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小凤的歌境诗心

2015-11-10 10:21: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安吉

  诗是醒着的梦,生命的最高境界是诗意栖居。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柔软的天空,让生命中点点滴滴的相遇和感动与我的诗情相融,抵达那清澈、最初的原乡


  文 本刊记者 陈晰 封底摄影 吴寇寇
  闻名遐迩的“美人窝”——湖南益阳的桃江县,是全国青联委员、著名歌唱家、诗人、演员莫小凤的家乡。莫小凤是桃江县通过高考考入北京高等学府攻读声乐专业的第一人,也是中央民族大学第一个考入中国歌剧舞剧院的高材生,更是中央民族大学历史上第一位少数民族声乐最高奖“孔雀奖”的获得者。
  而近来莫小凤再次掀起波澜的,不是影视界,不是是歌坛,而是对文学造诣要求极高的诗歌界。
  诗歌大赛一鸣惊人
  2015年10月,由中国散文学会、江苏省作协主办的第七届“漂母杯”全球华文母爱、爱母主题散文诗歌大赛颁奖仪式在江苏淮安举行。淮安是母爱的圣地,汉代漂母一饭千金的故事传颂至今。千百年来,漂母的博大情怀哺育了一代又一代淮安儿女,衍生出了厚重的爱心文化。“漂母杯”散文诗歌大赛已经连续举办七届,旨在全球范围内弘扬漂母美德,现已成为全球知名的文学品牌赛事,贾平凹、蒋子龙、贺捷生、赵丽宏、肖复兴、尤今等海内外知名作家都曾经在该比赛中获奖。
  本届比赛经过八个多月的征集、评审,共收到作品2000余篇,最终确定了散文组12人,诗歌组6人的获奖名单。其中获得诗歌组二等奖的作品《时光如雪》让很多人印象颇为深刻,诗中将母爱的至深伟大,游子的绵长思念之情表达的淋漓尽致。
  这首诗的作者,就是中国歌剧舞剧院青年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莫小凤。莫小凤是历届“漂母杯”获奖者中唯一的歌唱家,也是目前中国唯一活跃在诗坛并获文学大奖的歌唱家。
  当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的心态越来越浮躁,传统文化渐渐离我们远去时,读一首诗或者写一首诗,已经成了忙碌生活中的奢侈品。自幼喜爱歌舞,成长在艺术院校,工作在文艺团体的莫小凤却在繁华中寻觅到诗歌这一片沉静的天空。让人惊叹的是她能够同时游刃有余的驾驭新诗和古诗词,这在当今诗坛实属罕见。带着疑问,我们走访了小凤的艺术和诗歌世界。
  最开始的时候,她只是喜欢在工作之余诵读唐诗宋词,后来也开始尝试着写一些美丽的句子。“当时,我在微博上与朋友们分享,有学中文热衷诗歌的朋友特意找到我,说你诗写得很好。我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进入诗的世界了,于是开始潜心诗歌,众览群书,把读书和写诗当作心灵之托。”莫小凤说,“这么多年以来,总觉得自己一直没有找到生命中最合适做的那件事。觉得自己对人事物和自然界本质的感悟的敏锐程度以及准确性强于别人,总是能够比较轻易到达他们思想的核心,这一点总是与众不同。直到与诗结缘,才觉得找到了今生最合适自己做的事”。她说,“诗带给我灵魂深处的快乐是无法描述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俄裔美国诗人布罗茨基曾经说过:‘人类是艺术的副产品,在所有艺术中,诗歌是最高层次的,诗歌是我们语言和进化的灯塔,是语言的最高形式,是我们整个物种的目标,是通过任何一个可想象目标的捷径。’人存在的全部价值都取决于他能否诗意的生存。拥有诗的世界是上苍赐予我的格外恩宠,我是多么幸运,漂泊的灵魂在诗乡靠岸,从此海角天涯,无关风云,和生命的意义与价值深度相逢。”
  一些文坛前辈专家评价:“小凤的诗歌天赋过人,用冰雪聪明形容她恰如其分。她的诗歌清丽空灵,温婉细腻,又不失大气恢宏。时空的构建,精心考究的用词布满情感的天空。古诗词和新诗各显其长,优雅唯美。她的古诗词宛如唐宋诗风扑面,柔肠百转,飘逸灵动,有着出其不意,跳跃精致的语言组合和缜密的诗歌脉络。新诗将我国的国学经典、古典诗词的文化精髓娴熟自如地结合于现代诗体中,唯美的画面感、含蓄蕴藉的意象情景交融,深含哲理的空灵诗句,富有歌唱家独特的音乐感和节奏感,形成了其独树一帜的新诗风格。”近年来,莫小凤的诗歌曾多次在各大报纸和杂志上发表。
  “有些人可能觉得古典诗歌已经不太适合现代快节奏的审美,但我认为浮躁的社会更需要有深厚底蕴的诗歌让人们的灵魂有憩息之所,尤其是有着以传统文化为基础的新诗。”莫小凤以最近流行的《卷珠帘》、《菊花台》等“中国风”歌曲深受观众喜爱而走红举例说,做为一名炎黄子孙,中国传统文化和古典诗词已经融入我们的血脉,对其营养的滋润和渴望已经成了我们生命的本能,“中华诗词是中国的诗歌之本,传承发展是吾辈人的责任和追求,外国诗歌的长处我们需要学习,而传统文化之根不能丢,传统文化精髓和现代文化背景相结合才是诗歌生命的长青树。”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搜狗截图20151105143127.jpg
图片1.jpg
搜狗截图20151009141528.jpg
搜狗截图20150921133856.jpg
1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