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丙安 “年”与“春节”的合流

2016-02-04 14:45: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安吉

  年与春节的合并,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过年,是中国农业文明的年期


  ◎本刊记者 华南
  过年,又叫过春节。为什么有两个名字?两种叫法有何不同?
  国际民俗学家协会最高资格会员、中国著名民俗学家、民间文艺学家乌丙安说,“事实上,年和节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过年从腊月初一开始,一直延续到正月十五,在这一个多月里,青年、老人以及各行各业的从业者,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事要做,每天要干什么,都有一张清单。这才是中国的年,过年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立春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气,在二十四节气中排第一,因此,把春节放到过年是不对的。
  从古到今在中国习俗里,年与节不同,只有过大年才能称之为“年”,其他时间庆祝都只能称之为“节”。以前的“春节”专指立春,“元旦”则指农历大年初一。过年,是中国农业文明的年期。乌丙安有些遗憾地说:“直到辛亥革命以后,袁世凯当了大总统,特别‘批示’把‘元旦’给了公历1月1日,咱们过大年才不得不改称‘春节’。” 
  春节之意在于“立春”
  “几千年来,立春叫春节。那是真正的春节。按照农业作息时间,这一天打春,农民们开始唱农谚歌、鞭春牛了。鞭春牛,就是拿鞭子象征性地抽一抽老牛,意在提醒它,该抖擞抖擞精神准备下田耕种了。”乌丙安兴致盎然地讲起“立春”节。
  这个春节是过去打春,鞭春牛的传统。拿鞭子打牛。今天硬给过大年叫了春节。“我们到农村采风时,如果把过年叫过春节,人家都不愿意搭理我们。”
  年与春节的合并,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后,宣布改用公历,并将这一天定为民国元年元旦;到了1914年1月,北京政府内务部提请“定阴历元旦为春节”。至此,原指阴历岁首的“元旦”和“新年”,被用来指公历1月1日,而阴历岁首改称“春节”——所谓过春节,其实也只有100多年历史。
  在推行新历、废除旧历上,南京国民政府一度很激进。1925年1月1日起实施的《实行阳历新年的办法》规定,阴历新年之拜年庆祝等,均移在新年举行。1930年,国民政府重申:“移置废历新年休假日期及各种礼仪点缀娱乐等于国历新年:(一)凡各地人民应将废历新年放假日数及废历新年前后所沿用之各种礼仪娱乐点缀,如贺年、团拜、祀祖、春宴、观灯、扎彩、贴春联等一律移置国历新年前后举行。”
  然而,禁令归禁令,老百姓还是按老规矩过自己的年。“大都市的民众在‘国历’一月一日虽然要虚应故事,在大门上贴一副变像(相)标语的春联,而大门以内却若无其事,照常生活。一到‘农历’的腊月,小康之家从二十三日送灶起便忙碌起来,一直到正月十五夜元宵以后,才在筋疲力尽的情形下,结束了过年的变态生活。”记者伊弁在刊于《世纪评论》第一卷第六期的《过年》一文中这样写道。
  1934年年初,国民政府停止强制废除阴历,不得不承认“对于旧历年关,除公务机关,民间习俗不宜过于干涉”。
  年非节日而是“节期”
  “由于春节在中国古老的农耕文明史中从来都叫做“过年”,而不叫做“过节”,所以今天把它叫做“节日”,并不贴切。就其文化内涵而论,‘年’远比其他任何节日都更加深厚,其外延则更加意义广远,就其传统行事的程序而论,它也不是一个‘节日’的单元时间,而是一个‘节期’的系列时段。”在乌丙安看来,“年”的体量绝非一个“节日”所能承载。几千年来,中国就在这一个节期里,举国上下,君臣官吏和亿万百姓,都充分调动起最热烈的情绪和最美好的情感,把一系列大大小小的祭奠和庆典严密地组合起来,表现一年一度“辞旧岁、迎新年”的年俗主题,表达一个“五谷丰登、国泰民安”的良好祝愿。
  乌丙安讲道:“我不是反对把年叫春节,但人们应该知道春节的来历。”在他看来,中国作为农业大国,几千年来沿袭古代农历传统,到今天创造了如此悠久的传统历史文化,这是难以动摇的深厚根基。“每年春节联欢晚会进行到敲钟时,主持人都说‘给全国人民拜年’,祝福大家‘过年好’,而不说‘拜春节’。”
  “前几天我们过公历新年,大家也互相祝贺,但是人人都感觉到不很贴切。阳历新年的晚上,定居德国的女儿,让我隔着电话听勃兰登堡的声声焰火,那时他们的跨年夜。而我们,总要等到春节才会大规模互相拜年,从腊月一直到正月,再一直一直走到正月十五。过去到腊八时,农村就锣鼓就喧天了。中国大部分地区,这时正是农闲时期,粮食都已入库,开始筹备过年。到了腊八喝过腊八粥,完全进入准备阶段,练舞龙舞狮、旱船秧歌,筹备祭祀,一直到腊月二十三,祭灶,辛苦一年的灶王爷就上天‘汇报工作’去了。”
  辞旧年,迎岁首
  如果说立春是农历第一个节气,那么元宵节则是农历年里第一个节日。“元宵节是结束前一个大年,开始新一年的象征。有了元宵节,也就是上元节,才能有中元节、下元节。为了新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是要大闹的,也叫闹元宵。”
  采访当日,正是小寒节气前一天。乌丙安脱口而出:“大寒之后过大年。”对于新年的到来,乌丙安表示有一些焦虑:“农历新年,不应该等同于一顿饺子、一台春晚,当然,中国每个地域都有自己的年文化,但实际上能够完整地保存原有过年习俗的地方越来越少。我一到过年就想家,我很超前了,我自己能做动漫,会微信拜年,都这样现代化了。我还乖乖想着祭祖、过年,这跟我的职业没关系,而是传统的文化根基。”
  过年是中国汉族和大约36个兄弟民族共12亿8千多万人口的最隆重的节庆。它不仅有着十分悠久的历史传统,更重要的是它还有着极为丰富多彩的节日活动内容和形式。几千年来,以欢庆丰收、辞旧迎新、拜祭祖先、恭喜发财为主题的中国年节,一直都是以隆重、喜庆、狂欢展现它的民俗特色的。它红火热闹的表现形式至少应该是视觉艺术的华美鲜艳、五彩缤纷和听觉艺术的鞭炮齐鸣、锣鼓喧天,承载着人们对新一年所有的美好期许与愿望。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成龙.jpg
QQ截图20160120141119.jpg
搜狗截图20160106210723.jpg
搜狗截图20151220163230.jpg
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