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聘教师“按规定下岗”是人才之殇

2015-10-09 14:46: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安吉

  文 李丁乔
  新学期伊始,深圳大鹏新区葵涌二小英语教师袁老师却无法返回工作了11年的教师岗位,她与另外7名临聘老师于7月10日被学校以投票淘汰制的方式表决后解聘。“难过的不仅是失去工作,更是对我们教书生涯职业成果的否定!”袁老师说。(9月14日《京华时报》)
  一夜之间,数百名教师下岗,这些教师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临聘。用我们民间通俗的话来讲,编制教师是正规军,临聘教师就是杂牌军。临聘教师不仅在待遇上与编制教师存在一定差距,更为重要的是,临聘教师还存在职业保障上的忧虑。今天还站在三尺讲台上传道授业,可能明天就走下讲台,不再是一名人民教师。深圳此次解聘数百名临聘教师,据校方回应,是按规定执行,临聘教师“按规定下岗”,这难道不是人才之殇?
  将教师分为正式和聘用,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对比二者,都是在讲台上讲课的老师,都是学生们心中的老师,都是社会敬重的“蜡烛”,奈何要分一个正式和聘用的。从区别上来讲,二者却大有不同,正式教师的待遇和临聘教师的待遇截然不同,拿深圳教师来讲,该学校临聘教师每月固定工资7000元左右,不享受至少2400元的房补等福利,比正式在编教师少30%到一半,并且工资不会像编内老师一样每年增长,同样的工作不同报酬,这不是公然对劳动法的讽刺吗?劳动者的尊严何在,教育部门的公平概念何在。
  临聘一直是行政管理工作上的一个弊病,饱受社会争议。而临聘的由来,一方面是因为在国家和地方严格控制临聘人员规定之前,大量招聘非体制内人员而来,另一方面,由于编制的严格管控,杂牌军难以转为正规军,但是二者始终都干着相同的工作,却享受不同的待遇。从人才的角度来看,没有正式和临聘之区别,就像没有正式的人才和临聘的人才之说。如果非要区别,是对人才的不尊重,对人才的蔑视。
  我们也要看到,深圳大量临聘教师是出于弥补流动人口造成的教师匮乏缺口,教师配备普遍超编30%至60%,我们不能说深圳当时招聘临时教师时没有考虑到后来因素,毕竟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突然让这些临聘教师下岗,而且还是“按规定下岗”,那么我们不得不问,剩下的正式教师如何应对当前的教育需求,这些解聘的教师又何去何从呢?我想,这两个问题,深圳市教育部门不能视而不见。如果只拿“执行规定”当挡箭牌,则体现当地教育部门缺乏担当的责任意识,这两个问题不仅仅是给解聘老师的交代,同时也是给学生和社会的交代。
  临聘老师就不如正式老师吗?不尽然,报道显示,一些解聘的临时教师,经验不比正式老师少,教学水平和综合职业技能不比体制老师差,一些骨干教师也是学校教育上的人才,人才都下岗了,试问,我们的教育工作如何再上新台阶?
  深圳市此前大胆走出了公务员聘用制的试点,给公务员进出机制打开了更大的门,所以笔者相信,解决临聘教师体制限制的问题也绝对难不倒深圳市教育部门。要妥善处理好,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是,突然下岗是无疑对临聘教师和教育工作的“突然袭击”,这种做法委实欠考虑。教育是件大事,教师管理是大事中的大事,既要按照规定办事,同时也要把教师当做人才来培养,需要深圳市相关部门合力而为,不要让“按规定下岗”成为人才之殇。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15-13期封面170.jpg
15-12期封面.jpg
封面2q.jpg
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