业的毕业生,一律分配到农村当普通农民”的时候,大家都傻了。刘晓庆被分配到了达县专区宣汉县农场。
  在农场,刘晓庆尽量使生活变得有光彩,白天认真劳动,晚上经常在晒坝上自弹自唱,给大伙开晚会,等待着时机悄悄到来。  

  踏足电影圈
  6个年轻人组织了一个小型宣传队,代表农场去县城宣传党的《公报》。刘晓庆娴熟的演奏技巧和能歌善舞的本领,一下子被县宣传队的队长发现。此后的某一天,一名军人来到农场,拿出一份征兵登记表,问刘晓庆愿不愿意参军。刘晓庆拼命点头。最终,她如愿,“尽全力投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达县军分区宣传队的建设之中,集编、导、演、奏于一身”。
  后来,宣传队解散,心情十分忧郁的刘晓庆听说成都部队话剧团招生组突然到达县军分区招人,她急切地报名表演。“我和另外两名女兵打赌,谁考上部队话剧团就送给其余两人影集。其结果是我们三人都通过了考试,一起调到了成都部队话剧团。”  
  1975年3月的一天,刘晓庆随话剧团到壁山县给部队演出《杜鹃山》。像往常一样,大家都在准备晚上的演出。
  “刘晓庆,出来一下。”队长任士一在外面叫她。刘晓庆慢吞吞地走出门外,看见远远地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人的面孔很熟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队长告诉她:“这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张勇手和徐潮同志。”
  “后来,队长告诉我,此次来是为重拍影片《海鹰》挑选女主角扮演者,成都军区宣传部庄映副部长向他们推荐了我。”刘晓庆在这个时候,第一次出现了一个清晰的念头:我这一辈子或许会和电影有什么瓜葛?
  随后,刘晓庆拿着部队的介绍信,来到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组办公室。“我怯生生地站在那里,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我既不懂表演,也不会说普通话,对于大家的问话,我只能点头或是摇头。”
  试完妆以后,刘晓庆坐在镜子面前。导演、摄影师,一大群人围过来,对她指手画脚,评头论足。他们毫无顾忌地谈论她脸上众多的缺点。“我感到无地自容,飞跑回招待所,蒙着被子哭了一场。”
  哭够了,她坐起来。“我想不通。丑又怎么啦?我不服气,偏要使劲演好。”她跑到图书馆,借了一大堆书、画报、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全集,以及许多表演方面的书籍。“我把导演给我勾划的要试演的几段戏一个人在房间里演它八九十遍,凭感觉作自己最严厉的评判人。”
  怀着这股倔劲儿,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刘晓庆顺利通过试戏。
  当刘晓庆在银幕上第一次看见自己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不相信那就是自己。因为“她”是那样陌生。
  当刘晓庆刚刚有点自信心的时候,《海鹰》突然停拍了。然而,绝处逢生,《南海长城》摄制组请刘晓庆去试戏。刘晓庆开始正式踏足影视圈。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优品.jpg
1.jpg
书画名家.jpg
6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