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珺 新水墨时代的先锋

2014-12-04 11:28: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1997年—2001年本科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获学士学位。
  2001年—2004年任教于广西艺术学院。 
  2004年—200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
  师从田黎明教授,并留校任教。
  2007年—2010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获博士学位,
  现为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教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央国家机关青联委员、深圳大学客座教授。
  杨珺博士学术方面侧重中国画现代水墨画创作以及20世纪中国美术现代性研究;主持文化部国家文化艺术类重点课题,《构成对20世纪水墨画语言的现代性推进》。水墨代表作品有《百年印象》组画,《大吉祥》花卉组画,《忘忧》组画,珺瓷系列,水墨肖像写生系列。出版个人专著有《中国艺术年鉴——杨珺卷》、《2012中国艺术家年鉴杨珺卷》、《心印雅集,杨珺水墨》,《花开见佛,杨珺水墨作品集》等。
  说起时下热议的“新水墨”,就不得不提起杨珺,他的名字与这个概念紧紧联系在一起。这位再三强调自己绝不是新水墨画旗手的学院派画家,用短短的几年时间,将崭新《大吉祥》花卉作品呈现在世人眼前,也让他成为“新水墨”群体中最为耀眼的一员。

大吉祥__70cm×140cm

  杨珺 新水墨时代的先锋
  文/本刊记者 梁伟
  《历代名画记》中说:“若不知师承传授,则未可议乎画”。对于师承与发展的关系,在古代画论中早有论述:“师心独现,鄙于采综”,“师其意而不师其迹。”中国画的传承确是如此,从齐白石、李可染、卢沉、周思聪、田黎明再到青年画家杨珺,正体现了这一清晰的师承脉络。
  今年是齐白石诞辰150周年。植根传统,师法造化的国画大师齐白石把前人“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道理体会得很深刻,他的画以文人画为根基,开掘民间传统,探讨雅俗结合,为传统花鸟画注入了蓬勃生机。1946年,李可染拜其为师,10年工夫尽得艺术精髓,秉着“下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的精神画画,以“为祖国河山立传”的朴素感情开始山水画写生实践,以“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的艺术魄力突破传统程式,创造出符合二十世纪审美观念的山水意象,把中国山水画的风神气韵从传统推至现代,促进了中国山水画的变革与升华,拓展了中国山水画的艺术空间。
  1958年,卢沉和周思聪拜入李可染门下,日后成为杰出的人物画大家,他们的学术思想、学术成就和人格风范,真正意义上继承了中国传统的真善美。艺术上,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兼容并蓄,勇于开辟新境;同时以谦抑恬淡、鄙薄名利的人格力量为同道所敬重,对中国近现代美术史和美术教育产生着深远的影响。而作为两位先生的得意门生,田黎明则有了自己的创新,他强调“接受自然的照射”,即用“体天下之物”的情怀去回归自然,在自然中感受自己的人生境况,在自然中自由地呼吸成长。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水墨实验群体中,田黎明显然不是在观念上走得最远的一个,却是建立了稳定的艺术语言和绘画秩序的一个;他创造了一种新的图式,给大家带来了新的视觉经验,但他作品中体现出来的观照方式和人文关怀是地道的中国式的。
  师承的健康发展是国画传承有力的保障,这些大师在传承先师技艺的同时,有了自己的创新和理解,在不同时代掀起了新的风潮。因为他们明白,对中国传统的继承和弘扬,师承的延续需要穿越式的重新感知。艺术不食古不行,但食古不化也不行,最终要脱离古人自成一家。
  杨珺也是如此,作为田黎明的第一批硕士研究生和首位博士生,也是这一脉络的嫡系传人,他有着责无旁贷的使命感。“师承”关系的延续颇为重要,如何为之选择、如何为之继承、如何为之弘扬,都令杨珺感受到责任重大。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jpg
17.jpg
封面1.jpg
封面1.jpg
封面3.jpg